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天下正文

罗兴亚人处境悲催,昂山素季为何“这次什么也没做”?

作者:赵灵敏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9-14 10:24:48

摘要:因为在罗兴亚人(Rohingya people)问题上的表态,缅甸国务资政昂山素季正面临着1988年从政以来最大的个人形象危机,有人甚至发起联署要褫夺她1991年获得的诺贝尔和平奖。

罗兴亚人处境悲催,昂山素季为何“这次什么也没做”?

8月28日,在缅甸若开邦,警察护送联合国及非政府组织工作人员撤离

CgoOFlm5wpGAH8GSAACfGsU_KAA72.jpeg

8月25日,缅甸若开邦孟都空荡荡的街道。袭击事件发生后,当局要求民众不要外出。

赵灵敏

最近,因为在罗兴亚人(Rohingya people)问题上的表态,缅甸国务资政昂山素季正面临着1988年从政以来最大的个人形象危机,有人甚至发起联署要褫夺她1991年获得的诺贝尔和平奖。

“祸”起对罗兴亚人的表态

8月25日,缅甸罗兴亚人武装组织“若开罗兴亚救世军”(Arakan Rohingya Salvation Army),对若开邦各地的30个警察哨所和一处军事基地发动攻击,缅甸政府军随即还击,造成至少400人丧生。此后的半个月里,已有约9万名缅甸罗兴亚人逃入邻国孟加拉国避难,而孟加拉国是一个贫穷的国家,财力有限,导致这些出逃的罗兴亚人得不到应有的照顾,处境悲惨。还有传言称缅甸军方在两国边境埋下地雷,阻止罗兴亚人回到缅甸。由于昂山素季是缅甸事实上的掌权者,加上其诺贝尔和平奖的光环,外界本来指望她会站在弱势的罗兴亚人一边制止暴力冲突,但昂山素季初期一直沉默以对,前两天则开口称“若开罗兴亚救世军”是恐怖组织,关于此次暴力冲突的消息有一大部分是虚假的,误导了国际社会。

昂山素季的此番表态让很多人大失所望,穆斯林居多的孟加拉、印度尼西亚、巴基斯坦、马尔代夫和土耳其等国出现了示威游行;联合国秘书长古铁雷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南非大主教图图,英国外交大臣约翰逊,美国重量级参议员麦凯恩等国际名流纷纷对昂山素季表达了不满;其中马来西亚外交部长阿尼法的说法很有代表性:“老实说,我对昂山素季很不满意……她曾经为人权而战,但这次却什么都没做。”

今年72岁的昂山素季,其人生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1988年8月之前,她是缅甸民族英雄昂山将军的女儿,牛津大学毕业后在联合国短暂工作,之后就嫁给了迈克尔•阿里斯博士,生了两个儿子,过了10多年相夫教子的日子;1988年8月回国探母时,恰遇缅甸爆发学潮,官方的严厉镇压让昂山素季震惊,她选择留下来投身反对运动,并创办了“全国民主联盟”。昂山将军女儿的身份使她获得了大量的支持者,不过真正让她名满天下的,是她一直坚持的“非暴力”斗争理念。面对极权主义、暴力、监禁、选举结果被取消、言论控制等现实, 昂山素季总是以从容姿态作无声的抗议,而反对以暴易暴。特别是她面对士兵枪口勇敢走过去的一幕,更成为被多方演绎的传奇。伴随着软禁的持续,她的声望开始如日中天,不但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更被神话为全世界的良心。

“良心”光环为何褪色?

2010年11月,以吴登盛为首的缅甸军政府开始了民主化进程,取消党禁报禁,释放政治犯,昂山素季的人生也进入到第三阶段。长达20多年的软禁被彻底取消,她在2012年4月当选了议员,2015年11月,她领导的民盟在缅甸大选中大获全胜,昂山素季虽然碍于宪法规定无法担任总统,但以国务资政和外交部长的身份在幕后主持大局。也正是在这个阶段,昂山素季的光环开始褪色。

在获释之后,她不肯谴责缅甸政府打压记者和歧视罗兴亚人的做法;即便不能参选总统,她也没有号召人们抵制大选;她担任主席的一个委员会,负责调查贫困农民与中国投资的莱比塘铜矿公司之间的土地纠纷,她却站在了中国公司那边。这些都让西方社会和媒体非常不爽,不过那时民盟还没有上台,很多人认为这都是为了和军方搞好关系的权宜之计。

但民盟2016年3月正式执政后,昂山素季并没有回到西方希望的轨道上来。她上任外交部长后第一个接待的是中国外长王毅。而就在王毅到访前不久,缅甸投资委员会批准了中国大型国企广东振戎能源有限公司在缅甸投资30亿美元建设炼油厂的计划。中国和缅甸的经济关系开始回暖。在处理和军方的关系上,昂山素季在国会领导人、副总统和一些部长的人选上都对军方进行了倾斜。昂山素季的这些做法,一个根本的出发点就是政治家必需的实用主义。她知道,要振兴缅甸经济,求助中国比求助西方有用的多,因为截至2017年5月,在所有对缅甸投资的国家和地区中,中国以总投资额180亿美元位居首位,占缅甸吸收外资总额的26%。而在前五位里面,西方国家根本不见踪影,美国更是至今不肯完全取消对缅甸的制裁。和军方处理好关系,也是为了日后更好的施政,因为根据缅甸宪法,军方保留25%的议会席位,而且军方此前在缅甸执政53年,其影响力盘根错节,中央和地方主要官员都来自军方,国家经济生活的各个领域也都有军方的身影,将军方赶尽杀绝既不可能也对自己没有好处。

昂山素季在罗兴亚人问题上的表态,和上述两件事情是一脉相承的,那就是要有利于民盟的施政和缅甸的国家利益。罗兴亚人的处境确实堪忧,但此次危机是罗兴亚穆斯林武装分子挑起的,而缅甸的大多数民众包括信仰伊斯兰教的其他民族,一直对罗兴亚人持排斥的态度,认为他们是当年英国殖民当局在缅甸“以夷制夷”帮凶的后代,加上罗兴亚人的分离主义倾向日益抬头,有汇入到全球范围伊斯兰极端主义洪流中的趋势。在这种情况下,作为民选的领导人,昂山素季是不可能站在缅甸民意的对立面的,也不可能为了博取西方的好感而置民盟的执政利益于不顾。显然,外界对昂山素季的要求还是停留在精神领袖的层面,精神领袖当然代表的是普世价值,不需面对复杂的利益纠葛,于是看到罗兴亚人受苦就受不了;但昂山素季早已转变为一个政治领袖,而所有政治都是地方化的,不可避免需要取舍,不可能让所有人满意。(作者为资深媒体人)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8)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