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旅行社老总卷款失踪: 或蓄谋已久 涉变相理财

作者:吕方锐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9-1 20:57:47

摘要:位于盈科中心19层的青扬五洲分公司一片昏暗,玻璃门已经被铁链锁住,前台、办公桌椅等都在,只是员工不知去向。角落里鱼缸仍然亮着幽暗的灯光,几条观赏鱼毫无目的地游荡着。“(青扬五洲)老板卷钱跑了,公司关门了。”京广中心和盈科中心的工作人员都这么说。

旅行社老总卷款失踪: 或蓄谋已久 涉变相理财

本报记者 吕方锐 北京报道

位于呼家楼地铁站旁的京广中心、团结湖地铁站旁的盈科中心和三里屯南41号的三里屯派出所,从地图上看,近似处于一条直线上,相距不超过2公里。8月30日下午,三个地点因为同一事件,呈现出不同的面貌。

京广中心一楼电梯旁摆放了指示牌,写明原位于34层的北京青扬五洲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下称“青扬五洲”)因为合同违约已经终止在大厦办公,其办公场所已经另行出租。来到34层,保洁员正在清理地毯,青扬五洲原办公场所正在装修,墙外贴着报案需要的材料清单。

此时的三里屯派出所的大厅及门外聚集了数十名报案群众,即便如此,报案者仍络绎不绝。报案市民都是青扬五洲的客户,以中老年人为主。派出所民警正引导他们有序进行领取报案材料清单、咨询报案事项。

位于盈科中心19层的青扬五洲分公司一片昏暗,玻璃门已经被铁链锁住,前台、办公桌椅等都在,只是员工不知去向。角落里鱼缸仍然亮着幽暗的灯光,几条观赏鱼毫无目的地游荡着。

“(青扬五洲)老板卷钱跑了,公司关门了。”京广中心和盈科中心的工作人员都这么说。

人去楼空

青扬五洲主要业务之一是跨境游,该公司此前以“滞留保证金”的名义,敛聚了大量资金。公司员工李志(化名)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出境游客除了缴纳最少每人1万元的滞留保证金外,还要另外缴纳游览费用,多数客户花费在数万到数十万不等。按照规定,滞留保证金在出游归来后60天内退还,此次高管失联涉及到数千名客户,涉案金额或上亿元。

事情起于青扬五洲以包船方式运营的邮轮游项目。“公司之前跟我们说,原定8月26日出发的邮轮出现问题:公司包下邮轮后,邮轮公司违约将邮轮卖给了别人。公司交付的两艘邮轮押金共3000万元暂时拿不回来,现金流紧张,只能延期退还客户的滞留金,让我们去跟客户进行解释。”李志表示,“后来公司将8月26日邮轮上的游客,转到9月18日的邮轮,并赠送他们云南游作为补偿。当时有客户同意转到9月18日的船上,有的则要求退款。当时公司承诺,团费3到5个工作日退还到账,滞留金10个工作日到账。”

公司领导顺势以资金紧张,优先退还客户钱款为由,拖欠了员工2个月的工资和奖金。李志称,当时公司约200名员工对此大多表示理解。

“解决8月26日邮轮问题的时候,以及处理客户退款问题时,公司老总夏凯还出现了,但在此之后一周,公司几个大领导就陆续消失,最终都不来公司了。”她告诉记者。

当时公司员工并没有感觉到异样,公司也运营如常。员工之间还流传着公司大领导已经抵押房产,很快就能给公司拿回几百万流动资金的传言。

8月29日李志照常去位于盈科中心的分公司上班,刚到一个多小时就被通知收拾东西撤离,“有同事说位于京广中心的总部去了很多维权的客户,等公司解决完了再回来上班”。到了当天晚上,公司群里就有人通知,公司大领导全部联系不上了,总部已经被封了。李志等人急忙打电话通知客户,8月30日他们一起来到三里屯派出所报案。

事实上,青扬五洲位于京广中心34层的总部,已经在几天前人去楼空。京广中心一名工作人员告诉《华夏时报》记者,8月27日青扬五洲总部还一切如常,工作人员都在。28日当天已经见不到人了。“他们还欠我们物业费、房租没交呢。”该工作人员表示。

蛛丝马迹

很多报案群众至今难以相信,青扬五洲会突然人去楼空。他们告诉《华夏时报》记者,8月28日他们中的很多人还参加了公司在新疆大厦举办的8周年庆典。他们向记者展示了大红色的庆典入场券。

而工商注册信息显示,青扬五洲注册成立于2012年9月19日。今年既不是公司8周年,8月28日也不是公司成立纪念日。8月28日是青扬五洲总部人去楼空的日子。

很多报案群众认为,这场庆典是意在稳住客户的一个幌子,青扬五洲高层的失联则蓄谋已久。

很多迹象支持这种说法。

工商注册信息显示,青扬五洲注册资本3000万人民币,其中法人代表徐栋占股30%,控股股东夏凯占股60%,监事会主席邢耀宗占股10%。3人认缴出资时间为2042年,即公司3000万注册资本没有一分钱在账。

