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金融正文

“强监管”之下 部分城商行非标资产大幅收缩

作者:朱丹丹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8-25 20:24:08

摘要:8月23日,《华夏时报》记者梳理多年城商行半年报发现,目前城商行的业绩优劣分化明显,净利润增速从超过10%到1%左右再到负增长均有分布。

“强监管”之下 部分城商行非标资产大幅收缩

本报记者 朱丹丹 北京报道

进入8月底, 股份行、城商行等银行的半年报相继出炉。

8月23日,《华夏时报》记者梳理多年城商行半年报发现,目前城商行的业绩优劣分化明显,净利润增速从超过10%到1%左右再到负增长均有分布。

对于分化的原因,东方金诚首席分析师徐承远指出,一方面是今年以来MPA考核和同业业务监管力度加大;一方面是资产质量差异导致城商行通过降低拨备计提维持盈利增速的能力不同。他甚至表示,“预计未来城商行净利润增速分化加剧的可能性较大。”

与此同时,《华夏时报》记者还注意到,部分银行的非标资产出现了较大幅度的收缩。比如报告期末青岛银行应收款项类投资净额459.74亿元,降幅达26.88%。“压缩非标规模对于商业银行盈利能力带来不小的冲击,短期内可能难以改善。”徐承远分析指出。

城商行净利增速分化

8月23日,《华夏时报》记者统计梳理2017年半年报发现,盛京银行净利润下降3%,锦州银行和青岛银行净利润增速保持个位数,分别为5.2%、1.13%。宁波银行、重庆银行净利润则依旧两位数增长,分别同比增长15.14%、10.8%。

由此不难看出,上半年城商行净利增速呈现分化特征。

“在金融去杠杆的大环境下,针对商业银行的考核以及监管力度明显加强,MPA考核力度加大后,城商行生息资产规模增速明显放缓;而在加强同业业务监管的背景下,同业业务开展规模较大的城商行利息净收入同比增速出现了大幅下降。”徐承远分析指出。

今年以来,MPA考核和同业业务监管力度加大。比如早在今年一季度MPA评估时,央行正式将表外理财纳入广义信贷指标范围;接着又拟将部分银行同业存单纳入MPA考核。

徐承远还分析指出,分化的另一个原因是,资产质量差异导致城商行通过降低拨备计提维持盈利增速的能力不同。

他还进一步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趋严的监管环境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仍将持续,城商行通过规模扩张实现弯道超车的难度剧增,部分生息资产增速过于粗放的城商行短期调整压力加大,城商行营业收入增速将进一步出现分化;同时,城商行经营区域仍相对集中,资产质量差异相对较大,拨备反哺盈利的能力差异缩小的可能性较小。

那么,城商行未来利润增长点在哪些方面?

“从利润增长来源来看,近年来贡献逐年增加的投资收益预计将逐步放缓,信贷业务利息净收入仍是利润增长的重要支撑,与此同时,中间业务的发力,将成为城商行利润增长的重要突破点。”徐承远分析指出。

不过,徐承远亦坦言,城商行的发展仍面临一定难题,包括规模增速面临较大约束以及经营区域仍较为集中,受地方经济影响较大,风险难以分散。

压缩非标资产规模

值得注意的是,在“强监管”的背景之下,我国不少银行的非标资产也有所收缩。

8月24日,《华夏时报》记者梳理发现,报告期末,青岛银行应收款项类投资净额459.74亿元,比上年末减少168.98亿元,降幅26.88%。

“主要由于本公司为贯彻宏观调控和监管要求,压缩金融机构理财产品等非标资产所致。”青岛银行半年报指出。

除此之外,宁波银行高收益率的非标资产收缩幅度也较大。

“根据测算,宁波(银行)二季度末表内自营非标资产较年初下降17.7%至2151亿元,占总资产比重较年初下降6.6 个百分点至22.9%。” 招商证券在报告中分析指出。

对此,徐承远认为,今年以来,MPA考核力度加大使得城商行面临规模增速压力,压缩非标资产成为商业银行应对考核的一种方式。同时,监管机构对于通道业务的清理以及对于同业业务乱象的整治,亦使得部分城商行压缩此类资产规模。

他还进一步向《华夏时报》记者指出,从当前的监管环境来看,加强银行监管、防范风险基本达成共识。同时,在MPA考核紧箍咒的约束下,短期内城商行非标资产投资规模收缩趋势预计将延续。

“压缩非标资产对银行规模扩张将带来不利影响,城商行规模保持中低速增长或成为常态,未来城商行需权衡如何在不同资产中分配资源以实现效益最大化;同时,压缩非标规模对于商业银行盈利能力带来不小的冲击,短期内可能难以改善。”徐承远表示。

一位业内分析人士指出,一直以来,城商行扩张受限,赚钱难于国有大行和股份行,而以非标资产为主要内容的投资类资产成其利润的稳定器。今年以来,监管层要求压缩非标规模,肯定会对其资产扩张和利润产生不好的影响。不过,也不排除未来一些城商行面对盈利和成本的压力,去积极寻找承接非标业务的创新模式。

城商行个体资产质量差异较大

同时,《华夏时报》记者还注意到,5家城商行:除了宁波银行不良率0.91%,近年来一直维持在较低水平之外,盛京银行、锦州银行的不良率分别为1.53%、1.06%,较年初分别下降了0.21和0.08个百分点;而重庆银行、青岛银行不良率则分别为1.25%、1.69%,较2016年末分别上升0.29个百分点、0.33个百分点。

“不良贷款整体增速放缓难以掩盖个体分化趋势。相比于大型国有银行和全国股份制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较为相似的特征,城商行个体资产质量差异较大。”徐承远表示。

他还进一步分析指出,城商行资产质量分化的主要原因在于,除个别大型城商行外,城商行经营区域较为集中,其信贷投放的行业、客户集中度均较高,信贷资产质量受区域经济发展影响较大。

从各家银行的半年报中不难发现,目前城商行贷款投向主要集中于制造业、批发零售业。重庆银行方面则指出,因为相关制造业还在去产能,所以这些行业的相关贷款恶化。但是目前已没有再增加的风险,主要是在消化之前遗留的不良贷款,所以未来资产质量会比较平稳。

责任编辑:吴丽华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