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天下正文

胜负各半:“4.0版默克尔”遭遇马赛克式“新德国”

作者:马晓霖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9-27 22:14:16

摘要:德国媒体不客气地评论说,这次大选是“德国例外论”的失败,也有人认为默克尔担当欧洲领袖是脱离实际的幻想。

胜负各半:“4.0版默克尔”遭遇马赛克式“新德国”

timg.jpg

u=2307403422,1620247499&fm=27&gp=0.jpg

默克尔在位于柏林的基民盟总部庆祝大选获胜。

马晓霖

25日凌晨,德国联邦议院选举初步统计结果显示,默克尔领导的基民盟和姊妹党基社盟获得33.%的选票并保住第一大党团地位,但是,其得票率由上届大选的41.5%大幅度下挫。同时,组建仅4年的极右翼民粹主义力量德国选择党获得13%的选票,跃升第三大党并进入联邦议会,打破了60年的议会政治记录。德国、欧洲乃至世界主流舆论在为默克尔胜利夺取“四连冠”而开心庆幸的同时,也为极右阵营在德国快速走强而忧心忡忡。从某种意义上说,默克尔此役胜负各半,因为德国已不复从前那样相对统一,而是陷入马赛克式的分崩离析,4.0版的默克尔前途多艰。

创造历史:默克尔堪称胜利女神

今天的德国,无论政治影响力还是经济影响力,无论对欧洲统一进程还是对跨大西洋关系,无论对维持全球化进程还是推动新型全球治理,都是重要的驱动力量和欧陆压舱石。因此,德国政坛力量变化和社会思潮走向,德国精英和大众民意的抉择都具有风向标意义。默克尔及联盟党的胜利,是其既往政策赢得的总体肯定和奖赏,也是德国带给欧洲、欧美关系乃至全球政治的一股暖流,并将产生持续的正能量。

默克尔开启第四任,追平先师科尔总理保留的辉煌记录,成为德国、欧洲甚至整个西方执政最久的当代政府首脑,已然创造了奇迹。这无论如何首先是女权主义的胜利,它证明巾帼不让须眉,优秀的女政治家可以超越太多男性同行而纵横捭阖,展示管理大国的智慧、能力和耐力。默克尔以其朴素的外形、热情的气质、刚强的内心和充沛过人的精力,塑造出一位德国和欧洲超级保姆的角色,丰富了世界杰出政治家的脸谱,也以光芒遮蔽撒切尔夫人的风范,为欧洲大陆女性赢得世界尊重。

默克尔及联盟党的胜利,是欧洲主流政治和传统话语的胜利,也是继奥地利、荷兰、比利时和法国等国温和政治家击败极右翼对手后又一次欧洲价值观保卫战的胜利,而且是最为关键和具有决定性意义的胜利。欧洲是自由、平等、博爱等人本思想的发源地,这些宝贵遗产构成现代世界政治文明的主流标准。然而,在持续的经济危机、恐怖主义袭击和难民潮冲击下,欧洲传统价值观受到怀疑,甚至抨击和消解,极右翼势力鼓吹的种族主义、排外主义和民粹主义日益在欧洲抬头,令人堪忧。默克尔作为维护欧洲精神的旗帜人物和中流砥柱之一,连续胜选意味着德国选民的基本盘延续了其他几国主流选民的价值认同,并向世界证明欧洲并没有沦陷。

默克尔及联盟党的胜利,还是欧洲一体化进程的胜利,给维持这一事业注入了新的信心。欧盟近年来在多重危机冲击下风雨飘摇,摇摇欲坠,默克尔领导的德国在英国退出后成为欧洲统一无可争议的政治中坚和经济引擎。这次胜利表明德国公众对欧洲一体化进程保持认可,对默克尔欧盟政策进行背书,将鼓舞欧洲统一派的勇气,扭转此前弥漫已久的颓废情绪。

默克尔及联盟党的胜利,说到底是德国经济的胜利,是默克尔执政理念和发展思路的胜利。确保默克尔阵营连续4次胜选,支撑德国在欧洲乃至世界呼风唤雨,关键是本国经济持续强劲和一枝独秀。默克尔在前3个任期稳健应对美国和欧洲经济危机,依靠恰当的政策使德国经济持续保持繁荣局面,无论经济增速、财政盈余和吸纳就业都达到两德统一以来的最好阶段。

