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证券正文

乐视负债193亿致团队四散 贾跃亭无法“复制”史玉柱

作者:锋刃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8-29 12:36:28

摘要:8月28日晚,乐视网(300104.SZ)发布2017年上半年财报,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557870.54万元,同比减少44.56%;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6.368亿元。截至2017年6月30日,公司负债约为193.51亿元。

乐视负债193亿致团队四散  贾跃亭无法“复制”史玉柱

本报记者 锋刃 北京报道

8月28日晚,乐视网(300104.SZ)发布2017年上半年财报,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557870.54万元,同比减少44.56%;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6.368亿元。截至2017年6月30日,公司负债约为193.51亿元。

在历经2016年靓丽的业绩后,乐视网的2017年上半年可谓噩梦满营。目前,乐视系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体系之间更多关联交易和应收账款的曝出,以及金融机构的挤兑和上游供应商的账期缩短;融创中国作为战略投资人进入;创始人贾跃亭被离职总经理和董事长。目前,贾跃亭仍以25.67%的持股比例,位列乐视网第一大股东,但是其股份处于“冻结”的状态。

乐视失“乐”

这是乐视网上市以来最惨的一次财报。对此,乐视方面解释称,因为公司所处的行业特点,档期的版权摊销、CDN以及人力成本等营业成本并未下降;同时,受到乐视体系关联方资金状况的影响,加之公司品牌受到一定冲击,该公司的客户粘性出现波动,导致广告收入、终端收入以及会员收入出现大幅度下滑。

但或许还有一项内容同样直接影响更多问题的出现,此前乐视网曾多次出现视频遭遇无法播放问题,而导致视频无法播放的原因却是欠费被断网。“接连被欠费断网,势必会影响收视率,而这样的不确定因素将直接会影响客户的投放决策计划。”业内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而从客户粘性方面看,今年上半年,乐视网站的流量、覆盖人数等各项关键指标略有下滑。2017年1-6月,乐视网日均UV接近5700万,峰值超过7800万;VV日均为3.2亿,峰值为4.6亿。

而反观乐视网主营业务的营业收入,相比营业成本下滑速度更快。由于本期乐视网广告业务收入、终端业务收入及付费业务减少,导致主营业务收入为55.41亿元,相比去年同期的110.56亿元下降了44.9%;受终端产品成本减少的影响,1-6月份营业成本由去年同期的85.58亿元降至56.14亿元,同比下降34.40%。目前,除花儿影视和乐视会员业务外,乐视致新、乐视云和乐视网均处于亏损状态。三者在2017年1-6月的亏损额分别为2.82亿元、8030万元和1523万元。

目前,乐视网资产负债率居高,但相比2016年有所下降。截至2017年6月30日,乐视网负债约为193.51亿元,其中,短期借款余额为21.11亿元,长期借款月为29.80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23.59亿元,资产负债率达54.14%。

而据乐视网2016年业绩显示,公司2016年营业收入218.3亿元,净利润7.65亿元。与此同时,乐视网却成为乐视控股的“提款机”。2016年8月,乐视网用定向增发的方式,以45元/股的金额募集到资金48亿元,其累计通过定向增发以及债券的形式共募集了92.88亿元;2016年Q3季报显示,乐视网当期增加银行短期借款12.5亿元,新增长期借款19.4亿元。自2010年上市以来,共累计增加长期以及短期借款51.9亿元。乐视网通过直接以及间接的方式共募集到资金144.8亿元。

而乐视网通过一系列的股权质押获得更多的融资。自2013年起,贾跃亭以及贾跃芳姐弟已经陆续有过38笔股权质押。6年间贾跃亭通过上市公司已经获得融资455.8亿元,而上市公司6年间累计对外投资现金流出仅为145亿元。

上市公司没有耗费太多的资金,但是非上市公司部分却好似无底洞。2016年,乐视体育B轮成功融资80亿元后再无后续,但业务方面却在不断烧钱;截至2016年底,乐视手机出货量为2000万台。过去两年,乐视手机投入成本在百亿元左右。而2015年A轮融到5.3亿美元(约合36亿元人民币)后便再无资本进入;而最大的问题来自于乐视汽车,如果一个新项目的成立,从机器设备到研发流程,所耗费的金额都接近百亿。目前,除乐视网外,乐视控股旗下每项业务都无法实现自我造血功能,而这样的情况将逐渐会转化为“拆东墙补西墙”的状态。

