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金融正文

孙建波:振兴东北的首要任务是再造营商环境

作者:吴敏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9-14 22:15:38

摘要:9月11日,银河证券原首席策略分析师、中阅资本总经理孙建波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专访时反驳道:“整个报告我可以说毫无价值。若东北以轻纺、家电和电子为重点产业发展,东北振兴将彻底无望,也必将对东北经济贻害万年。”

孙建波:振兴东北的首要任务是再造营商环境

本报记者 吴敏 北京报道

8月21日,世界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教授林毅夫所带领的北大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团队发布了30多万字的《吉林省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研究报告(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吉林报告”),为吉林转型升级开出新药方。简单来说,就是认为东北应当发展轻纺、家电、电子产业。

报告发布后,引发诸多争议。9月11日,银河证券原首席策略分析师、中阅资本总经理孙建波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专访时反驳道:“整个报告我可以说毫无价值。若东北以轻纺、家电和电子为重点产业发展,东北振兴将彻底无望,也必将对东北经济贻害万年。”

《华夏时报》:您认为东北应该发展重工业还是轻工业?

孙建波:一个地方是否繁荣并不取决于这个地方是做重工业还是做轻工业支撑的。而是取决于这个地方有没有竞争力。过去一百年来,东北重工业一直发展得很好,地方也很繁荣。但最近十年问题很大。因为最近十年它的重工业在竞争中失去了优势,重工业企业死掉了。当然这并不代表全球不需要重工业了,只是它在竞争中失败了。如果现在让它去发展轻工业,它还将面临与其他地方的竞争。所以它核心问题不在于发展重工业还是轻工业,而在于它是否具备竞争力。

《华夏时报》:那您觉得它做哪些产业能在竞争中获得优势呢?

孙建波:要看东北做什么比别人强一点。比如说辽宁的人造航母,为什么深圳没造航母呢?因为相关重工业技术全在那里。除此之外,辽宁还有沈阳机床、智能机器人等等。这些产业都有很大的优势,只是他没有把它做得更好。而且我们也看到林毅夫报告里面有自相矛盾的一面。

《华夏时报》:什么方面的自相矛盾呢?

孙建波:他提出发展纺织的原因是吉林落后,需要先靠纺织起步。但在遭到别人批评的时候又说现在的纺织已经自动化了,所以他说的是发展高端纺织。他说吉林有一些纺织厂现在干得不错。但那是帮别人简单的代工干得不错,整体的产业集群能干得不错吗?比如说浙江的柯桥,全世界的面料采购商都去柯桥,你能让这些人全都到东北去吗?所以我觉得,林毅夫团队的整个报告他没有回答该回答的问题。

《华夏时报》:但也有很多人质疑,东北那些高精尖的企业如果是在深圳能发展的更好,但在东北能不能发展壮大,还要打一个问号?

孙建波:我们来看现状。一个产业发展得好不好要看很多因素。大家觉得深圳好,是因为看到了它的一些优势。比如深圳的政府管理非常成熟,社会资本也非常活跃。而除了这些因素,深圳的产业基础和才人基础也很完善。虽然东北有更好更先天的优势,但现状却不被看好。

《华夏时报》:也就是人们所说的“投资不过山海关”?

孙建波:这其实说的是一种政府的服务能力。林毅夫的理论基础有一个叫“有为政府”。但究竟是“有为政府”还是“有限政府”?我们先看政府是否“有为”以及是否需要“有为”。众所周知,任何一个政府都在积极做事,但问题是做什么事?是去管制企业,给它上很多紧箍咒不让它发展,还是帮助这些企业积极创造发展环境?如果说一个政府的“有为”都是帮这些企业去积极创造环境,做好服务,那政府的“有为”就是好事。所以这里面不在于是否“有为”,而在于政府都在哪些方面“有为”。所以我认为政府应该是在领域上一定要“有限”,而在这“有限”的领域里一定要“有为”。所以林毅夫团队的“有为政府”是一个伪命题,或者说是偷换了概念,是一个假命题。

《华夏时报》:所以导致现在的东北企业外迁、人才外流状况非常严重?

孙建波:是的,政府的“有为”如果都放在管制企业上,自然企业就不敢来,同时也面临着企业家出走。这就造成自己的企业家走了,外面的企业家不来这样的局面。同时人口的流动是随着产业走的,无论是企业家还是员工都要跟着产业走。但是核心因素是企业家的决策,所以东北要解决人才外流的状况,一定要让企业家愿意来、敢来、能扎根。企业家因素永远都是最重要的因素。

《华夏时报》:我记得您好像说过一句话,林毅夫团队不缺乏理论,但缺乏常识。

孙建波:是的,我们可以详细讲几个观点。所谓的新结构经济学,是解释一个落后国家如何起飞的。落后国家的起飞需要去赚钱,赚钱就需要自己先做轻工业,先攒点钱然后再拿这些钱去做重工业。

但东北不需要攒钱来做重工业,东北本来就有很强的重工业。而且它是一个地区,不是一个国家。一个地区就得考虑这个国家为它赋予的使命是什么,这个国家应该让它干什么。一个国家一定会让区域之间分工的,不会让区域之间都同质竞争的。东北想做轻工业,靠它自己是没有竞争力的,国家也不可能放弃东北装备制造业、精密制造业和人工智能等优势却来再造一个浙江柯桥。东北必须要从国家产业布局角度规划自己的优势产业才能得到国家的支持。

《华夏时报》:您对东北振兴也提出问题了,您有没有一些具体的药方呢?

孙建波:我觉得东北的首要任务是再造营商环境。本土企业家想走出去,外面的企业家不敢来。这个问题的核心就在营商环境上,要去打造一个好的营商环境让别人敢来。

其次,东北与东南沿海省市的对口合作不是要得到一些淘汰产业的转移,而是要在交流中提高本地招商引资和政府服务的能力,为发挥本地优势的产业规划服务。

最后,创造了良好的营商环境,做好对口合作,还要回到产业上。产业上就得考虑国家赋予东北是什么任务,辽宁不仅能造航母、宝马汽车,还有机器人,数控机床,沈飞等等。如何让这些高端产业形成非常强大的产业生态、产业集群,这个才是它要做的事情。

那么再看轻工业,韩国的人参产业是他们的国粹。但是全球50%以上的人参产自中国吉林,而且都是优质人参。但现状是中国把人参出口到韩国,韩国把它再包装回来就卖的贵了。韩国的人参化妆品、人参保健品非常多,产业规模非常大。但吉林就没有把它做好。再看旅游,东北的旅游资源并不比瑞士、韩国差。大家都知道长白山好,但到了长白山就发现没有什么可消费的。这些才是东北应该发展的东西。

虽然东北重工业、轻工业、服务业的东西也一个都不少。但却没有将这些有优势的东西做好。林毅夫团队这个时候却还要东北去发展点自己没有优势的东西,这显然是错误的。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孟俊莲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