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观点正文

被“逼出来”的限售扩围

作者:程凯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9-29 22:32:24

摘要:有的城市,加大供给都是不够的,比如北京,因为对北京的房子的需求几乎是远远没有尽头的,所以,从长远来说,解决北京房价的终极方案是分流,向北京的城市副中心和雄安新区分流。

被“逼出来”的限售扩围

程凯

永远不要预测价格,这句话是有点虚无主义的,缺乏正能量,但是对于中国的房价来说,还真是不要预测的好了。

去年还曾经有过一种说法,是一线城市房价永不倒,但是北上广深之外的房子就不好说了,尤其是三四线城市就别想了,听起来好有道理。但是,市场在今年明显就打脸了,一线城市的房价真的跌了,而在房地产调控的严打趋势之下,三四线城市的房子硬生生地就是涨了。

其实,道理也没那么复杂。

这一轮的调控是因城施策的,所以,首先针对的就是房价在上一轮暴涨中领涨的一线城市,出台的政策不可谓不猛烈,限购限贷限售限离,而且还针对天价学区房重点打压,现在的结果是领涨的学区房跌得最多,很大程度上缓解了购房者的恐慌性买房。而且,针对一线城市的措施还没有结束,新一轮的措施是严查消费贷进入房地产市场,其实,这本身就是不合法合规的,但是如果不严打,那就是一个支持房价上涨的力量。既然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那目前的严格的措施就会继续下去。

那三四线城市的房子为什么又涨得好呢?因为措施不够严啊,因为原来的三四线城市本来就属于要去库存的对象啊,而且,一旦一线城市没法炒或者说是房价已经让人炒不动了,去三四线城市买房就成了唯一的选项,而且房子的投资属性是买涨不买跌,再经过开发商销售策略一忽悠,又还买得起,又还能有资格买,买了房价就又再涨,那你说不买三四线的房子买什么?

现在好了,限售的政策开始向三四线城市蔓延,一句话,这都是被逼出来的政策,市场真的是一匹不受控制的野马,说市场是理性的人那都是忽悠人的。

根据消息,从9月22日开始,长沙、重庆、南昌、南宁、西安、贵阳、石家庄、武汉、无锡9个城市密集出台了调控政策,限售成为了调控的关键词,大家预期未来的调控很快会向三四线蔓延,会有更多的城市限售。为什么会这样?还不是二线三线四线城市的房价超出了“房住不炒”的预期。

这种情况让我想起了早在今年3月31日在此写过的专栏《楼市调控学北京,“限售”北京会学广州吗?》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刚刚广州开始宣布限售,3月30日,广州全面升级楼市调控,居民家庭新购买的住房(含二手房)须取得不动产证满2年后方可转让;企事业单位、社会组织等法人单位新购买住房,须取得不动产证满3年后方可转让。

因为广州同时对居民和法人单位进行“限售”,我的说法直接就是“可谓真正开始了楼市调控的限售时代”。现在看起来,这个判断并不离谱。

可是,我对限售的办法是担忧的,因为限售是对市场流动性的压制,当时我就认为,“房子买了几年不让卖,这才真正体现了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但是,本质上来说,限售和以前的限购限贷是不同的,限售是一把真正伤害到房产流动性的双刃剑,本来房产就是流动性最差的资产,现在又来一个限售时间,我觉得广州的房价稳住了。”

在之后的4月14日,有一些城市跟进限售之后,我又在专栏里写了一篇《当限售的房越来越多》,仍然是表达了对限售政策的担忧,因为无论限贷限购还是限售,都是从抑制需求上来稳房价的办法,但对于市场的自由交易原则而言,最治本的办法还是加大供给。

但是,市场并没有给政策留下太多的余地,当三四线城市的房价依然不管不顾的时候,不限售升级又能如何呢?我们虽然认同自由交易的原则,但是也不至于那么呆板。

有的城市,加大供给都是不够的,比如北京,因为对北京的房子的需求几乎是远远没有尽头的,所以,从长远来说,解决北京房价的终极方案是分流,向北京的城市副中心和雄安新区分流。

刚刚发布的《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年-2035年》中,北京的城市规模常住人口到2020年控制在2300万人以内,并长期稳定在这一水平;城乡建设用地规模到2020年减到2860平方公里左右,到2035年减到2760平方公里左右。

减人减供地,但是北京对全国乃至全球的吸引力不能减,还会有人财物源源不断地涌进来,去哪里?从这一点上我们才能明白雄安新区为什么是千年大计。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