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金融正文

辉山乳业接盘者难寻 23家机构贷款堪忧

作者:吴丽华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9-1 20:45:04

摘要:保守估计债务超百亿、130亿资金去向不明的辉山乳业,通过寻找“白武士”接盘来最终实现债权人退出的债务重组方案,注定困难重重。

辉山乳业接盘者难寻 23家机构贷款堪忧

本报记者 吴丽华 北京报道

保守估计债务超百亿、130亿资金去向不明的辉山乳业,通过寻找“白武士”接盘来最终实现债权人退出的债务重组方案,注定困难重重。

近日,在辉山乳业债权重组方案遭到多家银行及债权方歌斐资产189位合格个人投资者的反对消息甚嚣尘上之时,蒙牛乳业总裁兼执行董事卢敏放明确表示,对收购辉山乳业没有兴趣,无疑再次为困难重重的辉山乳业债务重组蒙上一层阴影。

一位奶业分析人士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就表示,辉山债务重组问题很大,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接盘者不足,“这么大的公司,由几个金融资本介入难度还是比较大的,从实体产业来看则是没有接盘者。”

对于相关问题,辉山乳业相关人士则婉拒了本报记者的采访。

接盘者难寻

8月初,辉山乳业曾出炉了一稿债务重组方案,其核心内容为,辉山乳业以体系内外资产全部抵债,由债权人组成新公司,但要让渡一部分新公司股权,按照这一方案,境内外债权人的清偿率为14%-20%,最终通过寻找投资者使其控股新公司,或者将新公司卖给上市公司,由此债权人实现退出。

事实上,且不论这一方案债权人是否同意,方案能否顺利实施本身就存在很大问题。正如前述奶业分析人士所言,无论是金融资本还是实体产业,走到现在的辉山乳业都很难找到接盘者。

3月底,辉山乳业董事长杨凯约见8家主要债权人时曾表示,辉山乳业正在按计划进行内部重组,计划引进国内顶级战略投资者。同是在3月份,被问及会否趁机收购或入股辉山乳业,卢敏放曾对外回应称,如果有战略需求,公司可能会考虑投资包括辉山乳业在内的供应商。彼时业界猜测,蒙牛将有很大概率接手辉山乳业。但此次蒙牛方面则明确表示没有兴趣。

有分析认为,从国内其他乳业企业来看,目前尚未有合适的投资方。比如完达山,自己的产能都还没整合好;飞鹤和圣元以奶粉为主,应该不倾向于整体接手。市场还曾传言,2014年10月与辉山乳业成立了合资公司的荷兰皇家菲仕兰公司是潜在的投资者。但是,菲仕兰公司相关人士对外否认,仅表示合资公司一切运转正常。

资金去向不明成重组最大障碍

难寻合适的接盘者之外,130亿资金去向不明问题,也成为横亘在辉山乳业债务重组之路上的一大障碍。

据称获得了部分主要债权人的支持,甚至有望得到超过三分之二的债权人同意而最终通过的方案,近日就传出债权方诺亚财富旗下子公司歌斐资产为防止重组中可能出现的 “猫腻”,组织购买其产品的189位合格个人投资者,向辉山乳业及债委会等各方,就初步重组方案提出了抗议函。

这在上述行业人士看来早在预料之中,他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现有方案债权人肯定不会同意,关键点之一则是辉山乳业130多亿资金流向不明的问题。

所谓130亿资金去向问题是指,辉山乳业财报显示,截至2016年9月底,辉山乳业总资产341亿元,负债是212亿元。而在2017年6月5日,辉山乳业披露,截至2017年3月31日,公司总资产约262.2亿元,总债项约267.3亿元,已资不抵债。半年时间内,其资产从341亿元到262亿元,缩水近80亿元。

此外,该公司账上的24.3亿元也“不翼而飞”。辉山乳业公告称,“经银行确认,其账目上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出现24.33亿元差额。”

另据银行等债权人提供的数据,截至2017年3月末,辉山乳业的有息债务为230亿元,而杨凯等人提供的数据称,辉山乳业的有息债务为200多亿元,有近30亿元的数据对不上。

媒体报道显示,目前多家银行均不同意现有的债务重组方案。他们认为,辉山乳业的管理层及实际控制人杨凯难以说明130多亿资金去向,不应得到如此大的股权激励。上述抗议函中称:“时至今日,主要责任人杨凯不但无法说明资金去向、投入精力全力追回资金、归还债务,反而在境内外花费3058万元巨资聘用律师、中介机构,试图逃脱法律责任,用各种方式试图免除其个人和家庭的连带责任担保”,“我们认为,主要责任人存在重大道德瑕疵,信用已经完全破产。我们强烈要求政府出面,查清情况、追究其法律责任;继续由杨凯作为辉山实际控制人的任何重组方案,我们坚决不同意、不接受。”

23家机构超百亿贷款前景堪忧

除130亿资金去向不明之外,辉山乳业债务重组引发关注的原因还在于其牵涉的债权机构之多和债务规模巨大。

据了解,辉山乳业的债权人包括国开行、工行、农行、中行、交行、华夏、中信、广发、大连、锦州、阜新、辽阳银行在内的23家金融机构。截至2016年9月末,银行授信余额140亿元,其中信用贷款15.5亿元,担保贷款103.5亿元,抵押贷款21.2亿元。考虑到前述部分授信并未提款,有分析说辉山乳业实际金融债务在120亿到130亿元左右。

除银行业金融机构债权外,辉山乳业此前的多份公告还暴露出其在融资租赁、P2P、金融资产交易所等方面的坏账隐患。有报道显示,辉山乳业债务危机中,包括对外担保在内,金融机构所涉债权为380亿元。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