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证券正文

买断式经销模式存隐患 毛戈平IPO难解渠道关闭危机

作者:刘思希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9-15 20:19:33

摘要:定位于彩妆为主,护肤品为辅的毛戈平化妆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毛戈平股份”)向A股发起了冲击。如果毛戈平股份本次上市成功,其将成为A股首家本土彩妆企业。

买断式经销模式存隐患 毛戈平IPO难解渠道关闭危机

华夏时报记者 刘思希 北京报道

一段时间以来,本土化妆品公司上市难、数量少是个不争的事实。由于在技术研发和技术服务支持方面仍处于依赖于模仿阶段,且大多数本土化妆品公司没有提炼出自己品牌长远的定位,目前A股上市公司当中,化妆品概念股一共仅有11家,其中6家化妆品概念上市公司在上证交易所交易,另外5家化妆品概念上市公司在深交所交易。

在此情形下,定位于彩妆为主,护肤品为辅的毛戈平化妆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毛戈平股份”)向A股发起了冲击。如果毛戈平股份本次上市成功,其将成为A股首家本土彩妆企业。

证监会9月11日披露的IPO企业排队情况显示,毛戈平股份拟在深交所上市,保荐机构为长江证券承销保荐有限公司,目前公司的审核状态为“已反馈”。

毛戈平股份主要从事“MGPIN”与“至爱终生”两大品牌彩妆、护肤系列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及化妆技能培训业务。公司前身为杭州汇都,成立于2000年7月28日,整体变更前注册资本为6000万元。2015年11月,整体变更为股份制公司。目前,毛戈平、汪立群夫妇合计持有公司55.45%的股份,为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

销售渠道较为单一

具体来看,“MGPIN”品牌的定位为高端品牌,以中高端百货专柜直营模式为主。截至6月30日,公司在全国范围内共有百货专柜135家;而“至爱终生”品牌则以经销模式为主,定位于二三线城市的女性消费者。截至6月30日,公司在全国范围内正在合作的至爱终生品牌经销商共有27家。

财务数据显示,毛戈平股份2014年、2015年、2016年以及2017年1-6月营业收入分别为2.7亿元、3.2亿元、3.4亿元以及2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4711万元、5462万元、5331万元以及3561万元。

从收入种类来看,公司收入主要分为彩妆以及化妆培训两部分。其中,彩妆品牌分为中高端的MGPIN品牌,其占据了总收入的70%左右。另外的彩妆品牌名为至爱终身,收入占比约为16%,并在持续下滑。另外化妆培训收入占比约为13%左右。

据悉,毛戈平股份本次IPO所募资金将用于渠道、研发中心及形象设计培训机构三个建设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值得注意的是,其中渠道建设花费占比达44.8%,补充流动资金占比达29.3%。

然而,与当下众多化妆品公司下重金“触网”走线上销售渠道不同的,毛戈平股份此次募集用于渠道建设项目的费用则主要花在包括建设品牌体验店、增设百货专柜、对现有百货专柜进行升级改造及品牌推广等。其在招股书中表示,旨在促进公司品牌的传播、塑造品牌形象、提升用户体验,从而增强公司产品的市场竞争力。

报告期内,公司前五大客户基本上来自于银泰系、重庆百货、华地系、金鹰系、百盛系等国内商场。

然而据记者获悉,目前“闭店潮”仍在持续,据物联网统计,2015年一年百货已关店114家,其中包含玛莎百货、百盛百货、远东百货、王府井等众多知名百货。

有消费者表示,毛戈平化妆品属于比较小众的产品,在一般的商场很难找到,而且价格也并不便宜。

某投资机构负责人对记者表示,中国品牌成长的机会来自于中国多元化的城市结构,以及创新渠道和专业的产品线。毋庸置疑,毛戈平股份的线下销售势必会受到不小冲击。

经销商模式受质疑

记者了解到,除了毛戈平股份,目前准备冲击IPO的本土日化公司还有珀莱雅、名臣以及丸美等几家公司。其中,丸美早在2014年就提交了招股说明书。而在去年11月中旬,证监会主板发审委发布的信息显示,丸美首发未能通过。据证监会网站披露的信息,发审委会议提出询问主要问题包括,丸美股份经销的具体模式、对经销相关内部控制制度及执行情况等问题。

