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金融正文

耶伦要将量化宽松普遍化,量化宽松正在毁灭美国社会

作者:冉学东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10-24 10:16:59

摘要:最近市场对于耶伦讲话的误解真是太大了,市场把耶伦的此次讲话跟周小川行长的明斯基时刻的忠告相提并论,被称为即将隐退的两位重量级央行行长对于当前和未来市场的一个判断。

耶伦要将量化宽松普遍化,量化宽松正在毁灭美国社会

冉学东

最近市场对于耶伦讲话的误解真是太大了,市场把耶伦的此次讲话跟周小川行长的明斯基时刻的忠告相提并论,被称为即将隐退的两位重量级央行行长对于当前和未来市场的一个判断。

但你通读全文会发现,耶伦讲的根本就不是对未来经济前景的判断,并非如当下人们所认为的,未来世界经济将再次陷入危机,所以还要第二次启用量化宽松。

她在这次演讲中百般为伯南克启动的“飞机上撒钱”的货币实验辩护,并将这个理论和运作机制更加普遍化:假设未来如果还发生经济危机的话,中央银行完全可以启用常规货币政策之外的非常规政策,也就是利率降至为零以后的中央银行的购债计划。即使没有危机,由于当前中性利率过低,还可以实行量化宽松。

这就是耶伦的建议。

大家都知道这种操作类似于央行凭空印刷钞票,然后去购买公司发行的债券,其实就是白給公司钱。这就是即使利率为零,企业也融不到资金的情况下,央行的救助措施。

耶伦是在全美经济学家俱乐部发表这个讲话的,耶伦开宗名义就说此次演讲的主题:我将讨论美联储在金融危机和大萧条以来采用的非常规货币政策,以及非常规手段在未来经济中起到的作用。

她说陷入危机后,美联储面临两大任务:一是联邦基金利率为零的时候支持一个疲软的经济。二是如何在宽松政策不再必要时缩减宽松的规模。

耶伦高度评价第一个政策的效果,她说,有力的证据表明,如果没有使用非常规工具,美国经济会没有当前如此强劲。两个关键的工具是大规模的资产购买和短期利率的前瞻指引。这些工具的原理很直接:2008年之后我们无法在短期利率已经为零时再降低利率,FOMC便使用远期利率指引和资产购买降低长期利率,而当时的长期利率还在零之上。FOMC以降低长期利率为目标是希望美国经济从萧条中恢复,并阻止通缩的发生。值得一提的是,如果没有我们的非常规手段,复苏将会更为缓慢。证据已有力地证明远期利率指引和购债有效降低了美国家庭与企业的借贷成本,使得整个金融市场保持了宽松的局面,从而刺激了消费与商业支出、降低了失业率,以及避免了通缩。

接着耶伦就阐述未来的关键问题,她问,“我们应对危机所采用的非常规政策工具在未来的作用是什么?那么又该如何评价我们的非常规政策工具呢?”她认为如果常规工具达到极限时仍该考虑再次启用非常规工具,也就是说,“当联邦基金利率很低时,以及美国经济需要进一步的宽松货币政策支持时我们都该考虑重新启用非常规工具”。她继续说,“这是否意味着我们将在下一次大萧条到来的时候再启用非常规货币工具呢?”这段表述表明,非常规的货币政策具有一定的普适性,一旦利率降到零以下,还不能达到刺激经济的目的,则可以使用非常规政策,就是购债,量化宽松。

她并且说,不一定非要等到大萧条。最近的研究表明,当前中性的联邦基金利率要比前几十年低很多。确实,大多数FOMC成员估算的中性联邦基金利率在2.75%左右,而在几年前,中性联邦基金利率为4.25%。较低的中性联邦利率降低了FOMC应对经济下行时下调短期利率的空间,提高了我们需要重启远期利率指引和资产购买来提供宽松货币政策的可能性。

这就是说,即使不是大萧条,由于中性的联邦基金利率过低,操作空间有限,也可以用资产购买计划来实施更加宽松的货币政策。

耶伦事实上是说,只要印钞票就什么都不用怕,这个命题即使一个经济学的文盲听起来都觉得有问题。

量化宽松是不是就一定稳定了美国经济增长,一定避免了大萧条,此次世界经济的复苏一定是量化宽松的功劳吗?笔者认为这个问题的答案还是不明确。如果没有量化宽松,经济会出现大萧条,直到现在还不能回复?现在提供答案还为时过早。

但是过于宽松的货币政策,大肆放水的货币政策,对世界经济和社会造成的负面影响,可能比一次大萧条还要严重。当耶伦以一个货币政策专家的角度大唱量化宽松赞歌的时候,她根本就没有提到大放水对于美国社会两极分化的加剧效应,而这个政策正在撕裂甚至毁灭美国社会。

全球资管规模最大的对冲基金桥水创始人达里奥在近日发布的每日观察报告中这样写道:“美国最富有的前40%与最贫穷的60%之间的差距持续扩大。如果美联储仅仅依照统计上的平均值制定政策,就忽视了真实发生的情况,犯下严重的错误。”

美国的贫富分化加剧到什么程度?最富有的40%的平均财富是最贫穷60%的十倍,这一比例在1980年代还是六倍;在最贫穷的60%中,三分之一的人都没有存款,他们没有现金或者金融资产。根据美联储的研究,这个群体中的绝大多数人在面对紧急情况时根本拿不出400美元来应急。

旷日持久的低利率以及量化宽松政策,让持有资产和持有货币的富有人群可以在资产价值的变动中获益,但是制造业和劳动者的收入却在日益变少,他们在财富分配中的份额正在日益缩水。

由于超低利率的存在,股市和房地产一直在走高,富人由于资产价格的走高获取超额收益。最富有的40%在教育上的花费是最贫穷60%的四倍,这就导致了一个螺旋形问题:有钱的人花费越多的钱提升自己,从而有能力赚到更多的钱。而没钱的人因为收入减少,就会压缩教育开支,继而愈加无力赚钱。

其实最受影响、境遇最惨的是美国社会中坚力量中产阶级,事实上这个阶级在几乎所有国家都是中坚力量,并是社会的主体和希望,在量化宽松的世界中,他们是被损害和剥夺的那类人。

事实上,由于长期的货币宽松,利率低位,货币放水导致的资产膨胀,而形成的严重两极分化,已经形成了美国社会的撕裂,民粹主义情绪严重,已经破坏了美国的选举制度,特朗普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被选上来的。

在美国社会种族主义和极端主义情绪越来越激烈,枪支泛滥等等严重影响美国社会的稳定。特朗普的政策超越常理,挑战人类智商的底线。美国社会显得越来越疲态尽显,其领导世界的能力正在弱化,从而让整个世界的地缘政治和战略格局发生改变。美国精英阶层如果继续如同耶伦一样沉湎在大放水的迷梦中,美国社会未来前景真的堪忧。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3)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