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天下正文

独立公投:伊拉克库尔德人玩火还是点火?

作者:马晓霖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9-21 16:35:21

摘要:伊拉克库尔德人的公投不会轻易放弃,也不太可能获得认可后立即走向法理独立,而是将它作为利益最大化的工具,推动渐进式独立再迈进一步。伊拉克库尔德人此举既是玩火,也是纵火,一旦局面失控,中东将陷入一场多国政府参与的反分裂联合战争,最终使这次独立公投得不偿失。

独立公投:伊拉克库尔德人玩火还是点火?

库尔德领导人接受媒体采访称,如有替代方案即可延迟公投(BBC截图)

34e9470e742083505b909d7f570c7e6d.jpg

库尔德人分布区域(图源:BBC)

263345324394fe8730f9e11c9d5dadd3.jpg

9月18日,土耳其武装部队总参谋部发布声明,土耳其军队当天起在紧邻伊拉克边境地区开展军事演习。(图片来源:法新社)

马晓霖

9月25日,是伊拉克库尔德人预定举行独立公投的日子。这将是牵动中东及世界舆论的重大时刻,它不仅关乎伊拉克库尔德人的前途,也关乎土耳其、叙利亚和伊朗等另外三国库尔德人的命运,更关乎四国主权、领土统一与完整以及中东地区的战争与和平。

BBC电台11日援引库尔德自治区领导人巴尔扎尼的话说,如果巴格达不接受独立公决,库尔德人将自行划定未来“库尔德国”的边界。巴尔扎尼又解释称,公决如果支持独立,并非立刻导致库尔德分离,而是增加与中央的谈判实力。观察家们认为,一旦伊拉克库尔德人通过公投走向法理独立,必将打开中东另一个潘多拉魔盒,使纷乱不已的中东陷入新灾难。

伊拉克库区:追求法理独立还是扩大权益?

6月7日,伊拉克库尔德地方政府宣布,9月25日在自治区及区外库尔德人聚居区举行独立公投,决定是否建立脱离于伊拉克联盟的民族国家。按现代伊拉克行政区划,库尔德自治区仅包括东北部的埃尔比勒、苏莱曼尼亚和杜胡克3省,人口约500万。但是,库尔德领导人则盘算将石油资源丰富且库尔德人口占多数的基尔库克,以及第二大城市摩苏尔等都纳入库尔德人版图。今年4月,控制库区的两大力量——库尔德爱国联盟和库尔德民主党建立联席机制,磋商和评估举行独立公投的可能性,并最终做出了这个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决定。

伊拉克库尔德人冒险走向独立公投,既有历史成因也有现实机遇。库尔德人集中的中东四国,自土耳其奥斯曼帝国解体后,伊拉克库尔德人的独立意识最为炽烈,为此进行的武装斗争最为持久,其在国家核心权力中获得的地位最为突出,实现的自治程度最高且稳定性最强。甚至可以说,自1991年海湾战争结束以来,伊拉克库尔德人已处于实际独立状态,中央政府的政治、军事和经济权力基本被排斥在外,只有国家层面的外交事务依然由巴格达把控。

2003年萨达姆政权被推翻后,伊拉克传统权力结构遭到彻底解构和颠覆,权力中心由传统掌控者逊尼派阿拉伯人转移到什叶派阿拉伯人和库尔德人手里,后两派还瓜分了石油资源。作为最大赢家的库尔德人,破天荒地占据总统席位,并通过修宪确立的联邦体制获得了前所未有的特殊法律地位:自治区不仅拥有独立的立法、行政和司法机构,还拥有独立武装。有人说整个库区只有一面伊拉克国旗在飘摇,库尔德人从最高领导到普通百姓很少以伊拉克人自居或为荣。与独立国家相比,伊拉克库尔德人仅仅需要一个挂牌的外交部门或外派代表机构。

现实机遇在于,14年来伊拉克一直处于弱势中央政府控制之下,且由于派系倾轧严重,主体民族阿拉伯人既陷于教派权争,又忙于对付从“基地”到“伊斯兰国”的各种暴力和恐怖武装,一度丧失40%的国土,包括第二大城市摩苏尔。过去几年,“伊斯兰国”武装残酷镇压少数族裔,加剧了库尔德人的危机感,也推动了各种库尔德民兵组织的崛起。它们不仅在伊拉克北部保家卫族,甚至跨出国境解救被围困的叙利亚同族骨肉。这种为生存而战的经历进一步刺激库尔德人抱团取暖,而摩苏尔等地收复后的力量重新洗牌,也必然吊起库尔德人瓜分更多蛋糕的胃口。

