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天下正文

​孤立主义:特朗普正在摧毁美国国际形象

作者:马晓霖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10-18 16:25:44

摘要:打算退出伊核协议这个多边国际框架,是特朗普上台后奉行孤立主义和美国优先主张的最新表现,表明特朗普即使尚不能摧毁历届前任经过百年努力才获得的世界领导地位,也在逐步摧毁美国长期打造的国际形象。

​孤立主义:特朗普正在摧毁美国国际形象

马晓霖

外媒称,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如果不修改伊朗核协议,美国或将退出该协议。

美国东部时间1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召开内阁会议再次就伊朗核协议表态称,该协议对美国而言是个糟糕协议,未来有可能全面中止这一协议。他补充说,这个协议对伊朗有益而对美国无益,未来存在积极和消极两种结果,如不改变美国继续吃亏的局面,伊核协议极有可能被彻底中止。

这是继13日特朗普拒绝认可伊朗遵守该协议内容进而把存废之球踢给国会后再次消极表态。打算退出伊核协议这个多边国际框架,是特朗普上台后奉行孤立主义和美国优先主张的最新表现,表明特朗普即使尚不能摧毁历届前任经过百年努力才获得的世界领导地位,也在逐步摧毁美国长期打造的国际形象。

退出多个多边框架,特朗普多打小算盘

伊核协议并非美伊双边文件,而是联合国五个常任理事国及德国,经过与伊朗长达数年艰苦谈判于2015年达成的“6+1”国际文件,是国际社会努力控制核扩散构建无核世界的重大进展,也是防范中东地区陷入一场由核危机引发地区冲突的维和成果,受到国际社会绝大多数成员和舆论的欢迎和祝贺,被视为奥巴马政府重要的外交遗产之一。

特朗普基于家族和美国与以色列、沙特阿拉伯等伊朗地区仇家的政治和经济联系,在竞选阶段就反对与伊朗达成核协议,延续小布什的“邪恶轴心”理念,将伊朗认定为美国的天然敌人。自特朗普执政后,美伊关系再次紧张,美国指责伊朗从事发射导弹等挑衅和威胁行为,多次威胁要退出伊核协定。国际舆论则认为,至今没有确凿证据认为伊朗违反核协议,强调伊核协议是多国参与的国际安排,美国不能凭一己之私单方面毁约。

根本美国法律,总统需要每90天向国会提交报告评估伊朗是否履行协议承诺。由于特朗普上周末拒绝背书,国会必须在60天内决定是否根据伊核协议规定的权利与义务,恢复已暂停的相关制裁。这个举动增加了美国单方面毁约的风险,如果美国最终毁约恢复对伊朗制裁,伊朗也必然采取报复性措施退出协议,重新将核开发置于不受国际监督与核查的保密状态。作为世界最大国家领导人,特朗普这种行为不仅是对国际义务的轻率处置,还显示对美国既往“世界领导者”角色与定位的逃避和弃绝。

特朗普最近还做出另一个甚至比威胁撕毁伊核协议更震惊世界的决定,即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而其关键理由仅仅是该组织接纳巴勒斯坦国并承认一处争议遗产属于巴勒斯坦,进而构成“反对以色列偏见”。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是二战后在美国倡导和支持下建立的,美国也缴纳其中22%的会费,长期支撑该组织的发展。2011年美国为了抗议巴勒斯坦加盟,停止缴纳每年8000万美元会费,累计已欠费5亿美元,且从2013年起失去投票资格,进而失去对该组织的影响力。

教科文组织旨在促进联合国成员国教育、文化、科学领域的交流与合作,保护文化遗产,开展前沿性研究,为促进人文交流和文明互鉴做出过突出贡献,也在世界人文发展领域具有较高权威性。美国选择退出,不管理由是否得当,对美国在该领域的影响力、话语权都是重大打击,也显示美国的外交政策在很大程度上被以色列的国家利益所绑架。