即便是这不曾认缴的3000万注册资本,也是事发前不久修改的。去年9月13日,青扬五洲工商注册信息发生多项变更。

其中高管由李敏、韩秀琴两人变更为徐栋、夏凯、张帆、唐亮、杨春霞、邢耀宗、王晨和沙雪阳等9人。法人代表由李敏变为徐栋。企业名称由“北京跨越天下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变为“北京青扬五洲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注册资本由30万元变为3000万元。

临近事发前的8月18日,公司高管再度发生变化,董事张帆、唐亮两人被王春姣和于晟取代。有知情人士指出,王春姣为夏凯的妻子。李志告诉记者,青扬五洲实际控制人为夏凯。

也就是说,夏凯、徐栋等人2016年9月13日才从他人手里买下这家旅游公司,并改名为青扬五洲。如今不到一年时间,或已卷款上亿元潜逃。

记者拨打了夏凯手机,目前已经关机。李志表示其他高管目前也都联系不上。

除青扬五洲外,夏凯名下还有其他5家企业。其中注册资本最高的北京鸿泰伟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注册资本8000万元,夏凯认缴出资5200万,实缴出资1300万。其名下另一公司泰鑫(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注册资本5000万元,其认缴出资2500万,认缴时间为2034年。

记者发现,包括上述两家公司,夏凯名下的公司的工商注册电话、邮箱存在共用情况。其尾号1366的座机号是北京鸿泰伟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联系电话,2017年6月5日之前也是青扬五洲的联系电话。青扬五洲的邮箱同时也是北京鸿泰伟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泰坦汇富(北京)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邮箱。而泰坦汇富(北京)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股东与青扬五洲并无重叠,记者也没有从工商注册信息上发现两家公司存在联系。

夏凯名下某公司联系电话为手机号,该机主告诉记者,她曾应聘过这家公司的前台,但没有在这家公司上过班,也不认识夏凯。对于自己的手机号被用作该公司的注册电话,她并不知情。

变相理财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青扬五洲还销售旅游理财产品,在事发牵涉的大量资金中占据相当比例。《华夏时报》记者据此联系了多位相关顾客,发现该公司的“理财”产品相当隐蔽。

“他不说这是理财产品,而是说你买了这个套餐就是公司的永久会员,以后旅游就可以享受最优惠的活动价,这笔钱放在他那9个月还会有8%的利息,到期时连本带利还给你。”顾客刘青青(化名)表示。

刘青青听信了该公司宣传,买了一份59800元的套餐。这笔交易的合同是以《团队出境游合同》的名义签订的,59800元和8%的利息等条款则是写在《旅游产品补充协议书》中。刘青青花费59800元购买的并非最贵套餐,据她了解,还有消费者购买了十几万、二十几万甚至一百多万的套餐。

交了这笔59800元的“会员费”,刘青青之前报名参加的北欧游,仍然缴纳了1万元的滞留保证金。后来她和朋友又报名巴厘岛旅游,缴纳了4万元的滞留保证金。

消费者陈辰(化名)向《华夏时报》记者提供了上述《团队出境游合同》及《旅游产品补充协议书》。

《团队出境游合同》中,包括旅行社提供的服务内容、双方权利和违约责任等在内的具体条款皆为打印的模范文本,并无任何异常。问题出在第9页手写的协议条款。

线路行程时间一栏中,出发时间为“2017年3月14日”,结束时间为“2017年12月14日”。而“共计天数”和“酒店住宿天数”两栏被划掉。旅游费用为“56392x2”,共112784元。

上述行程跨度达9个月,明显超过了正常出境游的时间期限。

《旅游产品补充协议书》中,也没有直接出现9个月利息8%的约定。其中仅约定,协议到期后3个工作日内,青扬五洲退还顾客旅游合同款项,金额由前述的112784元变成了121806元整。经记者计算,其实际利息确为8%。

不论是陈辰还是刘青青都向记者强调,他们签订上述协议并非是贪图9个月8%的利息,而是因为爱好旅游,希望能在未来的行程中享受优惠和便利。

今年4月,以“存钱送旅游”模式闻名的北京海涛国际旅行社股份有限公司被曝陷入欠款危机。有业内人士称,该公司销售的实为“旅游金融产品”,这一模式本身就存在很高的资金使用和挤兑风险,一旦运作上稍有不慎,资金链就可能断裂。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青扬五洲的维权消费者普遍认为,青扬五洲的会员费模式与北京海涛国际旅行社的旅游金融模式并不相同。

据三里屯派出所民警介绍,目前该案已经移交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经侦大队,多名消费者拿到的需提供的材料清单也写明,清单所列材料将直接递交给朝阳经侦大队。《华夏时报》记者在现场拿到的报案材料清单写明,报案需准备事主手写被骗经过、合同书复印件、打款及银行回款流水等相关材料。

三里屯派出所两位民警称,目前派出所内多数报案者都是该案受害者,报案人数众多,总人数还没有来得及统计。

责任编辑:李明徽;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