面对分裂:默克尔将交出何等答卷

63岁的默克尔赢得了一场有惊无险的胜利,并不意味着其第四个任期顺风顺水。有媒体用“惨胜”形容默克尔阵营的收益,因为这是在失去大幅度优势前提下保住的执政成功,是一场不能让胜利者大喜过望的胜利。

这次合法选民人数为6150万,总数比4年前少40万,但投票率为75%,又明显高于4年前的71.5%,而且今年的选举有42个政党参选,比4年前多出9个。这两组同时增加的数字说明,德国人比4年前更加关心政治,更加热心参与政治,而且阵营也明显分散和多元化,展示了一个向心力减弱且呈现马赛克化的“新德国”。

从具体的选票分配和流失看,默克尔及联盟党大比例丢掉支持者而创下该党团1949年以来的最低得票率,表明其选民忠诚基础已被空前削弱;秉持重商政策的社民党分流默克尔的部分支持者且拒绝与她及基民盟继续牵手,意味着曾经志同道合者的盟友也离心离德;选择党则吸走默克尔阵营中的保守粉丝,证明德国社会右倾化力量在持续增长;左翼党派借助前东德地区相对的高失业和低收入也挖掘了默克尔阵营的墙角,并被描述为两德在社会和心理层面的重新分离与对立……

进入第四个任期的默克尔能否继续前三届辉煌,除她本人必须保持谦虚、低调和包容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合作伙伴的选择和难民问题的处理。由于得票20.8%的第二大党社民党拒绝与联盟党组成大联盟,默克尔又不屑与极左或极右翼党派合流,因此,最大可能是联合自由民主党、绿党等中间温和党派组阁,但这后两个党的要价也许会迫使默克尔放弃求爱,最后退守一个少数派执政联合体,进而导致未来政府行政的议会支持力度不足。即使最终赢得社民党同情而支持继续联合执政,双方也不过在议会约占54%的选票,依然要靠其他中间党派鼎力相助。因此,未来默克尔无论如何都将难以再像以前那样强势,因为她面临的德国已不似从前,至少不完全是。

总体而言,默克尔第四任经济政策不会有太大变动悬念,也将继续巩固跨大西洋贸易关系,并继续推进欧洲一体化,但最大挑战也许还是移民和难民政策之争。尽管社民党作为议会第一反对党可以阻遏选择党的干扰,但是,从地方选举到联邦选举一路过来的民意变化看,移民和难民问题是默克尔必须继续慎重考虑的现实。基本可以想象,在保持总量适当而维护德国经济活力的前提下,总体收紧移民入口并强化难民政策,包括加强欧盟内部协调和外部边境控制,加大甄别和遣返难民力度,提高风险控制和安全防范,这恐怕都是默克尔未来防止民意下滑,减少反对派聒噪并争取更多支持的组合拳。

其实,今天的勉强胜利也是默克尔及时纠偏悔过和补救漏洞的结果,从某种程度上说,她因为移民政策而一度支持率急速下滑,也因调整移民政策而唤回大选的春风。1年前的地方选举,就显示了默克尔开放难民政策和右翼势力反弹的双重压力。由于德国接受近100万中东难民,个别恐怖袭击和社会治安案件也与难民潮的涌入有关,造成德国人在欧洲恐怖主义袭击与难民潮双重夹击下陷入集体恐慌,这反而给强调种族主义、排斥外来难民的右翼力量以登堂入室的历史机遇,甚至使部分担心穆斯林人口增加而改变德国社会结构的温和力量对她颇有微词。在柏林地方选举中,基民盟仅获17.6%的选票,比5年前下挫5.7%百分点,也创下德国统一后该党地方选举的最糟糕记录。相反,仇视移民特别是穆斯林的选择党获得14.%,开创极右翼党派二战结束后在柏林斩获的最佳成绩,且在全国16个州的多半数议会都获得席位。而这次选择党历史性地进入议会也毫无悬念,再次印证了德国正在经历深刻变化。

德国媒体不客气地评论说,这次大选是“德国例外论”的失败,也有人认为默克尔担当欧洲领袖是脱离实际的幻想。4.0版的默克尔和不同以往的德国,将呈现何种景观,不妨且走且看。(作者为著名国际问题专家、北京外国语大学阿拉伯学院教授、博联社总裁)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3)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