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形态与观念之争 艺术家为何反特朗普?

作者:吴小曼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8-24 17:33:09

摘要:美国将掀起“意识形态与价值观”之战,作为最为敏感的当代艺术已经展开了行动。

意识形态与观念之争    艺术家为何反特朗普?


 吴小曼 


特朗普是美国历届总统中最不受知识分子、媒体与艺术家待见的,同时他也是被调侃、戏讽最甚的共和党总统,自他上任伊始,就出现了艺术家持续不断的“抗议行为”并蔓延至全球,如今,不仅美国的艺术家在行动,墨西哥、巴塞罗那、叙利亚等地的艺术家也加入到这股“倒特朗普的艺术浪潮”中。日前,因特朗普对“夏罗茨维尔”暴乱事件的不当言论,总统艺术与人文顾问团委员会宣布解散。包括著名艺术家Chuck Close在内的16位权威艺术家、作者、演员、建筑师等委员会成员共同发布了一封公开信,并在信中敦促总统下台。随后,特朗普总统顾问班农宣布辞职,有言论认为这是班农在为“总统不当言论”背锅,而在班农看来,以后他作为媒体“反对党”将更好地阻击“美国的多元主义与世俗化浪潮”,看来,美国将掀起“意识形态与价值观”之战,作为最为敏感的当代艺术已经展开了行动。


特朗普是外星人吗?


timg.jpg在2015年9月特朗普第一次成为共和党提名候选人的时候,艺术家Mitch O'Connell就创作了“外星人特朗普”,画中的特朗普形如被剥了皮的可怕骷髅,蓝色的皮肤上裸露着红色肌肉,龇牙咧嘴地指着前方,面目狰狞。而这幅画的灵感就来源于美国导演John Carpenter的经典科幻政治讽刺电影《They Live》。影片假想了一个处于外星人秘密统治之下的世界,他们用潜意识信号把自己伪装成正常人的模样,而其真实的样子就如同画中的特朗普一般。

而随着选情的临近,艺术家更是展开了对特朗普嘲讽、戏讽的图像消费。“红色魔头”、“法西斯”、“暴发户”、“红唇便池”等等,这些插图、拼贴、挪移等多媒体手段及波普艺术形式正是美国自二战抽象表现主义艺术潮流兴起后,在上世纪60年代开启的“当代艺术实践”,借助商业的全球性与资本的繁殖力,以安迪-沃霍尔为代表的波普艺术正是解构“欧洲现代艺术”的“艺术平民化运动”的革命性力量,他与劳申伯格开启的“大众审美”正好迎合了美国70年代掀起的“反文化”、“反艺术”、“反音乐”的“流行文化潮流”,西方学者把这一运动称为“世俗主义”,它与校园内左翼学者的“女权主义、少数族裔权利”倡导的多元价值合流,形成美国近年来个人至上的新自由主义,也即美国的“政治正确”,在以白人中产、工薪阶层为主的美国主流人群看来,这样的文化形态无疑在动摇欧美的犹太-基督教文化根基,美国近年来掀起的“新保守主义”运动则是要捍卫美国的犹太-基督教传统价值,但是他们往往在媒体、文化上的话语权则沦为“边缘人”或者被调侃为“僵尸主义”。

被《时代》讥讽为“特朗普操纵者”的班农就被插图画家描绘成一“骷髅僵尸”,他试图操控美国的意识形态,并掀起对“伊斯兰穆斯林”的仇恨。


“边缘人”班农


艺术家为何倒特朗普?我们可以从好莱坞对班农的态度一窥究竟。

班农出生于美国蓝领家庭,宗教上信仰天主教,他有神学院学习背景,也有商业管理学习经历,还出任过高盛投资人、也参过军,在伊朗人质事件中亲历过国家救助的无力,后来他参与到对好莱坞电影的投资中,做过《民运去伪》的导演、制片人,这部影片为他带来个人声誉和投资上的高额回报,却遭到好莱坞主流人群的抵制,说他是“野蛮人”。

