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天下正文

复兴之路上的埃及

作者:马晓霖 李靖云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9-6 11:42:24

摘要:经贸合作,是两国在新时期合作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是埃及的第一大贸易伙伴。

复兴之路上的埃及


00301957890_60f8592b.jpg

合作区的SWISS INN酒店

00301957901_ec82dc55.jpg合作区的二期施工现场

马晓霖 李靖云

埃及是2017年中国——阿拉伯国家博览会的主宾国,也是金砖国家会议的特邀国。作为一个区位地理和影响力都是世界级的重要国家,埃及是人类文明之母,但却是一个欠发达国家,也是一个遭遇到各种波折的国家。那么今天埃及的情况如何?宁夏卫视《解码一带一路》栏目主编、国际问题专家马晓霖专访了中国驻埃及大使宋爱国。

埃及目标:稳定与发展

马晓霖:去年1月,习近平主席对埃及进行了正式国事访问,并且在阿盟总部发表了重要讲话。您能否给我们总结一下,埃及在整个阿拉伯世界、中东地区的重要地位和作用。

宋爱国:首先,埃及毫无疑问是一个地区大国。但我们在讲地区的时候,其实是具有多重性质的:埃及是中东大国,是阿拉伯大国,是非洲大国,埃及是一个重要的发展中国家和伊斯兰国家。由于它的这种属性,应该讲埃及在地区拥有非常特殊的地位,这是其他国家难以比肩的。现在为推进埃及的复兴,埃及又在进行一些新时期的新做法。埃及的民族复兴大业,显然是符合埃及人民利益的,因此塞西总统专门在一次讲话中,高度赞赏埃及人民对改革政策做出的理解。我觉得这一点对埃及来讲,是难能可贵的,也就是说埃及人民现在把稳定作为他们极为重要的一个目标,希望稳定,希望在稳定中发展。埃及是在阿拉伯之春席卷整个地区的大变革浪潮中,第一个起来尝试变革的国家,第一个从事改革的国家。埃及成功与否,对整个地区都有很大的影响。所以各国都在关注埃及,关注埃及在改革方面所取得的进展。

马晓霖:那您感觉埃及这几年的变化体现在什么地方?是否还有其他更大的发展潜力?

宋爱国:现在埃及政府主要做三件事。第一件事是维护稳定,稳定对埃及来讲确实是一切工作的前提;第二件事情是发展。埃及之所以发生两次革命,我觉得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埃及的社会发展和经济发展遇到了障碍,遇到了困境,当然发展就成为埃及当前亟需完成的一个重要任务,或者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优先的任务。埃及政府在这方面推出了许多措施,既包括整体的发展战略,也有一些具体行业的发展政策;第三,就是改革,而且改革的力度越来越大。埃及的改革引领着发展,在这方面大体能和中国面临的一些形势和任务相比较:都是发展中国家,面临着相似的问题和工作任务,在改革、发展、稳定方面,双方是不谋而合的。总体来讲,我认为埃及将进一步走向稳定和繁荣。埃及在这个地区是大国,人口9000多万,将近1亿 ;埃及是文明古国,埃及的软实力甚至军事力量,都是地区首屈一指的;经济上也有一定的基础。目前埃及最重要的工作是要理顺各方面的关系,而且埃及政府也在从事这方面的工作。以上种种,表明埃及的发展潜力是很大的。

中埃合作:互补与深入

马晓霖:中埃两国的友好关系已经持续了60多年,并且越走越好。双方有很多战略层面的契合点,在各个领域全面发展全面开花。中埃之间的经贸关系互补性很强,双方在投资领域的合作特别多。我想了解一下,现在在投资方面,中国在哪些地区哪些领域哪些行业比较有特点,成效如何?

