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观点正文

何玉兴:“独狼式”魔鬼就在身边

作者:何玉兴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10-9 11:14:03

摘要:帕多克,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凭借杀伤力武器,制造了一起大惨案;凭借现代媒介的广泛传播,在世界范围内,制造了一场大动静。

何玉兴:“独狼式”魔鬼就在身边

帕多克,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凭借杀伤力武器,制造了一起大惨案;凭借现代媒介的广泛传播,在世界范围内,制造了一场大动静。

郑也夫《文明是副产品》中说:武器的发明,意外导致了一夫一妻婚姻制度的产生。因为掌握了武器就意味着,部落里的弱者终于有了打破强者性垄断的机会,一夫一妻制度得到了保护。

文明也有副产品。我在《假肢社会》中说:车船飞机,是腿的假肢;枪炮导弹,是拳头的假肢;手机电脑,是眼耳脑的假肢。现代文明人,都是佩戴了假肢的残疾人;现代文明社会,是由假肢人组成的假肢社会。假肢人很强大,也很脆弱;假肢社会很文明,也很野蛮。人类在“非人化”的路上越走越远,末日渐走渐近。

以帕多克为例,现代文明制造的杀伤性武器,放大了他的杀伤力,他像放焰火一样,轻松的杀死杀伤了这么多人。

现代传媒,又迅速放大了他的恐怖效应。

更可怕的是,同时也放大了他的示范效应。

比如,帕多克制造的这起惨案,就有南加州枪击案的枪手夫妇的影子。2015年12月2日,男枪手赛义德•法鲁克和他的妻子塔什芬•马利克在美国南加州圣贝纳迪诺市一个残障康复中心内向在这里举行圣诞集会的人群发射了70多发子弹,造成14人死亡、21人受伤。恐怖主义威胁发展成为更加难以预防的“独狼式”行动。

雨果说:愚笨的傻子也有真知灼见,卑贱的眸子也有上苍般闪光,时而温柔,时而凶狠。

朱莉娅•克里斯蒂瓦《恐怖的权力——论卑贱》:在卑贱中,有一种强烈而又隐隐的反抗,它是生灵籍以对付威胁物的反抗。死亡就这样在我们当今世界中管理着家政。在某个遗忘的时刻,崇高的心灵也会落入耍尽淫威的海蟹之爪,落入性格绵软的章鱼之手,落入本性卑鄙的鲨鱼之口,落入不讲道德的巨蟒之腹,落入惯用语那魔鬼般的蜗牛之壳。

有背景的恐怖主义毕竟属于少数,因病而制造恐怖活动的潜在群体无法估算,防不胜防。最大限度的减少悲剧,应多从普通社会人的“病”的角度,分析其产生的原因,探索防范的路径。

“独狼式”魔鬼就在身边,防不胜防,没有安全感的日子,是现代人最大的悲哀。(何玉兴,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