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观点正文

31岁库尔茨执掌奥地利,最年轻总理将带奥国右转?

作者:赵灵敏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10-18 17:15:53

摘要:10月15日,奥地利人民党在国民议会选举中获胜,年仅31岁的党主席塞巴斯蒂安·库尔茨(Sebastian Kurz)将出任新一届总理,从而成为全球最年轻的国家领导人。

31岁库尔茨执掌奥地利,最年轻总理将带奥国右转?

赵灵敏

10月15日,奥地利人民党在国民议会选举中获胜,年仅31岁的党主席塞巴斯蒂安·库尔茨(Sebastian Kurz)将出任新一届总理,从而成为全球最年轻的国家领导人。

欧洲连出“幼齿”领导人

库尔茨出生于奥地利首都维也纳一个普通家庭,母亲是一名历史教师,父亲是西门子公司的工程师。他小时候上的是公立学校,没有什么耀眼之处。2009年,23岁的库尔茨开始在奥地利政坛崭露头角,当选人民党青年支部主席。2010年,他成为维也纳市议员。一年后,当时仍然是维也纳大学法律系学生的库尔茨,出任奥地利移民融合事务部部长,于是他决定辍学,全身心投入政治。2013年,时年27岁的库尔茨成为奥地利外交部长,随即负责主办2013年在维也纳举行的伊朗核谈判,并担任“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轮值主席,在这个过程中,他完全没有初出茅庐的生涩感,立即成为欧洲政坛的明日之星。

这一两年来,欧洲已经出现了多位从传统眼光看很幼齿的领导人:38岁的中间党主席拉塔斯在2016年底当选爱沙尼亚总理;2017年4月,马克龙以39岁之龄,打破了由拿破仑保持的长达170年的纪录,成为法国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统;到了6月,印度移民第二代、公开同性恋身份的瓦拉德卡当选爱尔兰统一党主席后,以38岁之龄成为爱尔兰最年轻的总理;31岁的库尔兹则继续接力写下新纪录。

这些现象的出现,和全球范围领导人产生方式的改变有莫大关系,社交媒体的勃兴使得选举更多成了一种真人秀,从政经历、人际网络、政党奥援等传统变量日益被忽略,候选人的形象气质、是否善于和选民媒体沟通、主要政见是否“接地气”等表面化的因素,越来越主导选举的走向和结果。而上述几位领导人,莫不具有形象讨喜、善于和媒体沟通等特质,因而可以越过一众政坛老将而后来居上。

库尔茨拥有1米86的模特身材,在竞选阶段推出充满时尚感的海报,通过骑脚踏车、骑机车、攀岩等活动,展现自己的年轻风采,他也因此成了奥地利中产阶级的“国民女婿”。尽管如此,库尔茨的政纲却非常保守,强调奥地利传统价值,特别是反移民。在大选前一天他表示,若赢得选举将做3件事:减税、结束社会福利制度被滥用及停止非法移民,后两件事都和欧洲难民危机有关。

被移民议题主导的大选

可以说,移民议题主导了此次奥地利大选。2015年欧洲难民危机爆发后,起初奥地利等欧洲大多数国家以开放包容的心态接纳了不少难民,人口不到900万的奥地利在短时间接收了超过10万名难民。但现实的政治与利益之争,特别是2015年年底爆出的柏林、萨尔茨堡等城市大规模疑似被难民性侵事件、巴黎与布鲁塞尔等国相继遭遇恐袭等都容不得人们这么理想主义。奥地利国内的风向也开始转变。2015年,奥地利曾在匈牙利边境设卡阻止移民涌入。自2016年2月19日开始,奥地利政府开始对接收的难民人数设限,每天接收难民避难申请的数量最多为80人,过境奥地利赴第三国的难民数量最多限定在3200人。

而奥地利的难民问题也有自身独有的一些特点。首先是难民中不到18岁的未成年人比例很高,据统计,这一比例高达1/3,而且其中的1/3是只身逃难,这就需要奥地利政府为大孩子聘请教师,为幼童寻找监护人提供24小时照管,导致安置费用居高不下,大大超过了成年人。而且不少孩子其实是作为家里的“探路先锋”独自上路的,希望获取难民身份后再利用难民家庭团聚政策接家人过来。一般而言,孤身避难的未成年人提交难民申请更易通过,得到的救助也多于成年人,而部分国家的难民家庭团聚政策又比较宽松。近几年,由于利用相关政策漏洞虚报年龄的难民案例逐渐增多,导致包括奥地利在内的不少欧洲国家开始对一些看上去年龄在18岁上下的难民开展年龄测试。

其次,难民在奥地利举目无亲,生活困难,一些男性难民为了生存依附于奥地利本地女性,认她们做“干妈”。这些“干妈”大部分是年长的女性,她们通过经济资助来换取与年轻难民之间的性关系,这样的个案越来越多。尽管这种关系并非强迫,难民是出于物质需要自愿与“干妈”建立这样一段关系,而且可以随时终止,但奥地利社会舆论对此非常不以为然,谴责这种现象败坏了社会风气,损害了奥地利女性的形象。

在难民问题上的强硬立场,是库尔茨受欢迎的重要原因。而他所属的中右翼人民党在此次大选中虽然以31.6%的得票率领先,但并未过半,因此需要组织联合政府。从目前情况看,另一得票率达26%的极右翼政党自由党很可能会加入联合政府,并取得外交、内政等重要部长席位,这意味着奥地利政局出现了明显的右转倾向。而去年的奥地利总统选举,来自自由党、有明显反移民和反犹倾向的霍费尔曾经在第一轮领先,让欧洲和全世界出了一身冷汗,所幸来自绿党的范德贝伦在最后一轮得以反超,才算是逆转了局面。

奥地利的右转倾向,在欧洲已不是孤例。排外、欧盟怀疑论、对移民的强硬立场,在难民危机与恐袭影响下极具吸引力,导致右翼势力在欧洲各处呈上升势头。匈牙利、波兰已经率先选出了保守派政府,荷兰的右翼政党也正在兴起,连对二战纳粹历史反省深刻的德国也在上个月大选中首次让有排外意识形态的右翼民粹选择党进入联邦议院。右翼势力的崛起,正在对欧洲现有的政治格局和政治理念产生着越来越激烈的冲击。

(作者:赵灵敏 资深媒体人)

编辑:严葭淇 主编:商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