班农随后制作了大型历史纪录片《寒冬将至》,其目的就是要“修正”被后现代主义解构的“历史”,这激起了知识界对他的围剿。

班农称自己为“社会革命者”、他经营的《布莱巴特新闻网》被称为“另类右派”,在政治上,班农发起了“中右派的民粹主义运动”,经济上他赞成“开放的资本主义”而反对国家资本主义和个人至上的自由资本主义,文化上他反对多元主义与世俗主义,作为犹太-基督教传统文化与婚姻家庭的捍卫者,其信仰上的最大危机就是伊斯兰极端主义与全球的世俗化运动,班农与特朗普自然成为“自由派”的敌人,因为他们反对“同性恋、堕胎”等“个人至上权利”。班农通过他的媒体,让“新保守主义”有了发声的平台,而且他们的影响力逐渐由美国向欧美国家辐射,并在全球掀起了“茶党”及反经济全球化运动。

而作为反“精英审美”的“当代艺术”自开始就被纳入到了资本的商业化运作中,它通过展示、机构、画廊的体制化运作已经成为“资本全球化”的受益者,他们逐渐与主流人群价值相背离,这是当代艺术近年来遭受到的困境,而特朗普上任对一些艺术基金的财政紧缩无疑会引起艺术圈地震。

在大选终止前,Outline Editions与艺术家Trev Harvey合作推出了《撒旦特朗普》。画面采用对比鲜明的大色块概括出人物形象,穿着红色西装的特朗普隐没于颇具视觉冲击力的红色中。这幅画全球只有75幅限量版,每幅都有铅笔签名和记序。而每幅作品出售价的25%都会捐给伦敦兰贝斯医院的伊甸精神病重症监护病房。这些嘲讽与商业、慈善行为相结合的手段已经成为“艺术营销方式”,因此也引起大众对艺术家与艺术机构的不满。

除了在艺术上对特朗普的嘲讽外,艺术家也直接参与到“倒特朗普”的行为中成为新的城市“身体、景观艺术”的一部分。


“倒特朗普”与新保守主义


 特朗普就任时,由130位艺术家和批评人士组成的“艺术罢工”抗议行为,就是一项明显的抵制行为,他们呼吁全美境内的文化机构当天停业,以表达“一种不服从行动”。他们倡议“博物馆、画廊、剧院、音乐厅、工作室、非营利机构、艺术院校等在当天关闭”,并号召大家“走上街头”。其中,纽约17家非营利组织以及包括里森画廊在内的近50家画廊以“20日当日全天闭馆”的形式加入到声势浩大的罢工运动之中,而承担更多社会责任的美术馆,包括惠特尼美术馆、新美术馆等机构则以不同形式予以支援。

艺术家由个人抗议行为,发展到有组织的“集体行为”,说明艺术机制在几十年的商业化运作过程中已经成为一种“文化权力”,它与自由资本主义把个人商品化正构成意识形态与资本的表里关系。

而资本主义的个人商品化却是以“文化的宽容、相对主义”来运行的,这几十年几股力量的合流正改变着美国的文化认同。

马蒂斯展厅中原本展示有《舞蹈》和《钢琴课》两幅名作,现在它们被重新调整了位置,与这两幅画一起展出的是一位伊朗艺术家的大幅纸本绘画《爸爸和我》。伊朗画家Marcos Grigorian的一幅无题帆布画现在正挂在阿尔贝托·布里和安东尼·塔皮埃斯的作品中间。而近期对“李将军雕塑移出”的争议,正说明美国的价值观已经开始出现分歧,将来可能会进一步撕裂族群。

在美国本土外,加拿大多伦多阿迦汗博物馆首次举行了关于伊朗当代艺术的大规模巡回展览,来为穆斯林国家的艺术发声。除此之外,欧洲、中东国家也举行了“抗议特朗普”的展览。

摄影家图尼克曾在巴塞罗那组织了7000人的裸体艺术行为,之后在墨西哥城更是将这个数字扩大到了18000人。不过,他的“裸体抗议特朗普”行为也遭致争议,有学者认为这不过是人的景观化与人的进一步商品化的艺术商业行为。

学者穆勒在《世俗时代》一书中回顾了欧美国家自宗教改革500年来的世俗化运动如何去基督化,而文艺复兴开启的“人本主义”运动正是从文化、生活、艺术等不同领域放大了“人的欲望”,近年来,世俗化的欧洲在面对伊斯兰极端势力时却几乎束手无策,这也促使了欧美保守派知识分子对犹太-基督教传统文化及对现代性本身的反思,这也是新保守主义社会运动兴起的原因,而未来保守主义与自由派在思想、价值观上的竞争将更为激烈。全球主义、科学进步主义、民族主义、传统与本土价值等将促成当代艺术本质上的变化,我们拭目以待。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