热门标签

笔夫:通胀的起点,繁荣的顶点

作者:笔夫

来源:衍生交易实验室

发布时间:2017-8-21 10:54:04

摘要:供给侧改革还没有来得及成为经济结构转型的路径,却意外的成为大型国企解困的方法。政府从煤钢去产能的实践中尝到了甜头,并打算将这一通过提高资源的稀缺性来推高垄断价格,而更高的价格意味着垄断企业更高的利润,这是一条降低企业杠杆率的捷径,而国企负债率的下降就意味着银行资产质量的提升,这是政府最为重要关切点。

笔夫:通胀的起点,繁荣的顶点

我不有同意上市面上迄今为止有关新周期的一切判断,这些判断要么忽略经济周期的一般规律而充满冒险的机会主义,要么过分夸大潜在危机的现实威胁而耽误市场机会,对于真正在市场交易者并无裨益。

近几个月来,市场的表现从未按照多数人的预期那样运行,分析师最不可思议的失败莫过于3月份以来美元价格的表现,在众多人继续看涨美元的这段时间内,美元指数价格下跌了10%,这个重要的方向性错误导致了接下来更大范围的系统性的错误。幸运的是,衍生交易实验室公众号在4月11日发表的《实际利率不降反升,美元16年轮回将至?》对于美元阶段拐点的判断再次得到市场的验证,笔夫此次对于美元的价值分析,其意义堪与2011年5月《繁华散尽始成空》一文对于美元底部的判断相比。

就在一个月前的,笔夫在《增量被严格定义,存量博重置机会》策略参考中作出如下判断:巨大的存量资金正在寻找寻找新的归宿,前一段时间蓝筹股只是一种归宿,未来更有可能流向资源性产品,在存量重置的背景下,大宗商品易涨难跌。事实上,看看这一个月的市场表现,上述的表述已经相当克制了。

但是,目前所发生的一切对于佐证所谓的新周期不能提供任何帮助,新周期论者不是被一些假象所误导,就是试图利用假象去误导别人。当银行负债端没有出现实质减少、而资产端标的出现重要的大类配置缺失的情况下,局部市场的上涨并非实体经济进入良性周期的证明,相反,可能对于经济的复苏增加额外的困难。

供给侧改革还没有来得及成为经济结构转型的路径,却意外的成为大型国企解困的方法。政府从煤钢去产能的实践中尝到了甜头,并打算将这一方法推广到其它领域,以求通过提高资源的稀缺性来推高垄断价格,而更高的价格意味着垄断企业更高的利润,这是一条降低企业杠杆率的捷径,而国企负债率的下降就意味着银行资产质量的提升,这是政府最为重要关切点。

某委在近期以行政命令的方式要求关闭魏桥铝业多达近300万吨的产能,据了解实情的人士说,这些产能的先进性超越同行业多数产能,这给我们众多的联想空间,即行业中存在众多的比魏桥更严重的债务问题,需要通过裁减魏桥的产能来提高铝产品的稀缺性。

我们无意对此一事件做出任何政策是否评判,但是毫无疑问,它对我们理解政府的价值判断提供了非常好的角度和线索。

供给侧改革在实施的过程中不经意间已经与防范金融风险结合在了一起,我们已经认识到,所谓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其实就是在危机到来的时候,银行系统不要出任何差错,而中国银行系统的资产质量系于住房贷款抵押品和国企债务两大支柱,政府在住房系统的政策已经很清楚,而对于处理国企债务,政府选择了以上的做法。

当我们看清楚市场上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就知道,从资源品价格上涨推断新谓新周期,那是多么愚蠢的事情,从历史来看,没有一个景气周期不是通过增加需求而是通过提高资源品的稀缺性来获得的,目前的做法可以轻而易举地推导出一个可以预见的通胀新周期之外,几乎不可能看到任何新的景气周期的希望。未来一两年内,中国经济面临着债务收缩、资本外流和全球资产泡沫破灭的多重挑战,通货膨胀,只会使得我们面对这些挑战时变得更加困难,政策选择余地更加狭窄。通胀之路不是希望之路,而是价值毁损之路。如果这种情形出现,将是坏的情形中最坏的,这样一来,权益性资产市场的表现应该无法和大宗商品市场相提并论。

(主编 张学光)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