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推行“河长制” 永定河旧貌换新颜

作者:刘诗萌 孙越 左佳琳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9-1 21:49:24

摘要:近年来,北京大力推动永定河的生态治理。2016年底设立“河长制”后,由市到乡各级政府逐级负责,更是狠抓流域内的环境污染问题,永定河水又流了起来。

推行“河长制” 永定河旧貌换新颜

本报记者 刘诗萌 实习记者 孙越 左佳琳 北京报道

很少还有人记得,北京是一座依水而建、因水而兴的古都。这“水”,指的就是永定河——北京的母亲河。然而随着多年天气干旱、兴建水库以及环境破坏等诸多方面的因素叠加,永定河已经断流三十多年。以至于有网友调侃:“每次坐地铁路过永定河,我都觉得像是大草原。”

近年来,北京大力推动永定河的生态治理。2016年底设立“河长制”后,由市到乡各级政府逐级负责,更是狠抓流域内的环境污染问题,永定河水又流了起来。

“我负责的这2.2公里,从水闸北口到龙泉雾交界,还包括600多米沿线,从山上到河边都有人看护。”8月26日,门头沟区龙泉镇琉璃渠段的村级河长李建华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十分清晰地说出了自己的职责范围。自从河长制推行以来,他每天从村里到河边转个半天,熟悉自己管辖的区域。从村长到河长,多的是一份对河流的责任。

“河长制就是官员负责制。”E20环境产业研究院院长薛涛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通过严密的负责制度,原本无人愿管、被肆意污染的河流,变成了激励“河长”责任心的一条鞭。

“河长”治河

李建华是琉璃渠村的书记,因而担任了永定河流经该村河段的村级河长。和其他村里的同龄人一样,他也是从小在永定河里长大的孩子。“30年前河里水大了去了,想游到对岸得往上游走50到100米,不然下面的水势过猛,根本没办法游过去。” 然而现在,他20岁的儿子要学游泳,只能在游泳池里。上个世纪80年代以后,永定河河水逐渐减少,到1995年,三家店以下彻底断流。

河无水不流,解决这一问题首先需要引水。2005年前后,门头沟政府把这一段永定河的河道清平了,底下铺上了防渗层,再把清走的东西还回来。自今年开春以来,他负责的这段流域开始长期灌水,水源主要是从山西省引进。“6月份开始不再放水,也就是说不用再买山西的水了,官厅水库防汛存的水就可以放下来。”时隔二十多年,眼看着永定河的水又再次流起来了,李建华的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然而青山绿水回来了,河边烧烤摊的烟也扬起来了,有前来野营的游客,也有摆摊的小摊贩,而每天清理垃圾成为环卫人员最繁重的工作。“永定河恢复流水之后,北京市里面的游客就过来了,烧烤摊也是通流之后才有的。”李建华很是无奈,“这本来是个好事,游客多了能拉动经济增长,不应该发展成这样的。”

“河长制”推行下来后,2017年初,他成为了乡村一级的河长,工作也多了一块,就是安排人员巡视管辖流域的河道。“每天安排至少不低于十个人在河边巡逻,人手从村里抽调。到那儿会有签字,有专门的人负责考勤。”他说。不过也有些困难之处,比如对于在河边烧烤的游客,只能劝导,不能直接进行干涉。“这种情况就先拍个照发过来,大多数人看见你拍照就不弄了。”负责人员安排的村委会干部张守志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目前管理效果初现,“没管之前烧烤摊多了去了,每天垃圾都清不过来。”

今年4月17日起,门头沟区集中对永定河沿岸环境问题开展了专项整治,在全域范围内禁止露天烧烤行为,并对永定河沿岸占地经营摊点、水上娱乐设施、广告牌等全部进行了清除。

“门头沟最大的优势之一在于生态,这里有很好的自然资源基础和生态环境条件基础。北京市有五个中国传统文化村落,其中三个就在门头沟,这些都是打造美丽乡村很好的基础条件。” 国家行政学院决策咨询部主任马宝成表示。

从试点到铺开

其实,永定河的“河长制”并非空穴来风,它发端于江苏无锡。

2007年5月,无锡市太湖蓝藻大面积爆发,水源恶化,市民被逼抢购纯净水。面对河道久无清淤、企业违法排污、农业面源污染严重的流域现象,无锡开启了“铁腕治污”时代,针对辖区内的内部河道开展综合整治,从河流水质改善领导督办制、环保问责制衍生出了“河长制”这一水污染治理制度。规定明确指出,将河流断面水质的检测结果纳入各市(县)、区党政主要负责人政绩考核内容,不按期报告或拒报、谎报水质检测结果的,按照有关规定追究责任。

半年后,江苏省政府决定在太湖流域借鉴和推广无锡首创的“河长制”,在境内15条主要入湖河流中全面实行“双河长制”,即每条河由省、市两级领导共同担任“河长”,“双河长”分工合作,协调解决太湖和河道治理。一些地方还设立了市、县、镇、村的四级“河长”管理体系,这些自上而下、大大小小的“河长”实现了对区域内河流的无缝覆盖,强化了对入湖河道水质达标的责任。在全国其他地区,如淮河流域、滇池流域的一些省市也进行效法,纷纷设立“河长”。

2016年底,“河长制”开始在全国范围内推行。2016年12月11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全面推行河长制的意见》,要求全面建立省、市、县、乡四级河长体系。

在北京,自2015年起就在门头沟和海淀两个区设立了“河长制”的试点,2016年又将原来的三级河长制延伸至四级,并首次明确了河道治理的“党政同责”等问题,总河长由市委书记蔡奇和代市长陈吉宁担任。近日《北京市进一步全面推行河长制工作方案》出台,确立了2020年底前,北京重要水库、河流、湖泊等水功能区水质达标率要达到77%以上的目标。

并且,北京建立了定期巡查制度,乡镇(街道)级河长每月至少开展1次巡查,村级河长每周至少开展1次巡查,及时发现并协调解决河湖管理保护存在的问题,本级无法解决的问题要及时向上级河长报告。

“河长制的实施,是绿色发展和可持续发展背景下大环保理念推行的有效实践。”中国人民大学生态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环境学院环境经济与管理系教授蓝虹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除了每日在管辖流域工作的村级河长,省市级河长也要定期到流域内巡河。

7月24日,北京市委书记蔡奇首次以总河长身份巡查平谷泃河,实地查看了泃河王都庄段、青杨屯桥段、洳河周村二桥段治理工程。除了在青杨屯桥附近检查河长制落实情况外,他还走进泃河沿岸的几个村庄里,详细询问村民一个月用多少水,生活垃圾怎么处理等问题。

蔡奇还乘船查看了密云水库蓄水、保水情况。他表示,在北京城市总规划期限内,努力让水库蓄水量早日恢复到历史最好水平。市副总河长、北运河市级河长卢彦则来到密云水库上游的石城镇贾峪村,询问河长职责、村子的基本情况等。

责任编辑:李明徽;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3)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