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金融正文

吴敬琏:货币超发下金融业的行为扭曲,盈利模式变成玩自己

作者:金微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9-15 10:26:16

摘要:在依靠信用膨胀,依靠货币超发来解决一切问题的情况之下,金融业的行为就会扭曲,就会离开他原来在经济中所担负的功能,变成了一个扭曲了的盈利模式,就是靠本身数量扩张来赚钱。

吴敬琏:货币超发下金融业的行为扭曲,盈利模式变成玩自己

本报记者  金微 北京报道

由北京市人民政府主办、一行三会支持的第六届“2017金融街论坛”于2017年9月14日-9月15日在北京举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吴敬琏先生出席并发表了题为《我们金融业怎么来为实体经济服务》的演讲,他表示,金融业基本功能是在于通过在地区、行业之间,在不同的时间段之间,分配金融资源来带动经济资源的有效配置,“可是在依靠信用膨胀,依靠货币超发来解决一切问题的情况之下,金融业的行为就会扭曲,就会离开他原来在经济中所担负的功能,变成了一个扭曲了的盈利模式,就是靠本身数量扩张来赚钱。”

吴敬琏说,当前我们的经济发展有两个主要的目标,一个目标是要稳住经济增长,防止经济的失速,另外一个目标,就是要去杠杆,防止出现系统性风险。

“这两个目标需要同时实现,但是他们之间存在矛盾。当你要去杠杆、防止系统性风险积累的时候,往往就会出现增长率下滑,但是反过来要促进经济增长率的稳定,保持中高速增长的时候,又出现了杠杆率上升,风险积累,被人们称作为“翘翘板效应”,摁住这头,那头就上来了,再把那头摁住,这头又上来了,这是我们在宏观经济政策的施政上很头疼的问题。”

在吴敬琏看来,这种翘翘板效应的原因,恐怕就在于在世界经济形势发生巨大变化的情况下,我们的金融业的功能和行为发生了扭曲。“尤其在全球金融危机后,过分的从需求侧去找出路,想用货币的超发、信用的扩张来支持经济增长,总是想靠宽松的货币政策来拉升经济增长。而货币的超发和信用的膨胀就必然造成了风险的积累,杠杆率的升高。沿着这么一条路去走,就出现一个魔咒,凡是要支持增长,只能用加杠杆,扩需求,扩需求最简便的方法。”

吴敬琏说,当货币和黄金脱钩,货币的发行就变成了解决一切社会经济问题最简便的方法。而用这个方法来解决问题,必然造成杠杆率的提高和风险的积累。当你要防止风险的时候,因为经济增长失去了扩张性的宏观经济政策的支撑,经济增长速度就必然下滑,于是魔咒就出现了。

对于如何破除魔咒,消除翘翘板的效应?吴敬琏认为,最根本的办法就是2015年以来党中央反复强调的,就是要从供给侧去看问题,从供给侧去找出路,用提高供给侧的质量也就是提高效率的办法,从根本上解决消除翘翘板的效应。

吴敬琏说,只有通过供给效率的提高,我们才能够用比较低的资源投入取得比较好的,比较高的增长效果,而金融业就需要在这个转变中发挥自己的作用,为供给侧的效率提高,也就是为我们的实体经济服务来提升经济的效率,这是一个根本的出路。

“而原来整个发展过程中,金融业会使得自己的行为扭曲了,因为在货币超发和信用膨胀的情况之下,金融业的盈利模式就变成玩自己,靠自己的数量扩张来取得收入,来赚钱。”在吴敬琏看来,金融业基本功能是在于通过在地区、行业之间,在不同的时间段之间,分配金融资源来带动经济资源的有效配置,“可是在依靠信用膨胀,依靠货币超发来解决一切问题的情况之下,金融业的行为就会扭曲,就会离开他原来在经济中所担负的功能,变成了一个扭曲了的盈利模式,就是靠本身数量扩张来赚钱。”

吴敬琏说,金融业需要回归自己原来的职能,其职能就是通过货币、资金的先行作用来实现经济资源的有效配置和利用。“在市场经济的条件下,货币、资金是先行的,它的先行决定了各种资源的有效配置。根据这个基本的功能,金融业的内容、方向、产品都是跟他的基本功能相适应的,组织形态也是跟他的功能相适应的。按照我们要回归金融的优化资源配置和利用这种功能,我们的金融业需要进行改革,让金融业服务于实体经济,服务于供给侧质量的提高。”

对于金融业的改革,吴敬琏认为,原来不管是在计划经济下形成的体制,还是后来在信用膨胀情况下,货币超发情况下形成的这一套做法,都需要认真的审视,去做出变革。

“发展的核心任务是提高效率,提高效率在当前中国的情况下,已经从简单赶超的时代走向了领跑,这种情况下,创新就变得非常重要,创新产业具有的特点跟传统产业有很大的不同,从金融的观点去观察,就是存在高风险和高回报的情况。”

吴敬琏表示,新的技术,新的创业企业,往往是高风险,同时高回报的,所以就需要进行金融创新,比如说技术创新在中国的条件下,大概有两个主要的内容,一个内容就是所谓从0到1,原始性的存心,0到1的创新是非常明显的高风险和高回报的,在这种创新中间,对于创始企业来说,最需要的金融形式就是在创新创业的各个阶段都有跟他相适应的金融形式,比如说从天使投资到私募基金这样一些金融形式的。另一个很重要的提高效率的方式,就是所谓从1到N,不完全是首创性的创新,但是我们可以拿来别人的创新,加以提高和改善,把它运用到十几亿人的大国当中去,这种从1到多,从1到N,这种效率提高,这种创新,也需要有跟他相适应的金融形式,开辟新的金融业务。

吴敬琏最后提到,在新经济中,可以说在全世界出类拔萃的一些中国企业,最早拿到的大笔投资,都是从国外来的。这就说明我们的金融业需要总结经验,需要适应当前的形势,当前的需要进行改革,进行创新。“所以,鼓励金融创新是第一位的,当然,这里还有一个相配合的事情,就是监管。为什么需要监管?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金融市场是一个信息很不对称,高度不对称,不完全的市场,所以需要监管,加强监管不是要压制市场力量,而是要使市场运作得更好,市场力量得到提高。”

编辑:金微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评论

风口浪尖内容页
金微
金微

金微,华夏时报记者,报道领域:宏观经济、农业、PPP、互联网金融等;江西人,曾供职于新华社导报、每日经济新闻,代表作品:转基因动物异常事件、铁路资产低估案、城镇化变形记、三大主粮全线下跌等。微信公众号:记者金微(jinway2020)

+关注 私信

TA的更多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