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京津冀水治理冲关 2.5亿让永定河“流”起来

作者:马维辉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8-25 20:49:35

摘要:8月22日,在2017(第九届)上海水业热点论坛上,国家环境保护技术管理与评估工程技术中心主任王凯军表示,在他参与制定的京津冀协同发展区水环境战略规划中,强调“一河贯通、双翼齐飞、一区四片、多点串联”,其中“一河贯通”就是指让永定河串联起张家口、北京和天津,成为贯穿京津冀的主要河道。

京津冀水治理冲关 2.5亿让永定河“流”起来

本报记者 马维辉 上海报道

“永定河,出西山,碧水环绕北京湾。”一曲《卢沟谣》道出了永定河与北京城的关系,它不仅是北京的母亲河,也是海河最大的支流。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永定河还有20余亿立方米之丰富水量。1951年,国家在永定河上游开建解放后第一座水库——官厅水库。1997年,由于水质严重污染,官厅水库被迫退出北京饮用水源序列。

如今,永定河则有望恢复贯通。8月22日,在2017(第九届)上海水业热点论坛上,国家环境保护技术管理与评估工程技术中心主任王凯军表示,在他参与制定的京津冀协同发展区水环境战略规划中,强调“一河贯通、双翼齐飞、一区四片、多点串联”,其中“一河贯通”就是指让永定河串联起张家口、北京和天津,成为贯穿京津冀的主要河道。

王凯军表示,这一目标如果实现,永定河将会成为中国环保的亮点。

“凡立国都,必于广川之上”

城市副中心和首都副中心为什么选在通州和雄安?在王凯军看来,这与中国的文化有很大关系。

“《管子》中说,凡立国都,非于大山之下,必于广川之上。我们古人是逐水而居,后来发现山水有好有坏,于是择水而居,现在则发展到临水而居。”他说,“所以国都的设立一定是与水有密切的关系,从历史上来看,有‘八水绕长安’的典故。”

雄安新区为何选址在雄县、容城、安新三县?京津冀协同发展专家咨询委员会组长徐匡迪曾经表示,首先这是来源于中国传统文化关于城市建设的“山川定位”立轴线的哲学思想,此外水系也是选址的重要参考,通州是北运河的起始点,雄安新区更是位处“华北之肾”白洋淀,两者都是水系发达的地方。

因此,王凯军表示,新时代下,通州和雄安新区的水环境整合治理要满足“世界眼光、国际标准、中国特色和高点定位”的理念,需要模式创新和大手笔。

以通州为例,在没有自然水资源的补给下,要全部以再生水为唯一水源,构建蓝绿交织、清晰明亮、水城共融的生态文明示范区,这在全世界都是一个创举。

具体来讲,北京市中部地区的主要排水河道是北运河,北运河的干流分为两段,通州区北关拦河闸以上称温榆河。而温榆河的来水要全部经过通州处理,分配到城北宋庄净化厂和榆林庄净化厂退到北运河,再通过延芳淀湿地承担净化功能,另外一部分水则通过两项旁路处理设施,配合河网水系建设,构建“重要节点+连系通道”的格局。

“在这里头,我们也提出了一些新理念,比如污水处理设施要成为下一代绿色基础设施。”王凯军说,“我们做过一些研究,一个污水处理厂对周边房价的影响是负的80%,也就是说,它会影响周边上千亿地产价值的降低。所以通州副中心一个18万吨的污水处理厂就采用了地下污水处理厂的模式,构建生态综合体。”

公开资料显示,通州作为北京城市副中心,制定了“一河串联”(北运河)的发展战略,通过高品质河道治理提升示范区水环境质量,以大型湿地群重构为核心扩展绿色生态空间,构建蓝绿交织、清新明亮、水城共融的生态城市,构建北运河生态廊道。

在雄安,则要构建大清河生态廊道。大清河是中国海河水系五大河之一,通过上游白洋淀到大清河再到天津入海,雄安新区正好坐落于这个区域。从大清河生态廊道构建的角度,研究流域及白洋淀生态水量配置及保障机制,可以为白洋淀生态保护和大清河生态廊道构建提供技术支持。

打造“流动的河”

事实上,北运河生态廊道与大清河生态廊道都是京津冀水专项“三大生态廊道”中的内容。

作为京津冀水专项专家,王凯军表示,京津冀水专项在顶层设计上采用了一些系统治理的内容,如“山水林田湖是一个生命共同体”、“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等。

他表示,京津冀协同发展区水环境战略规划强调“一核、双城、三轴、四区”,一河贯通、双翼齐飞、一区四片、多点串联。其中,“一河贯通”是指永定河串联张家口、北京和天津,是贯穿京津冀的主要河道,要借助冬奥会,从永定河的源头开始治理;“双翼齐飞”是指借助北京副中心、首都副中心两个“一号工程”为引擎,横跨北运河和白洋淀两个小流域,构建三大生态廊道;“一区四片、多点串联”则是指围绕京津冀协调发展先导区(一区四片)以及冬奥会、世园会等重大工程,11个项目任务串联支撑。

“在之前,永定河沿河的政府也做了很多工程,前5年左右大概做了十几个大型工程,如‘五湖一线’工程。但它只是将原来的砂石坑变成了开放式河道生态公园,并没有解决水资源的问题,因此遭到很多诟病,被认为是‘伪生态’。”王凯军说,“所以按照‘山水林田湖’的思想,我们要统筹上游、中游、下游。上游包括水源生态涵养、水资源优化配置、区域产业结构调整、生态空间格局优化与管控;中游追求人与自然和谐工程,包括水环境质量提升、水资源优化配置和水生态文明构建;下游则是水生态功能提升。按照这样的布局,打通生态廊道,这是我们一个系统的思维。”

去年年底,发改委发布了《永定河综合治理和生态修复总体方案》。方案明确提出到2020年,永定河河流生态水量得到基本保障,河流水环境状况明显好转,生态功能得到有效提升,防洪薄弱环节得到治理,跨区域协同体制机制基本建立,初步形成永定河绿色生态河流廊道。围绕成为流动、绿色、安全、洁净的河,构建水资源、水环境、水生态系统思维。

今年7月,国家发改委又印发指导意见,明确由京、津、冀、晋四省市人民政府和战略投资方中国交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共同出资,组建永定河流域治理投资公司,负责永定河流域综合治理与生态修复项目的总体实施和投融资运作。

“要打造‘流动的河’,保证河的流动,恢复流水情况。首先上游水源涵养区要做大量的工作;中游北京的再生水要发挥作用,现在清河的管道已经铺到香山环岛了;同时下游的廊坊那边也要‘引运济廊’。”他说,“要实现上下游贯通,我们初步估计需要2.5亿元。”

“我们国家第一个环保机构就是设在永定河,即1971年成立的官厅水系水源保护领导小组办公室。如果经过水专项治理,官厅水库能够达到III类水,恢复水源地功能,这将会成为中国治污史上具有标志性意义的事件,可以媲美英国的泰晤士河污染治理。”王凯军说。

责任编辑:李明徽;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