从这次公投的覆盖范围看,伊拉克库尔德政治家已不满足掌控3个自治区,而是要一统全部库尔德人聚居区,特别是重新掌握基尔库尔和摩苏尔等重镇。因此,这次公投十分耐人寻味。如期举行将是个大概率事件。但是,公投通过后是否转换为法理行动,则有待观望。建立独立国家并为整个库区独立树立一面大旗,肯定是伊拉克库尔德领导人的上策;但是,退而求其次,也可以用威胁独立做筹码置换更大实际利益,包括更多对外交往授权和更大库区版图,扩充实力并为将来走完最后一公里打下基础。

库区独立:中东内外普遍大喝倒彩

伊拉克库尔德人谋求独立是大胆而危险的玩火游戏,不仅会直接引火烧身,还可能导致库尔德分离主义运动在中东火烧连营。整个库尔德斯坦地区,西北起自两河流域上游土耳其中东部,东跨伊朗西北乃至部分高加索地区,南连伊拉克和叙利亚北部,面积约40万平方公里,大于德国面积,形似一峰盘卧的单峰驼横贯在西亚腹地。

据法国研究机构统计,截止2016年全世界库尔德人口估计在3600万至4560万之间,其中伊拉克人口占比最高,库尔德人数量约为850万左右,为总人口的27%;土耳其库尔德人不仅在本国总人口占比达到四分之一,而且囊括全部库尔德人的半数;伊朗和叙利亚的库尔德人各为1200万和360万左右,分别占本国人口18%和15%。

由于上述四国库尔德人都存在不同程度的分离主义运动,伊拉克库尔德人的公投举动,将产生可怕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形成波及面广泛而深刻的地缘震荡。因此,无论是面临库尔德问题的中东四国,还是没有直接关系的地区或域外国家,除以色列支持库尔德独立进而分裂、弱化上述四国国力而加强本国安全感外,没有一个国家或国际组织支持库尔德人走向独立。

伊拉克联邦议会12日在库尔德议员抵制的前提下通过决议,反对库区内外举行独立公投,授权政府采取必要措施维护边界现状。伊拉克总理阿巴迪指责这种公投违宪并警告说,如果公投导致民众受到法律外的武力威胁,中央政府会“军事介入”。曾经在两伊战争期间支持过伊拉克库尔德人的伊朗政府也公开表示反对,其动机显然不止于支持由什叶派控制的中央政府有效控制伊拉克,也不完全是为了维护伊拉克的统一与稳定,更是防范本国库尔德人提出类似诉求。

长期用强硬手段对付库尔德分离主义运动的土耳其更是旗帜鲜明地反对伊拉克库尔德人独立公投,其外长本月中曾表示,伊拉克库尔德人坚持独立公投将付出代价,伊拉克的政治团结和领土完整对地区安全意义重大。土耳其军队曾多次进入伊拉克北部围剿本国库尔德分离主义武装,去年曾以反恐之名进驻伊拉克北部,意在遏制库尔德分离主义势力,以免波及本国东南部稳定。去年11月,土耳其还在叙利亚北部发动“幼发拉底河盾牌”行动,防止通过反恐战争扩大势力范围的当地库尔德人兵合一处,并严格将其军事活动范围限制在幼发拉底河东岸。

美国白宫和国务院也相继声明强调,“在争议地区举行公投是极具挑衅性、危害稳定的(行为)”,呼吁库尔德地方政府取消公投,同中央政府举行严肃而持续的对话。美国在第一次大战爆发前,曾公开支持库尔德斯坦实现民族独立,后由于英法阻挠而放弃。此后,美国的库尔德政策基本体现了适用主义并服务于美国中东战略,支持库尔德分离主义并把它当做掣肘敌对政府的第五纵队,比如伊朗、萨达姆统治下的伊拉克和今天的叙利亚。为了巩固在中东的政治联盟,美国也会抛弃库尔德人,这不仅体现在反对伊拉克库尔德人独立,也反对叙利亚库尔德人另立门户,旨在讨好盟友土耳其和没有萨达姆的伊拉克。

可以想象,伊拉克库尔德人的公投不会轻易放弃,也不太可能获得认可后立即走向法理独立,而是将它作为利益最大化的工具,推动渐进式独立再迈进一步。伊拉克库尔德人此举既是玩火,也是纵火,一旦局面失控,中东将陷入一场多国政府参与的反分裂联合战争,最终使这次独立公投得不偿失。(作者为著名国际问题专家、北京外国语大学阿拉伯学院教授、博联社总裁)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