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星空琴行起死回生? 教育培训“预付费”存监管真空

作者:侯军 宿慧娴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9-8 21:32:36

摘要:9月2日,知名培训机构星空琴行在并未知会各商场及学员的情况下,突然关停全国所有门店。一时间,琴行多位负责人均处于“人间蒸发”状态。不过很快,9月7日上午8时,星空琴行官方微博表示9月9日将恢复上海和江苏地区的1对1课程上门教学,其他地区的课程恢复计划将逐步安排……

星空琴行起死回生? 教育培训“预付费”存监管真空

本报记者 侯军 实习记者 宿慧娴 北京报道

“由于目前管理团队已不持有星空股份,原股东无法确认新的追加资金……我们从2017年9月2日起暂停全国所有门店营业。”一封网传的星空琴行创始人周楷程在给内部员工的邮件中如是说道。

9月2日,知名培训机构星空琴行在并未知会各商场及学员的情况下,突然关停全国所有门店。一时间,琴行多位负责人均处于“人间蒸发”状态。

不过很快,9月7日上午8时,星空琴行官方微博表示9月9日将恢复上海和江苏地区的1对1课程上门教学,其他地区的课程恢复计划将逐步安排。9月7日下午,星空琴行长楹天街分店的多位学员告诉记者,接到琴行的复课电话,不过仅限于一对一课程(老师上门教学)。

风波虽然很快得到了暂时的平息,但琴行的突然关停带来的最直接影响便是大量学员的金钱损失。培训机构广泛采用的“预付费”以及办理预付卡的消费模式再次成为舆论的焦点。

早有先兆的停业

对于刚交了47400元学费的柳女士来说,星空琴行9月2日的突然关店让她很是措手不及。“我才刚交完钱没两天,租的琴没收到,课也一节没上,就联系不上琴行了。”柳女士对记者说道。和她有类似情况的消费者不在少数,记者从柳女士报名的星空琴行北京龙湖长楹天街店所在的商场获得的一份顾客登记表显示,从9月2日事发至今,该商场琴行分店登记在册的31位学员涉案金额超过了42万元。记者从星空琴行海淀区世纪金源分店负责人处得知,登记的消费者截至6日中午已近两百人。

位于太阳宫的凯德MALL物业负责人李女士告诉记者,警方目前已经介入星空琴行关店事件:“商场已经在工商局、公安局和派出所等部门做了报备,现阶段在配合警方做消费者登记备案。”

记者9月5日与6日走访了位于长春桥、长寿路和西直门等地的星空琴行分店,各商场的一楼服务台均设有消费者登记处。同时,几个商场的物业负责人均向记者表示,多数星空琴行负责人目前处于失联状态。“少数联系上的琴行负责人给我们的说法是,还在和星空(琴行)的股东沟通确定事情解决方案,目前还无法给出明确回复。”

星空琴行在全国共有59家门店,其中13家位于北京。网传的一封星空琴行创始人周楷程在给内部员工的邮件对于门店关停,作出如下解释:“由于目前管理团队已经不持有星空股份,所以一直在等待股东的决策,但基于目前的情况,原股东无法确认新的追加资金。”

记者9月6日在世纪金源星空琴行分店看到,这份周楷程的内部信被商场打印出来贴在店门口。一同张贴的,还有商场致六艺星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星空琴行隶属公司,下称“六艺星空”)的违约函,提到星空琴行在未通知商场的前提下擅自停业,造成大量会员无法上课,已经严重侵犯了消费者合法权益。

有媒体指星空琴行存在资金链断裂,该说法虽未得到周楷程等负责人的官方回应,但依然能从不少事实中寻得端倪。

“估计这间琴行要倒闭了!”家住太阳宫附近的李先生在琴行停业后联系上了当时的授课老师,从琴行老师处得知是公司上层出了问题,且教师已两个月未领工资。据媒体报道,有星空琴行教师透露从去年开始,琴行就以投资问题为由拖延发放工资。

世纪金源星空琴行分店隔壁的商家告诉记者,就在琴行关店的前一天(9月1日),还有不少学员刚刚交了学费。而负责商场该层安保的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该店的闭店早于其他分店,1日晚上就已关门停业。此外,他还告诉记者,“星空琴行早已欠店租了。”西直门凯德MALL也同样存在欠租问题。

长期在星空琴行太阳宫店报班上课的王女士向记者表示,早在去年9月,星空琴行就出现突然关门停业超过一周的情况,缘因欠店租。

“预付费”模式遭诟病

由于国内培训机构大多采取的都是“预付费”模式,星空琴行突然停业造成了消费者最少几千、动辄上万的金钱损失。

据记者了解,以星空琴行为代表的经营性民办培训机构属于商业服务企业,只需在工商部门登记注册,将培训项目列入营业范围内即可,而不需要经过教委备案审批,也无需在网上公示办学许可证资料、年检情况等。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星空琴行隶属的六艺星空成立于2013年12月,注册资本3630万美元,其100%股权归属于缪斯音乐香港公司。公开资料显示,星空琴行现已完成四次融资。

琴行采取钢琴销售或租用以及课程销售两种经营模式,每小时课程收费240元。学费采取预付费。也就是所谓的“先交钱,再上课”。

预付费模式给消费者带来的隐患不可小觑。虽然,根据商务部2012年发布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企业从事发卡业务需要到当地商务部门备案,发卡企业需要将预付卡发卡金额的20%到40%单独存放在银行或保险机构中,一旦企业出现跑路、破产等问题,这些资金将用于偿还消费者。不过,这仅限于零售业、住宿和餐饮业以及居民服务业,并不包括教育培训、体育健身等领域。

“在这种情况下,消费者处于弱势地位,一旦企业经营异常,消费者权益难以得到保障。”音乐房子培训机构负责人汪洋曾公开表示。而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律师岳屾山亦公开表态,若企业在经营过程中发现没有履约能力,还继续收取大额押金课时费,而后相关责任人跑路,有可能构成刑事犯罪。

记者从工商处了解到,如果企业已经不在登记注册地点经营,在联系不到企业人员的情况下,工商部门无法进行消费纠纷调解,消费者只能通过其他部门解决问题。

星空琴行(北京龙湖长楹天街店)学员自发组建的沟通交流群已超过160人,大批学员9月4日还集结一同前往朝阳区刑侦大队提交报案资料。

9月7日下午,星空琴行长楹天街分店的多位学员告诉记者已接到了琴行一对一课程的复课电话,不过需要老师上门教学。也就是说,星空琴行原先门店的经营与否在当下还是未知数。“如果负责人继续失联下去,我们只能采取法律途径处理店面了。”多间商场物业负责人向记者表示。

责任编辑:李明徽;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