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金融正文

一个县级PPP落地标本:这不是一次婚礼而是一场婚姻

作者:金微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9-22 20:06:57

摘要:这些社会资本方要想成为PPP项目的合格资本,有一套流程,其中对社会资本采购需要资格预审,7月11日,高新区PPP项目正式对外发布资格预审公告,并提出“三个不谈”:没有操作PPP项目经验的不谈、不懂招商运营的不谈、没有运营方案的不谈。

一个县级PPP落地标本:这不是一次婚礼而是一场婚姻

本报记者 金微 北京报道

融资难、落地难,这是国家推广PPP项目面临的主要问题,有报告称目前16万亿PPP项目融资到位率仅万亿。PPP的下半场,融资成为关键。

最近,一个地方县级PPP项目引来行业关注,山东政府采购网日前发布“德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中央创新区核心区PPP项目(简称高新区PPP项目)成交公示”,成交方为安徽省路网交通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安徽路网),项目投资额为23.5亿元。

项目的实施主体为禹城市人民政府,项目拟采用“建设-拥有-运营-移交”的BOOT模式,合作期限为18年,其中建设期不超过3年、运营期15年。安徽路网与政府方组建的项目公司,将在合作期内投资、建设、招商、运营这个PPP项目。

这个PPP项目在招商运营、绩效考核、融资等方面有诸多创新,为当前PPP项目普遍存在的难题找到一个可循的方案。

小县城的大PPP项目

禹城,是山东省德州市的一个县级市,2016年禹城的财政预算收入刚过21亿,而高新区PPP项目也是禹城市政府投资工程历史上最大的项目。

“为什么要用PPP,PPP首先是解决钱的问题,当然更重要的问题还在招商,我们招不了商,最后把创新区建起来,那还是一座死城。”禹城原财政局局长、现人大常委副主任李春厚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作为国家力推的PPP模式,禹城很早就开始紧跟政策并积极布局。2016年,禹城市城乡教育综合发展PPP项目成功入选全国第三批PPP示范项目。

“PPP项目是新兴事物,专业要求高、操作程序严,涉及金融机构、社会资本、政府部门等多个层面,必须统一思想认识,凝聚各方共识,才形成推进合力。”李春厚总结说。

对于中央创新区项目而言,要用PPP模式并不那么容易。目前,全国的各类型产业园项目中,以招商运营为主导,采取PPP模式运作成功的非常少,大部分还是以往“重建设轻运营”模式。

负责项目咨询的大岳咨询有限公司经理雷皓介绍,这主要是产业园区具有很强的社会公益和公共产品与服务属性,总体投资规模大,运作周期长,“如果缺乏政企合作的长效机制存在,社会资本运营方既缺乏束缚也缺乏激励,短期开发有利可图,但长期运营缺乏资金支撑。”

事实上,我国园区开发建设热火朝天,但真正到园区的具体运营时常常无人问津,很多园区成为空城、死城。

对于禹城而言,要解开产业园区运营难的死结,必须挑到合适的社会资本,而且这个园区采用的招商为“孵化器+加速器+专业园区”模式,这在全国无多少成功案例可借鉴。

“所以我们对社会资本的选择,非常看重的是招商能力和融资能力,而且我们把招商能力放在第一位,第二位才是融资能力。”李春厚说。

初期,经过禹城大力宣传,前后有40多家社会资本方接触该项目,有央企、民企、上市公司。不过,这些社会资本方要想成为PPP项目的合格资本,有一套流程,其中对社会资本采购需要资格预审,7月11日,高新区PPP项目正式对外发布资格预审公告,并提出“三个不谈”:没有操作PPP项目经验的不谈、不懂招商运营的不谈、没有运营方案的不谈。

正是这三不谈的门槛,堵住了相当部分的企业,最终只有5家社会资本通过资格预审,像龙元建设、中南建设是上市公司,还有中建三局、中国二十二冶两家央企,民企则是安徽路网。

由于有政府方在项目中的顶层规划设计,几家社会资本有备而来,而禹城市政府方对项目“重运营”的要求,让社会资本要想轻松摘得此项目并不那么容易,需要运营方面的“干货”。

对于运营方案,禹城市一把手多次听取社会资本方招商运营方案的汇报,每个通过资格预审的社会资本方,汇报次数均超过5次以上。

自由恋爱式PPP

“PPP不是一场婚礼而是一场婚姻。”在李春厚看来,即便是婚姻也有很多种,有父母包办式的,有自由恋爱式的。“我们这个项目就是要走自由恋爱的模式。”

《华夏时报》记者看到,安徽路网编制了一份《中央创新区核心区招商运营方案》,总计100页的报告详尽到禹城具体产业布局及存在问题等。

安徽路网董事长刘义富表示:“我们虽然有比较成熟的运营经验,但如果不实地调查了解,也无法作出合理的运营方案。”在他看来,目前PPP模式普遍重建设轻运营,传统园区模式是政府自己建设招商运营,很多时候政府招商效率低人才储备不足。“如果用PPP模式做这个园区,由社会资本融资、招商、运营,同时与政府形成强的协同关系,政企合力可进一步激活园区。”

本报记者了解到,安徽路网原本是家传统的基建企业,伴随着中国PPP的大潮逐渐从“基建运营商”向“产业运营商”转型,目前运营的产业园区项目已多达20个,其自身定位于“中国产业集聚一站式服务运营商”。

今年8月开始,禹城市政府方对5家社会资本方进行了多轮磋商和谈判,充分了解社会资本的情况。雷皓向本报记者介绍,由于这个项目是以运营为主导的PPP项目,现实中可借鉴的经验比较少,所以在采购环节中主要是做些量化的设定,以此判断社会资本的能力。

这个PPP项目的回报机制为可行性缺口补助方式,政府的可行性缺口补助则牵扯到PPP项目的绩效考核,政府通过绩效考核打分来对项目进行缺口性补助,以此牵制社会资本,让他们在实践中提高效率。

具体在建设期和运营期均设置考核要求,比如只有得90分以上才对社会资本进行全额支付,如果是60分以下不支付。

国家会计学院教授崔志娟表示,建设期、运营期绩效考核与付费机制结合起来,可以促进社会资本方更加重视项目的招商运营,体现了PPP根据运营绩效付费的指导思想。

除了运营能力,融资能力也是重要方面。禹城市常务副市长王建国介绍,前期开始让银行介入,检验社会资本融资能力,“我们引入建行禹城支行对接项目,这给项目提供了融资保证,为项目落地后的顺利运行提供了保障。”

最终,安徽路网从几大巨头中胜出。刘义富认为,这次竞争者多且实力都不俗,“我们最后胜出有多重因素,最关键的还是招商运营能力,既有软的方面也有硬的方面,包括产业策划能力、招商渠道建设能力、产业资源导入能力、专业化的招商队伍、成熟的管理运营模式、成功的运营经验等。”

王建国说,这个项目经过充分竞争,为禹城历史上节约资金最多的项目,其中采购节约资金5.5亿元。在王建国看来,PPP模式解决的不仅是政府融资和产业的问题,更关键的是提升了政府工作效率,转变了政府职能。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
金微
金微

金微,华夏时报记者,报道领域:宏观经济、农业、PPP、互联网金融等;江西人,曾供职于新华社导报、每日经济新闻,代表作品:转基因动物异常事件、铁路资产低估案、城镇化变形记、三大主粮全线下跌等。微信公众号:记者金微(jinway2020)

+关注 私信

TA的更多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