贾跃亭不是史玉柱

外界有一种声音称,贾跃亭不会回来了……自从贾跃亭与乐视划清“界限”并远赴美国造车后,乐视的公司管理组织架构体系便处于动摇的状态。在乐视危机爆发后,大批高管纷纷选择离开。不久前,一位曾任乐视网中层管理人则在微信上写到“离开也是一种守护”。

而不久前,乐视公司全球投融资主管郑孝明和乐视控股CFO吴辉相继被证实离职,前者在乐视曾主导20亿美元收购美国电视品牌Vizio交易,后者则是易到14亿贷款案的操盘者。被视为贾跃亭“战友”的阿木同样被传出离职的消息,阿木曾是贾跃亭的左膀右臂。阿木是维吾尔族,本名阿不力克木.阿不力米,在乐视内部都称他为“阿木”。阿木是个“80后”,清华大学生物系毕业。2015年初,阿木加盟乐视,出任乐视控股战略规划与管理部副总裁暨总裁办主任,全面负责乐视集团全球战略规划及战略运营管理等工作,由此成为乐视最年轻的高管。随着贾跃亭的离去,阿木也逐渐远离核心管理层。

有业内人士分析称,乐视高层尤其是昔日贾跃亭战队的核心人物开始出走,一定程度上应该与贾跃亭的迟迟不归有关联。毕竟对于乐视来说,贾跃亭还是一个灵魂人物,当乐视最困难的时候他没有与大家在一起,肯定会给其他高管带来不小的压力。

如今的乐视系颇与当年的巨人集团相似,不恰当的决策思路似乎是失败的根源。彼时,当巨人集团因过亿的债务而“倒下”时,在史玉柱最艰难的时期,巨人集团近100多人的管理团队都选择和史玉柱在一起。多年前,史玉柱曾在本报记者独家采访时说:“在那段时间里,所有的人大半年都没有拿工资,后来才给他们补发,而现在这些人都在集团担任重要职位。”同样是遭遇滑铁卢,但贾跃亭与史玉柱的团队所做出的选择似乎应该值得贾跃亭深思……

不久前,孙宏斌和乐视高管层召开第一次闭门会议,会上确定了下一个阶段的发展策略:公司业务重心将聚焦于大屏生态,分众自制、内容开放,继续推进Open Eco战略。乐视网CEO梁军曾表示,乐视网的新战略是从广泛的涉猎转为深度的聚焦,曾经的乐视七大生态遍地开花,像八爪鱼,触角伸到四面八方。而史玉柱曾对记者表示,多元化经营没有几个可以成功的,相反的就是那些搞专业化经营的企业都活得很好,从前珠海的巨人集团就是典型多元化的失败案例,最后的下场便是一塌糊涂。

贾跃亭与史玉柱身上似乎都带有个人英雄主义色彩,而这样的色彩则或多或少带有“赌博”的方式来掌控企业的命运的。彼时,史玉柱认为任何一个企业的任何一个投资行为都是在赌博,因为不可能百分之百的有规律性。现在的投资胆子比以前的要小得多,过去投资是过于冒进,现在则是过于谨慎。彼时,在成功复活巨人集团后,史玉柱还清了此前欠下的2个亿的债务,而且除了还债的资金之外。史玉柱曾对记者表示,毕竟那是自己过去的一大败笔,既然自己有了钱,就该把钱还给老百姓,否则会一直心有不安的。

如今的贾跃亭正在遭遇来自四面八方的讨债者,但这似乎并未能影响贾跃亭身居美国高调造车的心情,而在最艰难的时期,贾跃亭并未选择和同伴们站在一起。而反观史玉柱,在最艰难时期,史玉柱选择僻静的大山中反思过错,几乎每天都要与团队进行长时间的闭门会议。不知贾跃亭能否像史玉柱一样彻底解决债务问题,但自少在精神领袖层面上对比,贾跃亭无法“复制”史玉柱。

编辑:严晖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