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汽车正文

魏建军的十字路口 洽购Jeep “云山雾罩”

作者:孙斌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8-25 18:39:08

摘要:在给《美国汽车新闻》的一份书面回复中,长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总裁王凤英明确表示长城有收购Jeep的打算,并已开始接触FCA,希望能够开启收购谈判。

魏建军的十字路口 洽购Jeep “云山雾罩”

本报记者 孙斌 北京报道

近日,市场传出长城汽车(HK.02333)有意收购(菲亚特—克莱斯勒)FCA旗下的Jeep品牌,欲跨步实现全球最大的SUV制造商的目标,FCA于伦敦当地时间8月21日正式公开回应,确认并未收到长城有关吉普品牌或其他吉普相关业务有关的接洽,8月22日,长城汽车发布澄清公告,承认对FCA进行了关注和研究,但并无实质进展,称该公司与FCA公司董事会并未建立联系,也没有签订任何的书面文件。双方正式的表态,平息了近段时间的不实猜测,但围绕长城和FCA在此次事件中的用意揣度,仍然是云遮雾罩。

长城从不避讳合资

市场的揣度,来自于之前长城汽车的表态。在给《美国汽车新闻》的一份书面回复中,长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总裁王凤英明确表示长城有收购Jeep的打算,并已开始接触FCA,希望能够开启收购谈判。长城汽车董秘徐辉随后补充,长城已间接表示出对于Jeep的兴趣,但是目前尚未发出正式收购邀约,也未与FCA董事会进行正式会晤。

8月21日当晚,Jeep坐不住了,发布了一张意味深长的海报——“不是所有吉普都叫Jeep,虽有些吉普想成为Jeep”——长城SUV车主到店免费评估二手车;限时享有和本品车主同样置换升购政策。

8月23日,长城也终于发布了官方海报作出回应,主题为:“欢迎Jeep,与我们共圆中国SUV梦”——合资车主到店免费评估二手车;限时享有和本品车主同样置换升购政策。一场被媒体和行业人士津津乐道的洽购,明线上以各有说辞暂时收笔,转化为双方话题营销的互动。但有心人回溯下长城的历史,类似需要Jeep的雄心从未中断过。

2011年,华泰与萨博之间的“闪婚闪离”,萨博在与华泰签约前,最先找到的是长城汽车。当时,长城即对该项目表现出浓厚的兴趣,最终因为萨博过于复杂的内部资产股权结构,长城选择放弃。同年,吉利完成对沃尔沃的收购。

同年,为了在中国投产捷豹路虎,印度汽车制造商塔塔来华与包括长城汽车在内的多家中国汽车制造商接洽。但在最后二选一阶段,奇瑞却用更实际的合作方案感动了塔塔,捷豹路虎花落常熟。

此后的长城一直潜心造车,直至2015年,德国《生意人报》的一篇报道搅翻了中国车市。该报道称,大众为了降低成本,打算和长城进行战略合作,双方共同生产廉价车,甚至不排除入股长城的可能。

“现在不像过去了,合资也没有多少优势,我们还是想好好造车。”当年,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这样回答媒体。同年,长城丢掉了自主销量冠军的宝座,当时仍在少帅徐留平治下的长安汽车一举上位。

避免柯达乐凯式合作

2015年,魏建军曾在一次和媒体的互动中感慨:“众泰今年把钱挣了。”当时正是这家用皮尺丈量车身的企业用逆向开发换来了市场的繁荣(并延续至今),而就在长城与FCA的口水仗尚未结束时,正是众泰又给魏建军递了一把刀。

8月22日,福特汽车公司在上海宣布,已与中国主流零排放电动汽车制造商——安徽众泰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众泰汽车),签署了合作备忘录,新拟建的合资公司将推出采用由合资公司拥有品牌的纯电动汽车产品,关于此项合作的具体细节,包括品牌、车型和产量等信息将根据最终的确定性协议以及政府部门审批的情况,在未来适时公布。

众泰有的,长城偏偏没有。这家总部位于安徽黄山的车企,除了以逆向开发擅长闻名,还是中国首批进行纯电动乘用车生产的汽车生产企业之一。截至今年7月,众泰汽车已累计销售超过16000辆纯电动车,同比增长56%。

而同行的表现也足够让长城惊醒,2017年上半年,吉利新能源车销量占总销量的5%,长城这个数据为0%。如果套用双积分政策2018年标准测算电动车销量要求,吉利上半年超额完成1.26万辆,位列全国第三(前两位是比亚迪、北汽),长城则有新能源车销量缺口1.07万辆,排名自主品牌垫底。

这几天,可能呈现在魏建军桌前的消息还更多,8月23日,汉能薄膜发电集团(00566.HK)宣布,集团旗下美国全资子公司阿尔塔设备公司(Alta Devices)与奥迪股份公司签订薄膜太阳能电池技术战略合作备忘录。双方将合作开展“奥迪/汉能薄膜太阳能电池研发项目”。

而到目前为止,与长城在新能源方向上有合作的只有负责低速电动车的御捷时代,负责新能源车的御捷车业还没有见到任何销量数字,未经证实说法是2016年销量为千辆左右。而长城合资的正是御捷车业。

很明显,在纯电新能源汽车的研发和市场推进经验上,长城确实遭遇短板,有业内人士指出,“就算长城联姻FCA,带来的结果也可能是柯达乐凯式的,传统胶片时代更像是SUV领域内的强强做大,但数字胶片的乱战时代则更像新能源汽车的明天。”

2015年FCA CEO马尔乔内曾在一个投资者会议上发表《资本痴迷者的忏悔》认为,汽车主机厂出于竞争的考虑而“大范围重复开发类似的技术和平台”,造成了极大的浪费。马尔乔内郑重建议,行业内的公司应该通过全面重组实现平台和技术共享,整合供应商体系,以最大程度地发挥节约成本的协同效应和规模效应,提高投资回报率。

基于传统内燃机车市场的一席话,是马尔乔内在既有的商业格局下能发表的高见,面对各大汽车厂各自为政的局面,马氏一番全球车“乌托邦”理论无法撼动现实,但相信魏建军早已get到了那个点,只是成本核算下,未来的战略选择应该向哪个领域做倾斜,长城需要更切中当下政府的抉择,布局雄安及早拿地证明了魏建军的老到,现在,他走在了又一个十字路口。

责任编辑:于建平 主编:赵云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