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观点正文

文化+金融,文化如何免于被强势资金和高深运作吞噬?

作者:陈昱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9-14 16:01:07

摘要:金融支持文化产业,不是靠强势资金和高深运作吞噬文化,而是要尊重文化。文化产业的社会价值需要建立金融价值衡量标准,让有情怀的文化企业,通过政府资金的投入推动社会的文化进步。

文化+金融,文化如何免于被强势资金和高深运作吞噬?

陈昱

彼得。德鲁克说:“在动荡的时代,动荡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延续过去的逻辑”。如同年方十八的姑娘,文化产业的蓬勃高涨与生产制造业,房地产产业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充满了无限的可能。

让。波德里亚在《消费社会》一书中说:文化产业具有极强的消费社会价值的属性,消费对于集体和世界是一种系统的行为和反应方式。整个文化体系都是建立在这个系统之上的。可见,文化产业不仅仅是一个产业,比传统产业更突出了社会性价值。

世界各国文化产业总值占GDP总量的比重不等,美国31%左右,日本是20%左右,欧洲平均在10%——15%之间,韩国高于15%,而我国却不到5%。

2016年,中国纯艺术拍卖总成交量为9.14万件,总成交额为47.92亿美元,以38%的市场份额跃居全球第一,重新夺回全球纯艺术市场的主导地位。

艺术品收藏的蓬勃发展仅是文化产业的冰山一角。在北京,仅2017年9月9日一天就有鸟巢的汪峰演唱会,五棵松的李玉刚、朱哲琴“般若号角”,首体的大张伟演唱会,奥体的“时尚芭莎慈善之夜”等演出,当天应该有多达5-6万人观看。

参照10年前,国家对房地产产业的频繁政策引导,就可以清晰地看出历史的相似性。文化产业已经没有悬念的成为了地产之后“国民经济支柱产业”的继任者。

文化+金融"的大势所趋

金融是经济运行的“血脉”。随着文化产业及相关领域的供给侧改革力度的不断加大,文化市场主体创新创业活力不断激发, "文化+金融"更是大势所趋。

2017年9月12日,为响应广州市委市政府提出关于发展文化股权投资市场的号召,由广州市城发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联合市属全资国有企业共同出资设立的广州文化产业投资基金揭牌,资金总规模100亿。

2016年全国增加文化产业股权投资基金67只,其中50只披露募资总金额高达3022.00亿元。2016年深圳文化产业增加值高达1949.70亿,占全市GDP的10%。金融支持的文化地产成为为城市化发展理论中的产业聚集+升级+生态的完美表达。

文化产业处于政策、市场的双重利多,各地纷纷建起文化产业园,而实体经济企业基于市场萎缩和政策紧缩,业绩和盈利大幅下滑,期盼通过并购来转型翻身,也就甘于成为文化产业上市的中介跳板,2016年占整体并购规模的84.53%,总金额达280.19亿元。

同时,文化艺术品资产证券化,以众筹出版、众筹演出、小额投资、线上线下交易和文化艺术品投融资等以文化+金融+互联网的创新模式也是风起云涌,各显神通。

产业机遇与困境并存

尽管文化产业领域的投资呈现出一片火热的大好局面,但文化资源与金融资本还远远没有达到良性的资源对接和互动融合地步。如何实现文化产业投资多元化、如何推进金融资本与文化产业的链接融合,如何实现金融资本由“资源形态”向“资产产业形态”转化,以突破文化产业与金融资本融合瓶颈;如何通过国有资金的投入,最大化的实现文化产业的社会价值?这些都是摆在我们面前的难题。

首先,文化创意产业中小微企业仍然步履艰难。文化产业与传统产业存在明显差别,其轻资产、无形化、知识化的特点,往往缺乏金融机构认可的抵押品和担保。如何有效的解决文化生产价值估值困难,需要金融机构对文化产业的深入了解以及大胆的创新。各级政府建立的文化产业园不仅是另类地产的经营模式,更应该成为为文化企业提供上下游资源的孵化器。

其次,文化产业作为国家发展战略,需要与之相关配套的专业金融服务体系联动。针对文化产业投资周期长,资金回收慢,投资高风险,高回报、文化产品估值困难等特点,联合包括创投企业、证券公司、基金公司、天使投资、风险投资、股票市场、垃圾债券市场、收购市场、再担保基金、创业投资母基金等在内的各类金融机构,建立文化产业金融服务战略联盟,统一估值标准,为产业发展提供有力的支持。

第三,大力发展文化+金融+互联网产业,积极对接包括国际文化产业交流、交易、演艺、传媒、休闲、虚拟等在内的多样化产业展示平台、会展节庆;积极对接文化消费的重点载体,包括影院、剧院、画廊、音乐厅、艺术中心、社区文化中心等各类载体;让大众成为文化的消费主体,同时从消费中获得投资收益,分享社会文化金融发展的成果。

第四,以政府资金为导向,加快改造现有文化资产存量。积极拓展国有文化实体的重组引资空间,研究以股份制为代表的文化国资体制改革思路。文化金融不仅要成为造势的资源,更应该是企业良性经营发展的动力。

最后,也应该是最为重要的一点。金融支持文化产业,不是靠强势资金和高深运作吞噬文化,而是要尊重文化。文化产业的社会价值需要建立金融价值衡量标准,让有情怀的文化企业,通过政府资金的投入推动社会的文化进步。文惠卡就进行了一些有益的尝试。

这是一个不是对手比你强,而是你根本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的时代。任何一个时代,都会有人为变化而焦虑、为没赶上的好时代逝去而痛心,但也都会有人为变化而做准备、为即将到来的新时代而兴奋,关键是,你想做哪一个?(作者是投资界资深人士、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荀子研究中心副主任)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7)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