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公司正文

辉山乳业重组方案遭抗议 个人投资者要求追究管理层超百亿资金流失责任

作者:金晓岩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8-29 20:43:12

摘要:辉山乳业的债务危机爆发至今已有5个多月时间,截至目前,在最终债务重组方案尚未确定之前,各种细枝末节以及来自债权方各方势力的意见分歧接踵而至,让辉山乳业的债务重组方案难以悬而未决。

辉山乳业重组方案遭抗议 个人投资者要求追究管理层超百亿资金流失责任

本报记者 金晓岩 北京报道

辉山乳业的债务危机爆发至今已有5个多月时间,截至目前,在最终债务重组方案尚未确定之前,各种细枝末节以及来自债权方各方势力的意见分歧接踵而至,让辉山乳业的债务重组方案难以悬而未决。

8月29日,《财新》媒体报道,辉山乳业的债权方诺亚财富旗下子公司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歌斐资产)组织购买其产品的189位合格个人投资者,向辉山乳业及债委会等各方,就初步重组方案提出了抗议函。称“我们认为,主要责任人存在重大道德瑕疵,信用已经完全破产。我们强烈要求政府出面,查清情况、追究其法律责任;继续由杨凯作为辉山实际控制人的任何重组方案,我们坚决不同意、不接受。”并表示,应该追究杨凯及葛坤这些管理层对135.8 亿元巨额资金去向不明的责任。“时至今日,主要责任人杨凯不但无法说明资金去向、投入精力全力追回资金、归还债务,反而境内外花费3058万元巨资聘用律师、中介机构,试图逃脱法律责任,用各种方式试图免除其个人和家庭的连带责任担保。”

同时,该抗议函还指出,葛坤失联、巨款去向不明、重要财务凭证及档案被隐藏,“这已是明确的刑事案件,我们强烈要求采取包括司法在内的一切手段搜寻查找葛坤等重要失联人。”

据了解,今年3月23日,辉山乳业财务主管葛坤失联曝光,引爆该企业债务危机。辽宁省政府紧急召开债委会,要求70多家机构一致行动,不得抽贷、压贷。4月,歌斐资产向上海法院申请冻结辉山乳业及其子公司和杨凯及其妻的资产,目前法院已裁定冻结各方资产共计5.46亿元。

该起债务重组工作缘起于在今年3月下旬爆发的债务危机,在8月初出炉了一稿债务重组方案,称获得了部分主要债权人的支持,甚至有望超过三分之二的债权人多数获得通过。不过,在一系列基础事实未弄清楚、有135亿元资金去向不明的情况下,也有债权人强烈表示,不能接受这样的重组方案。

据了解,辉山乳业聘请的财务顾问深圳富海银涛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向辉山乳业债权人委员会的主席成员递交了债务重组方案。此次债务重组方案主要分三步:首先在境内破产重整,希望通过庭外和解的方式确定债权人的清偿问题;第二步是由香港上市公司设立新公司,并持有所有资产,公司由辉山乳业董事长杨凯持股15%,债权人持股85%;第三步,或寻找“白武士”,使其控股新公司,或者将新公司卖给上市公司,债权人随后退出。

据辉山自己前不久公布的公告显示,辉山乳业的债务重组确实已开始进行。公告称,杨凯已聘请一家新三板挂牌的股权投资公司,为其债务重组顾问。资料显示,这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为并购重组市场大名鼎鼎的武捷思,即上述消息所称深圳富海银涛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

本报记者也曾梳理,辉山乳业的负债情况,目前已经初步摸清。

曾在3月24日,辉山乳业股价暴跌之后, 流传的一份资产负债数据显示,包括上市公司在内,整个辉山乳业总资产382.6亿元,总负债418.82亿元。然而,根据计息贷款债权人提供的资料截至2017年3月31日,辉山乳业未经审核的计息贷款、或有负债,总额分别为229,亿元、39亿元,两者合计268亿元,远较此前流传的规模为低。

今年6月5日,辉山发布公告对外宣称,截至2017年3月底,公司总资产为262.2亿元,其中现金及等价物4.67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这样算来,辉山现在可以确定的负债是268亿元,总资产为262.2亿元,辉山即使全部资产用来抵债也不够。不过,辉山也强调,基于本集团全面管理账目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29亿元,而上述在公告中提到的银行确认的现金只有4.67亿元,这其中的24.33亿元的差额有待公司进一步公告。

然而,在债务重组方案未确定之前,也面临上述歌斐资产等债权人提出的非议等诸多波折。

责任编辑:于玉金 主编:寒丰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5)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