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天下正文

班农出局麻烦解套,特朗普清理门户回归主流?

作者:赵灵敏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8-23 11:04:22

摘要:班农身后,白宫将是库什纳这样的全球主义者和幕僚长凯利这样的官僚天下,特朗普在意识到极端路线走不通后,应该也会越来越务实和主流。

班农出局麻烦解套,特朗普清理门户回归主流?

被称“隐形总统”的班农

赵灵敏

8月18日,特朗普的“国师”、白宫首席战略师史蒂夫•班农遭解职。此时,距离班农来到特朗普身边担任竞选团队首席执行官只有一年零一天。在这短短一年间,班农的地位经历了从权倾朝野到不受待见的巨大转变。他的去职,是他的个性使然,有他始终无法完成从在野到在朝角色转变的原因,更有美国政治体制的硬约束在起作用。

边缘过往

细究起来,班农算是一个美国的边缘知识分子:他出身蓝领家庭,父亲是电话接线员,班农靠自我奋斗读了大学,并从哈佛商学院拿到MBA学位,之后进入顶级投行高盛工作,离开高盛后又和朋友合组投资公司,专门投资影视作品,阴差阳错的拥有了后来被誉为“21世纪最伟大剧集”《宋飞正传》的部分版权,自此衣食无忧。2004年,班农开始了自己的创作生涯,着手编剧、导演并出品了几部右翼纪录片,这些片子吸引了不少底层民众,但并未在主流群体引发共鸣。

也就是在这时,他认识了著名博客网站德拉吉报道(Drudge Report)前编辑安德鲁•布莱巴特。2005年,以布莱巴特命名的新闻网站breitbart.com开始运营,班农担任网站的执行主席。2012年,布莱巴特因心脏病突发去世,班农开始执掌该网站。在他的领导下,Breitbart.com日益激进,以反建制、建立清一色的白人社会为主要诉求,向所有自由主义者、传统保守共和党人,以及他们所代表的“政治正确性”宣战,逐渐成为最受欢迎的右翼新闻网站之一。据Breitbart自己公布的数据,2016年10月,该网站点击量创下了2.4亿的历史新高,独立访客数量达到了3700万,超过了大部分主流媒体。

观察班农的成长经历,应该说他是有自己理念的,也有宣扬自己政治主张的强烈愿望,但这种主张在由知识精英把持的主流媒体和知识分子那里只得到了嘲笑和揶揄,他们看不起他。被主流建制群体排斥和轻视的经历,令班农心生怨恨,满腔愤怒。熟读历史的人都知道,这种自诩怀才不遇的知识分子,往往会成为改朝换代的破坏性力量。而班农的破坏性作用,在过去一年间发挥得淋漓尽致。

班农是在2011年认识特朗普的,之后又几次邀请特朗普到Breitbart电台接受采访,共同的价值观使得他们越走越近。去年8月份,在获得共和党提名后,特朗普正式聘请班农出任竞选团队的首席执行官。作为同被主流排斥的人物,特朗普和班农都有和建制派对着干的强烈冲动。班农的加入强化了特朗普的极端色彩,其大力宣扬的反全球化、反自由贸易和反对外来移民的民粹思潮,打动了“铁锈地带”那些因为失业而身陷绝望的白人蓝领。最终,特朗普虽然输掉了普选,却因为在几个传统上倾向民主党的“铁锈地带”州份的胜利而锁定了胜局。特朗普的胜利,可以说同时打了民主共和两党建制派的耳光。

“隐形总统”?

入主白宫初期,两人依然同仇敌忾、一意孤行地推动一些极端议程,比如“禁穆令”,比如退出TPP,以为大权在握就可以为所欲为,但很快遭到了美国建制派的强烈反击。两次的“禁穆令”均不了了之,而 “通俄门”调查更是美国建制派套在特朗普头上的绞索,不知几时会收紧。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意识到要把这个总统当下去,就必须向主流靠拢,因此在多个领域立场有所后退。但班农始终处于在野的状态中,斗争激情不减,拒绝向建制妥协,因此在白宫内部人事关系紧张,和特朗普女婿库什纳、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麦克马斯特等多人不睦,并多次违规向媒体爆料白宫内部的政策分歧和混乱。在这种情况下,班农的极端和不守规矩已经成为了特朗普的负担。

而美国媒体对班农有意无意的过份抬举,加速了班农的出局。一直以来,在美国主流媒体的笔下,班农和特朗普之间是一种操纵和被操纵的关系,班农才是真正的话事人,特朗普则是班农的傀儡。美国《时代》周刊就在封面给班农冠上“大操纵者”的名号。在娱乐节目《周六夜现场》中,喜剧演员鲍德温扮演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给各国领导人打电话,他身后站着一位黑衣“魔鬼”给他出谋划策,节目末了,“魔鬼”对“特朗普”说:“我能坐回我的办公桌吗?”“特朗普”回答道:“当然,总统先生!”说完起身把总统的位置让给了“魔鬼”。这一切必然让特朗普怒火中烧,作为一个极度好面子、喜欢吹捧恭维的人,特朗普显然不能让这种印象长期存在。于是从4月份开始,特朗普开始明确强调“我的战略专家就是我自己”,也不承认自己是依靠班农才赢得了总统大选,认为是自己先锁定了胜局,而后班农才加入。

而直接导致班农出局的,是新近发生的弗吉尼亚骚乱,特朗普在事后不肯直接谴责白人至上主义者,遭到了美国主流社会铺天盖地的讨伐。在此时开除班农,既可以为自己解套,又能达到清理白宫的目的。班农身后,白宫将是库什纳这样的全球主义者和幕僚长凯利这样的官僚天下,特朗普在意识到极端路线走不通后,应该也会越来越务实和主流。可以说,班农的离职,是特朗普执政生涯的标志性事件,它显示了美国建制派和体制中制衡能力的强大。但与此同时,班农所代表的美国民间力量并不会销声匿迹,它的非理性和嚣张背后,是美国白人蓝领对时代变迁的无所适从和迷茫,也是对民权运动以来愈演愈烈的对白人逆向歧视倾向的反动,值得美国建制派做深入反思和认真对待。(作者为资深媒体人)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