此前,特朗普政府退出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巴黎气候协定》,显示美国不打算承担最大发达国家和最大碳氢能源进口国对世界承担的节能减排责任,暴露这个世界领导者的道义虚伪和自私自利。特朗普政府年初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并威胁重新谈判《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IIP)以及《北美贸易协定》(NAFTA)。此外,特朗普还要求北约及其他地区盟友增加军费分摊更多负担,而且削减向联合国维和行动及人口基金会的资金支持。

上述协议的退出、拟退出和对相关机构的资助力度下降,意在践行特朗普倡导的孤立主义和美国优先主张,绝不高唱环保主义而牺牲美国持续发展,绝不高唱国际主义而牺牲美国自身利益,也绝不因为维持贸易全球化和经济一体化而让各国利益均沾,一句话,为了美国“再次强大”,可以抛弃国际义务和盟友契约。特朗普充分向国际社会和传统伙伴表明:别当我是老大,我不干了。

美国孤立:并不意味着美国时代的终结

如果说,摆脱上述与发展和经贸、防务相关义务,是特朗普打算为不堪重负的美国减负或维护外交核心原则与利益,尚情有可原,但是,特朗普的孤立主义也不完全关乎“钱”和“情”。有报道称,特朗普政府曾威胁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且正在研究退出《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这两个只关乎道义而无关“金钱”与感情的机构,如果退出那就意味着在意识形态领域美国将回到百年前的孤立时代,这不仅是美国文明的倒退,也许还是世界文明的倒退。

维系今天世界政治、经济、安全和金融格局运转的,是美国在二战后主导建立的秩序体系,它包括联合国、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机构,以及一系列由主权国家参与的公约、协定和文件,确保70多年来世界免于遭遇第三次大战。可以说,美国对此功不可没,包括中国在内的多数国家都受益、承认也在维护这一体系的运转。也可以客观地说,可预见的数十年内,依然没有哪个国家能取代美国的世界领导者地位。反之,美国也需要与这个世界同生存、共命运,因为世界早已不是孤立主义时代的世界,美国也不可能回到孤立主义时代的美国。

当然,特朗普推行的美国孤立并不意味着美国时代的终结,更不意味着世界与文明的终结,天塌不下来。首先,这个世界不是靠美国一己之力建设与支撑的,是由多极化力量构成的共同体。美国因财力捉襟见肘而采取阶段性回卷和保守策略,但改变了不了它与世界的依存关系。无论特朗普做出什么样的退出决定,都没有影响世界政治、经济和安全体系的基本运转,这也表明美国的重要性和不可或缺性在下降。其二,中国等新兴经济体的快速和平崛起正在填补美国体量萎缩而留下的空白,弥补美国减负而让出的权益和责任。中国近年增缴诸多国际组织和国际行动的费用,既是中国实力增长后的应尽义务,也表明世界权力中心正在由美国向中国倾斜,而且这个趋势还会加剧。第三,其他国际中坚力量并没有因为特朗普推行的孤立主义而树倒猢狲散,有利地维护着国际社会的共识与团结。

还应该认识到,美国孤立并不意味着自我全面孤立、彻底孤立和永久孤立。完全回到孤立时代不符合美国利益,客观上也绝无可能。特朗普执政后呈现的孤立主义色彩有着很强的实用主义、投机主义和选择性,这也符合他无利不起早的商人气质,即尽可能地利用国际游戏规则来维护美国的政治、安全和经济利益最大化,把看似不负责任的任性退出,变成一种抬高要价或重新安排利益回报的游戏,本质还是要服务于美国的核心利益和战略诉求。

有观察家以教科文组织为例指出,这个组织与其他国际机构相比,目标较小,不涉及美国关键利益,且在力挺巴勒斯坦方面走得最远,是特朗普政府比较容易下手的目标。这表明特朗普践行孤立主义也是有所取舍和权衡的。特朗普的退出游戏至今只是影响了美国的国际形象,但是任性玩下去也会玩掉美国的世界领导地位。
(作者:马晓霖 著名国际问题学者、北京外国语大学阿拉伯学院教授、博联社总裁)

编辑:严葭淇  主编:商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3)收藏(0)

评论

风口浪尖内容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