日化行业人士、优亿美妆化妆品采购服务平台创始人白云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就直言,从当时证监会的16条问题中可看出,丸美IPO未过,其实正反映了证监会对日化企业普遍采用的传统经销商业模式存在顾虑。

实际上,经销商业模式的问题在毛戈平股份中也存在。其在招股书中也坦言,“至爱终生”产品销售采用买断式经销模式。随着营销网络不断壮大,公司对经销商的管理难度也逐渐加大。若出现经销商自身经营不善、与公司发生纠纷、与公司合作关系终止等不稳定情形,可能导致公司产品在该经销区域销售出现下滑,从而对公司的业绩造成影响。

上述投资机构人士认为,经销模式更大的问题是账目不清。“毛戈平股份只管把货卖给经销商,至于去向,完全不可控,上市需要清楚的账本。”

记者注意到,这一点在证监会的反馈意见中也有所提及,要求公司对有关问题进一步补充完善。

奇高的毛利率

不过相比国际一线彩妆品牌拥有全球性的研发力量和积累多年的研发成果,毛戈平股份自身并未自建生产设施,生产环节主要依靠委外加工的方式来完成。

从研发人员来看,在公司目前约1300名员工中,研发人员仅有15人,占比1.14%,为各类员工中最少。而记者查阅同行业上市公司上海家化的2016年年报发现,上海家化的研发人员数量接近200人,占公司总人数比例约为10%。

从研发支出来看,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毛戈平化妆品现有的在研项目包括高品质口红产品的配方开发、水润眼唇修饰液产品开发、塑形细畅持久眼线液产品开发等7个项目,且所处阶段均为初步研发阶段。报告期内,2014年、2015年、2016年以及2017年1-6月研发费用分别为244.69万元、305.11万元、131.85万元和157.17万元,营收占比分别为0.87%、0.95%、0.83%和0.78%。而上海家化2016年年报显示,该公司目前有40多个研发项目在执行,涵盖基础研究、产品技术、工业设计和材料开发及检测技术等,2016年本期研发投入总额超1亿元,营收占比约为3%。

从专利成果来看,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毛戈平化妆品仅有3项外观设计专利,而上海家化已累计获得上千件专利认证。

可以看出,毛戈平化妆品在研发领域投入购买研发设备以及招募高端的研发人员的资金量都相对有限,专利更是屈指可数。激烈的竞争导致产品的生命周期越来越短,如果企业不能在研发方面给予足够的重视,再大力的宣传和销售方面的改进恐怕也是事倍功半。

值得一提的是,毛戈平股份在研发投入不足、销售渠道单一的情况下却为公司带来了极高的毛利率。报告期内,2014年、2015年、2016年以及2017年1-6月公司主营业务综合毛利率分别为81.50%、79.70%、78.22%和78.88%。从这一数据来看,公司的综合毛利率在国内外上市公司当中都是处于领先的。

记者注意到,毛戈平股份过高的毛利率也引起了各方的注意,在反馈书中就明确要求公司补充披露同行业上市公司2016年综合毛利率;披露同行业上市公司的销售模式、产品结构、销售客户基本情况,并从成本、售价进一步说明发行人与同行业上市公司毛利率差异的原因。

此外,在奇高的毛利率背后,记者也发现毛戈平股份应付账款余额较大。数据显示,2014年末、2015年末、2016年末及2017年6月末,公司应交税费余额分别为848.96万元、2695.24万元、1627.12万元和1191.14万元,占各期末负债总额的比例分别为10.83%、21.82%、17.02%和12.04%。

截至2017年6月30日,公司的银行借款均为短期借款,余额为1000万元;公司应付职工薪酬余额为1450.88万元。

报告期内,2014年末、2015年末、2016年末及2017年6月末公司应付账款余额分别为1584.97万元、611.27万元、736.22万元和1281.38 万元,占各期末负债总额的比例分别为20.23%、4.95%、7.70%和12.95%。也就是说,截至招股书披露日,公司应付账款余额近5000万元。

对此,记者致电毛戈平股份询问为何应付账款余额如何之高是否存在未结转费用金额情况,但截至记者发稿,未得到对方明确答复。

编辑:严晖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