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49号文”成最后通牒? 邮币卡交易所一叶知秋

作者:吕方锐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9-22 21:53:58

摘要:一份8月开始流传、至今未被官方证实的文件,似乎成了邮币卡类交易所的“最后通牒”。而此前多部委的联合“严打”已经持续了半年多。

“49号文”成最后通牒? 邮币卡交易所一叶知秋

本报记者 吕方锐 北京报道

一份8月开始流传、至今未被官方证实的文件,似乎成了邮币卡类交易所的“最后通牒”。该文件全称为“关于印发《邮币卡类交易场所清理整顿工作专题会议纪要》的通知”,因文件抬头为“清整联办[2017]49号”,也被业界称为“49号文”。据悉,此次整顿行动并非仅针对邮币卡类交易所,还包括原油、贵金属和现货等各类交易场所。而此前多部委的联合“严打”已经持续了半年多。

早在今年4月8日,本报曾刊发《疯狂邮币卡:投资门槛几块钱,十天亏损20万》一文,报道了上海文化产权交易所申江文化商品交易中心(下称“上文申江”)疑似通过下属会员单位哄骗投资者高位接盘的事件。报道刊发后,4月18日上海文化产权交易所(下称“上海文交所”)召开了邮币卡市场整改专项会议;6月15日上文申江发布“保护性停牌”公告。如今,上文申江的官网已经开始间歇性打不开,之前与记者多次联系的合规部张姓经理也不再接听记者的电话。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政府大力整治下,部分邮币卡交易所不是关闭就是停盘,而没来得及退出的投资者,资金则滞留在不能交易的持仓上。

整治力度空前

上述整治行动始于今年1月9日。当天,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下称“联席会议”)第三次会议在北京召开,由证监会牵头,发改委、科技部、工信部和公安部等共20多个有关单位参加。

会议指出,一些交易场所公然违反国务院38号、37号文件规定开展连续集中竞价交易,诱导大量不具备风险承受能力的投资者参与投资;部分贵金属、原油类商品交易场所开展分散式柜台交易涉嫌非法期货活动;部分邮币卡类交易场所开展现货发售模式涉嫌市场价格操纵;一些交易场所会员、代理商等机构涉嫌欺诈误导投资者;一些金融资产交易场所将收益权等拆分转让变相突破200人界限,涉嫌非法公开发行;“微盘”交易涉嫌聚众赌博。此外,部分地区盲目重复批设交易场所导致过多过滥,少数省市抢跑设立票据交易场所,部分股权交易场所违规上线私募债产生兑付风险。这些行为不仅违反国务院文件规定,有的甚至构成严重违法行为,侵害广大投资人利益,带来大量的信访投诉问题,影响社会稳定,亟须予以清理整治。

会议明确,部际联席会议各成员单位、有关部门和各级政府的相关职能单位,按照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和国务院的要求,深入开展一次交易场所清理整顿“回头看”活动,用半年时间集中整治,切实解决交易场所存在的违法违规问题,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

随后,地方政府和监管部门纷纷着手清理、整顿地方性交易所。上述业内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半年期限将至之时的5、6月,不少邮币卡交易所都关停了。“整顿前有120多家,现在应该关了几十家,其余的90%都已停盘。”该人士向记者表示。

7月11日,清整联办在北京召开邮币卡类交易场所清理整顿工作专题会议,这是清整工作半年限以来首次对邮币卡类交易场所清整进行总结和部署。北京、河北、上海、江苏、湖南金融工作代表分别介绍了辖区内邮币卡类交易场所整治面临的问题和考虑。而广为流传的“49号文”即7月11日当天会议的纪要。

据悉,“49号文”指出,邮币卡类交易场所主要以邮资票品、钱币、磁卡为交易对象,采用类似股票发行上市的现货发售模式,开展集中竞价、“T+0”交易,不仅直接违反国务院文件规定,且大多存在欺诈、坐庄交易、操纵价格、客损分成等行为,涉嫌严重违法犯罪。市场普遍投机氛围浓厚,价格大幅偏离价值,引诱投资者高位接盘,大量投资者被洗劫一空。因此文件要求,下一步清理整治工作要停业整顿违规交易,并准备处置预案防止交易所、庄家等卷款跑路;摸清发售人、庄家和交易所等的违法违规事实,最大限度地追回非法获利;各地方政府重新评估开展邮币卡交易的必要性等。

部分交易所关停

某文交所会员单位总经理黄卫华告诉《华夏时报》记者:“青岛某州、宁夏某盛等非法交易所因为整顿所有上线品种全部退市强制提货。”记者通过查询上述两家交易所官网发现,青岛某州的交易品种从几个月前开始就陆续退市,而宁夏某盛则直接发布了藏品全部退市和交易中心整体清算的公告。

而本报此前曾报道过的上文申江,记者近日登陆其官网发现,官网开始间歇性打不开。记者随后拨打其客服电话,一位客服人员向记者表示,官网没有出现问题,但目前上文申江的邮币卡交易全部暂停,用于持仓的资金也无法兑现,目前尚不清楚何时能重启交易,只能“等通知”。

记者查询了上文申江的运营公司申江信德(上海)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工商注册信息发现,今年7月12日公司多项注册信息变更,包括法定代表人从李笑侠变成胡晓鹏,投资人从李笑侠、赵昌斌变为赵昌斌、胡晓鹏。这也就意味着,原公司实际控制人李笑侠彻底从公司退出。

此前上文申江官网发布了邮币卡类交易“保护性停牌”的公告,发布时间为6月15日夜间,而公告内容称,“我平台自2017年6月16日起实施保护性停牌。”这一“巧妙”的时间安排让所有投资者都无法平仓退出。

此前记者曾多次采访上文申江合规部一位张姓经理,近日记者再次拨打其手机,试图证实上述情况,却始终没被接听。

百度贴吧“上文申江吧”中,仍然不断有投资者发帖声讨上文申江“欺诈”行径。从发帖中可以了解到,上文申江多家会员单位已经疑似注销。

据了解,上文申江是上海文交所的会员单位,据称对上文申江负有监管责任,上文申江停牌公告开头即是“接上海文交所通知”。此前《华夏时报》记者曾就上文申江的监管问题向上海文交所发送了采访函,之后多次电话问询,至今未得到任何答复。据了解,上海文交所是全国首家文化产权交易所,其运营公司上海文化产权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包括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40%)、上海精文投资有限公司(30%)和上海报业集团(30%),董事长程峰也在上海报业集团和海通证券担任高层。

由于上文申江对外宣传上海文交所是其股东,有多位上文申江投资者表示,就因为相信了上文申江的宣传,最终导致损失惨重。

记者曾试图联系证监会确认“49号文”的真实性,但截至发稿并未得到任何回复。其间也有业内人士向证监会申请信息公开,得到了“需进一步审查”,“延期答复”的通知书。

责任编辑:李明徽;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