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天下正文

民间资本如何借势“一带一路”?

作者:马晓霖 李靖云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8-29 15:26:29

摘要:未来我们不光会看到上海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甚至作为一个重要的金融中心,我们可能还会看到很多的枢纽城市成为区域性的金融中心。

民间资本如何借势“一带一路”?

马晓霖 李靖云

金砖国家银行在非洲正式开设了非洲中心,这是金砖国家合作的进一步深化,也是“一带一路”推动发展中国家金融合作的具体行为。金融既有开发性金融活动,但是本质上仍然是一种市场投资,那么在国家金融合作之外,民间资本应如何借势“一带一路”呢?宁夏卫视《解码一带一路》栏目主编、国际问题专家马晓霖专访了民生证券研究院执行院长管清友。

借势“一带一路”,民间资本自有优势

马晓霖:配合“一带一路”倡议,中国配套出台了一系列投融资平台,比如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丝路基金、丝路银行等等,但这些机构都是以主权投资为基础的开发性金融平台,和他们相比,民营投融资机构如何参与这样一个宏大的共同发展倡议?

管清友:开发性金融一般更强调它的政治意义,它的收益相对来说可能期限长一些,收益可能低一些,但民间金融则要求有比较恰当的投资回报率。

马晓霖:主权投资基金具有国家间、政府间合作的性质,所以应该说它体现国家意志,呈现出投资的预期、项目的选择跟民间金融是不一样的。那么具体到民间金融来讲,您认为有哪些特定的比较优势可以参与“一带一路”建设?

管清友:对于开发性金融来讲,虽然是部分体现国家意志,但你也得赚钱,而民间金融的优势,还是更加市场化、更灵活,考虑的因素会更单纯一些。从我们民营企业这个角度来讲,做项目是需要赚钱的,需要在保障资金安全的基础上,能够获得比较好的回报。但是我这里想强调一点,在“一带一路”的推进过程中,无论是金融机构还是民间金融都要讲政治,因为毕竟“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差别比较大,各个国家的政治环境、法律环境、社会环境差别很大,发展水平也不一样。

马晓霖:“一带一路”沿线主要国家都是发展中国家,应该说从综合治理到各种保障方面都是比较脆弱的,从这方面来讲,民营资本搭乘“一带一路”走出去,怎么才能规避这些风险?

管清友:有人说民间资本抗风险能力本身就弱,我觉得这个判断可能就不成立。什么叫抗风险能力?是按收益率吗,还是按政府背景?在海外其实我们共同的靠山就是中国政府,那就无所谓抗风险能力强弱的问题了。当然你从规模上讲,它是有一个区分,比如说主权财富基金规模很大,在“一带一路”的建设过程中,投资只是它其中一块。而民间资本涉及到“一带一路”具体项目上,可能对它的影响就比较大,这一点确实是有抗风险能力差别的。总体来说,我认为在海外投资,其实大家面临的风险是差不多的。

马晓霖:现在有一个说法叫海外中国,中国在海外参与投资的企业可能有两万多家,总资产有人估计有两万多亿美元。据您了解,这两万多亿美元的存量中,民营资本或者民间资产大概占多大比例?

管清友:这个数据比较难统计,总体观察我们现在还是以带有国有性质的金融机构、国有性质的企业,特别中央企业的投资为主。我们民营企业其实也做了很多的布局,规模也十分庞大。但我认为国内一直在区分所谓国有和民营,其实没有必要。从我们提出“走出去”战略,到现在我们“一带一路”建设的推进,本身就意味着国内企业和金融机构参与全球化,参与其他国家的建设,在这个参与的过程中,我们分享别人发展的红利。从企业来讲,本身这是个很普通的事情,跟国有民营没有关系。

中国要打造自己的区域金融中心

马晓霖:有一种观点认为,“一带一路”建设本身就是人民币金融带的建设,您怎么理解这句话?

管清友:金融和“一带一路”的关系,应该说是密不可分的。我想从两个方面来说,一个是资金融通原本就是“一带一路”倡议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不同国家和地区金融业发展的业态,金融业管理的体制实际上是不一样的,那么在这个过程中是一个协调、妥协、相互合作的过程;第二个方面,我们在“一带一路”建设的过程中,肯定要涉及到优势产能的合作,涉及到双方的相互投资,这都需要投融资,而投融资就一定需要金融各业态之间的相互合作。

“一带一路”建设是人民币金融带建设的说法,我觉得未尝不可。因为“一带一路”的推进必然伴随人民币的国际化。而且我觉得人民币国际化的速度,可能比“一带一路”的建设还要快。因为“一带一路”毕竟是涉及到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大倡议。这让我想起英国在崛起成为世界大国的时候,它的货币国际化的过程。英国曾经是世界上最大的煤炭出口国,蒸汽机和煤炭的联系我想大家也都是知道的,英国在出口煤炭这个过程中是用英镑结算的,于是英镑相应地就国际化了。

马晓霖:传统来讲,世界金融中心是大西洋两岸的超大城市,纽约、伦敦,亚太地区有东京、首尔,包括中国的香港。这些年实际上我们看到次一级的金融中心也在崛起,比如迪拜、孟买、多哈等等,那么您怎么看新兴国家金融中心在新一轮全球化的运作中的作用和地位?

管清友:我觉得在这个过程中,要打造我们自己的区域性金融中心,以能够给“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提供支持。比如说我们看到这种区域性的金融中心和专业性的金融中心,有的聚焦在结算,有的聚焦在资产管理,有的聚焦在奢侈品消费,给金融行业从业人员提供了更好的休闲场所等等;有的着重对接亚洲市场,有的着力对接欧洲市场,情况千差万别。金融中心的打造本身都有一些公共性的条件,比如资本流动要更顺畅,汇率,就是本币与外币的兑换要更方便,还有支付手段更便捷等等这些要求。当然也有我们说的区位的特点,比如说像迪拜,就是典型的连接亚洲与欧洲两大市场。中国在这方面还有空间,我们资本项目还没有完全开放,金融改革还在持续推进。当然我们有一个比较大的优势,就是我们有庞大的资本,庞大的产能,这会给打造金融中心提供一个非常坚实的支撑。未来我们不光会看到上海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甚至作为一个重要的金融中心,我们可能还会看到很多的枢纽城市成为区域性的金融中心。

(《解码“一带一路”》是宁夏卫视创办的一档高端访谈节目,节目以““一带一路””倡议为核心内容,就““一带一路””建设中所涉及的热点尤其是经济与贸易投资热点问题,与世界各国、不同行业的嘉宾进行深入探讨,通过各种讯息的组合、不同观点的交锋,为人们呈现全球化背景下最真实、客观、全面的““一带一路””图景。作者马晓霖为博联社总裁、国际问题专家、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解码“一带一路”》栏目主编兼主持人;李靖云为《解码“一带一路”》栏目执行主编,资深媒体人。)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