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比特币交易平台关停倒计时 场外交易甩卖“矿机”

作者:侯军 宿慧娴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9-22 21:28:36

摘要:在比特币世界里,有些非常有意思的比喻,像挖金子一样“挖”比特币叫做“挖矿”,挖比特币的人被称为“矿工”,而用于“挖”比特币的电脑被称为“矿机”。但这一现象,不久之后或将在国内消失。

比特币交易平台关停倒计时 场外交易甩卖“矿机”

本报记者 侯军 实习记者 宿慧娴 北京报道

在比特币世界里,有些非常有意思的比喻,像挖金子一样“挖”比特币叫做“挖矿”,挖比特币的人被称为“矿工”,而用于“挖”比特币的电脑被称为“矿机”。

但这一现象,不久之后或将在国内消失。

9月4日,人民银行等七部委联合下发《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下称《公告》),明确ICO(首次代币发行)涉嫌从事非法金融活动,要求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立即停止。9月14日和15日,BTC China、火币网、OKCoin币行和云币网等比特币交易平台相继发布公告称:将于9月30日停止所有交易业务。

这意味着场内交易渠道的封死,而这会不会预示着场外交易的蓄势待发?据Coin Dance网站统计,中国近一周的场外交易量已经达到了3000万元人民币。在百度贴吧、闲鱼和QQ群里,不少散户发布低价出售比特币、矿机和显卡的信息,有“矿主”甚至以每斤5元的价格按斤收购“矿机”。

场外交易继续

“矿机”一般有专业的挖矿芯片,采用烧显卡的方式工作。“矿机”聚集地也因此被称为“矿场”。

来自河北秦皇岛的严毅(化名)就是一名“矿工”。“除了‘挖矿’外,我每天都在‘收矿’,虽然‘收矿’时间不长,但还是发展了一部分长期稳定的货源。”严毅向记者说道。在他创建的“河北比特币矿工”QQ群里,他分享了ETH、ETC、ZEC等“挖矿”软件和教程,以及每日收益算力查询表等文件。群里均为当地“矿工”和“矿主”。

至于“收矿”的标价,严毅以外网价格为标准。他向记者举例,如9月21日下午外网显示每枚比特币2.53万的价格,他以2.4万左右的价格收入,这个价格比实时火币网和OKCoin币行显示的价格都已高出1500元左右。尽管如此,严毅仍可从每枚比特币里净赚1500元。通过朋友的海外关系,严毅的比特币一直在美国出售再进行外汇变现。

一边给予卖家高于内地交易平台的收益,另一边从国内外的比特币差价中赚取利润。这样横跨太平洋的交易是怎么轻易做到的呢?其实每个比特币玩家都有一个钱包,每个钱包有相应地址,将比特币从一个地址提出,转到另一个地址,就完成了提币的操作,其间不必换成人民币等货币。当严毅将资金转账给卖家后,卖家将比特币打到严毅的钱包里。

同严毅一样,不少“矿工”和“矿主”都在闲鱼和淘宝上求购比特币、矿机和显卡。记者在闲鱼上输入关键词后搜索,出现多个诸如“大量收比特6.3T矿机”、“6000元狂收矿机S9”的商品,甚至有“矿主”以每斤5元的价格按斤收购“矿机”。多位买家向记者表示,“不在乎‘矿机’新旧与否,使用正常就行”,至于收购的用途,他们均表示将用于“矿场”。

不同于有规模和销售渠道的“矿主”,大多数比特币散户只能在停止交易前赶忙以低价出售比特币、“矿机”和显卡。闲鱼上出售“矿机”和显卡的散户几乎都是在近一周内发布信息,不少已经压价至五六千元的“矿机”,评论中依然有很多用户要求继续砍价。一位石家庄的卖家很无奈地表示,“7月份才入手的新机,使用非常流畅,没想到出了这样的禁令。”

事实上,大批“矿主”翘首以盼的转战海外市场依然存有风险。中国互联网金融创新研究院院长黄震也公开表示,投资者把账户转移到国外交易可能会面临外汇管理等一系列障碍。

而以严毅为代表的“矿工”们选择:稳定挖矿、继续观望。

规范虚拟货币市场

这类“一手交钱,一手打币”的场内交易不同于第三方交易平台,基于买卖双方的诚信。严毅也承认,由于涉及金额过大,如果不是老客户,他只愿意见面交易。

不过,在这场投机游戏中,投资者们除了抛售出手中的比特币外,似乎没有其他选择。“自始至终,发行虚拟货币的行为就没有受到国家法律的明确保护。”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教授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公告》将代币发行融资定性为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同时提道,代币或虚拟货币不由货币管理部门发行,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不具有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也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

更甚者,由于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比特币产地,国内的比特币价格要略低于国外。这种价差导致了诸如严毅等“矿工”的海外抛售获利,这在一定程度上规避了中国政府对资本外流和跨境洗钱的管制。

因此,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的运营无疑为不法分子的犯罪行为提供了方便,给打击犯罪带来了难度。而就交易平台本身,其主体的无资格限制是广泛存在的现实问题。

《公告》第三部分细化了对这方面的监管:任何所谓的代币融资交易平台不得从事法定货币与代币、“虚拟货币”相互之间的兑换业务;不得买卖或作为中央对手方买卖代币或“虚拟货币”;不得为代币或“虚拟货币”提供定价、信息中介等服务。

记者了解到,2014年2月28日,曾是全球最大的比特币交易所 Mt.Gox声称总共“丢失”了85万比特币,其中包括用户交易账号中约75万个比特币以及网站所有者自身账号中的约10万个比特币。2013年在香港注册的比特币交易平台 GBL 突然跑路,造成其注册用户数百万美元的比特币丢失。

自2011年比特币进入中国至今,中国已经成为比特币最大的“生产国”和交易市场。进入2017年后,比特币一度达到每枚3万元。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发布的《7月份国内比特币交易情况监测报告》显示,2017年7月国内比特币交易成交额为301.7亿元,占全球总交易量的30%。

然而,突如其来的国内虚拟货币交易平台消失是否意味着虚拟货币的消失?目前尚难定论。由央行主管的《金融时报》刊载专家文章称,央行已专门成立了课题组和数字货币研究所探索主权货币数字化。不过,比起监管部门的齐发力,刘俊海认为最重要的还是投资者本身的风险意识建立。“希望投资者提高站位,擦亮双眼,避免从事法律不保护的投资活动。”

责任编辑:李明徽;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