宋爱国:经贸合作,是两国在新时期合作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是埃及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如果看两国在经济合作方面的历史,过去我们长期更多采用的是承包项目EPC+这种形式,但随着埃及经济改革步伐的进一步加快,他们把吸引外资作为更重要的对外经济政策。目前咱们中国在投资领域同埃及的合作发展也是顺利的,尽管现在数额不大。比如目前在埃及非石油类投资大概是7、8亿美元,但都是在最近6年里实现的,应该讲势头还是良好的。当然如果我们把石油方面的投资加进去,那就不是7、8亿美元,而是将近50亿美元的规模。我觉得值得特别提到的是,中国在埃及推进工业化方面的投资。埃及苏伊士运河合作区里的泰达苏伊士经济合作区,属于中方在工业园区方面的投资,也是我们在国外比较早推进工业园区建设的一个典范。第一期工程已经结束,在1.34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已经是工厂密布,而且企业规模越来越大,层次越来越高。最近这几年投资的项目,包括巨石埃及玻璃纤维有限公司,他们的第一条生产线和第二条生产线都已经投产运营,很快将建成第三条生产线。这家企业一入驻就已经使埃及成为了地区玻纤的生产大户,3条生产线都投产以后,我估计埃及在玻璃纤维的生产方面将在全球名列前茅。当然还有其他一些企业在工业园落户。在我看来,这仅仅是一个开端,将来随着埃及苏伊士运河走廊开发规划的推出,随着中国对外开放的深入,随着“一带一路”产能合作规模的不断扩大,我觉得中国在这里的投资肯定具有更加广阔的前景。

马晓霖:我了解到,泰达苏伊士经贸合作区是中埃合作的典范,那么在您看来,这些年这个合作区在建设发展中积累的哪些经验,可供类似的工业园区加以参考?

宋爱国:客观来讲,首先苏伊士园区的地理位置非常好,处在苏伊士湾,也就是亚非各国产品通过苏伊士运河进入欧洲这样一个非常重要的地点,非常适宜建设工业园区。在苏伊士经贸合作区内,有发电厂、码头、铁路、公路,应该讲条件还是相当不错的,是整个苏伊士地区开发的一个部分。过去埃及希望把苏伊士经贸合作区打造成为一个国家级的开放区,借此推进苏伊士运河走廊开发计划。作为工业园区来讲,中埃苏伊士经贸合作区首先是一个产业集中的地方,这里面入驻的不是一个工厂,是一批工厂;其次在这个地区有埃及的优惠政策,当年我们中国的发展也是通过这样的经济特区发展起来的;第三,埃及对这个工业园区给了很多政策倾斜,以作为园区的保障措施。我记得有些企业碰到电力不足问题时,埃及的总理和负责国际合作的部长会直接批示,把仅有的电力几乎全给了我们中国企业。

马晓霖: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与埃及“向东看”的发展规划不谋而合,在您看来,埃及要成为“一带一路”上重要的节点国家,有哪些天时、地利和人和的要素?

宋爱国:应该讲埃及所处的位置是非常重要的,我们把它叫做“一带一路”西端的汇合地。埃及境内还有苏伊士运河,这个运河是世界航运的大动脉。从客观条件来讲,埃及对我们“一带一路”建设是有非常重要意义的。从主观来讲,我觉得埃及也非常重视同“一带一路”倡议的对接。我非常清楚地记得,塞西总统在2014年年底访华的时候,开宗明义第一句话就是:埃及希望成为“一带一路”的一个组成部分。我觉得正是在这种思想的指引下,我们同埃及在“一带一路”合作的推进方面总体是顺利的,双方签订了一系列协议,建立了双部长制的工作机制以推进“一带一路”在产能合作方面的工作。除此之外,两国还就一些具体合作项目达成了不少协议,有些已经开始在落实。

(《解码“一带一路”》是宁夏卫视创办的一档高端访谈节目,节目以““一带一路””倡议为核心内容,就““一带一路””建设中所涉及的热点尤其是经济与贸易投资热点问题,与世界各国、不同行业的嘉宾进行深入探讨,通过各种讯息的组合、不同观点的交锋,为人们呈现全球化背景下最真实、客观、全面的““一带一路””图景。作者马晓霖为博联社总裁、国际问题专家、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解码“一带一路”》栏目主编兼主持人;李靖云为《解码“一带一路”》栏目执行主编,资深媒体人。)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