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天下正文

物极必反:伊拉克库尔德分离运动蒙受历史重挫

作者:马晓霖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10-25 13:17:08

摘要:10月23日,美国国务卿蒂勒森突访伊拉克并同其总理阿巴迪就库尔德前途和反恐战争等问题举行会谈。

物极必反:伊拉克库尔德分离运动蒙受历史重挫

马晓霖

10月23日,美国国务卿蒂勒森突访伊拉克并同其总理阿巴迪就库尔德前途和反恐战争等问题举行会谈。在伊拉克政府基本收复库尔德争议地区后,蒂勒森“插播式”来访并力挺巴格达,无疑是对伊拉克库尔德乃至整个地区库尔德分离主义运动的一次冷遇,预示着任何试图改变、颠覆中东民族国家既定政治版图的努力绝非易事,必须慎而又慎,否则物极必反,南辕北辙。

美国立场:反对分离主义,聚焦地区反恐

据CNN报道,蒂勒森身穿防弹衣,头戴安全头盔,在夜色掩护下与随行者乘坐两架蓝白相间的直升机抵达巴格达。这段背景描述足见伊拉克安全形势不容乐观,美伊双方充分考虑到蒂勒森此行的巨大安全风险,因此不仅没有事先公布日程甚至没有提及巴格达之行,而且在入境后的安全措施上都做特别处理。

蒂勒森在会见阿巴迪时说,美方对最近巴格达与库尔德自治区之间出现的紧张深感忧虑,因为美方无论是在中央政府还是库尔德地区都有朋友,希望看到一个和平与稳定的伊拉克。他说,美军进入库尔德地区时就得到明确指示,既要尊重当地人民,也要尊重在巴格达的联邦政府。此前蒂勒森访问卡塔尔时曾旗帜鲜明地表示,“美国的立场非常清晰,不支持库尔德独立公投”,“我们不认为时机已经成熟,当下正在进行打击‘伊斯兰国’武装的反恐行动,伊拉克已取得许多重大进展,但反恐使命并没有完成”,希望巴格达与库尔德地区缩小分歧并通过对话解决争端。

蒂勒森在伊拉克库尔德人迄今最大胆的分离企图严重受挫之际到访巴格达并做政策澄清,对前者是雪上加霜,对后者是雪中送炭,标志着华盛顿正在埋葬其海湾战争后延续26年的一边倒式库尔德政策,这对稳定中东局势,特别是对拥有库尔德人的四个民族国家免于分离主义战争具有重大和深远意义。

美国为了遏制伊拉克萨达姆政权,长期对北部库尔德人采取保护、支持、利用,客观上加强了库尔德人的实力,助长其步步为营地由自治走向准独立实体,也为这次公投冒险埋下盲目而膨胀的种子。蒂勒森此行及表态,根本上还是着眼于中东稳定与安全,以及美国与相关国家中央政府的长远合作。

1991年海湾战争结束后,库尔德人与南部什叶派阿拉伯人揭竿而起并受到萨达姆政权镇压,美英在未获联合国授权的前提下,单独在伊拉克北南划定“禁飞区”,为库尔德人提供空中保护,开辟了库尔德地区的“独立王国”时代。

2003年伊拉克战争爆发,库尔德武装直接与美国军队遥相呼应,从北方对萨达姆军队实施牵制和压制,并在萨达姆倒台后与美国展开全方位合作,特别是彼得雷乌斯领导的101师得到库尔德人全力配合,进而使摩苏尔省和尼尼微省重建大有起色,成为伊拉克乱局中的一片安全岛,也成就了彼得雷乌斯日后的晋升。作为这场政权颠覆战的最大获益者,库尔德人不仅推动伊拉克由高度中央集权的共和政体转变为弱中央和强地方的联邦体制,库尔德人还首次出任国家元首,库区获得几乎等同独立国家的诸多特权,并通过宪法第140条为争取更多控制区和经济权益埋下伏笔。

2014年秋天“伊斯兰国”武装在伊拉克西北部崛起并威胁库尔德区,奥巴马政府决定派遣数千军事人员协助库尔德人自卫,库尔德人由此成为美国重要反恐伙伴,不仅成功保卫原有控制区,还陆续夺取基尔库克等与联邦政府存在争议的地区,库尔德人的实力由此达到巅峰阶段,分离主义欲望也水涨船高。

剧情逆转:库尔德豪赌付出沉重代价

然而,事实证明库尔德领导人在错误时间和错误地点做出错误决定,罔顾中央政府、周边国家和世界大国的一直反对和警告,执意于9月25日发起公投并获92.7%的极高支持率,试图以单边施压方式,强迫巴格达接受被库尔德人扩大的控制区,为最终走上法理独立奠定物质和舆论基础。

10月16日至17日,伊拉克联邦军队遵照议会授权,在重武器和地方民兵武装配合下开进被库尔德武装控制的争议地区,包括基尔库克省、尼尼微省、迪亚拉省等地,面对这场来者不善的联邦收权“闪电战”,库尔德武装基于军事实力的巨大差距,也为了避免流血冲突,主动后撤至联邦划定的自治区境内。当联邦军队基本完成部署后,阿巴迪宣布这场主权维护战取得彻底胜利,并称库尔德“独立公投”已经翻篇。尽管联邦政府总体上兵不血刃将库尔德武装逐出争议地区,但事态似乎并没有彻底终结,局部地区双方发生交火,此前曾有30余人死亡的报道,半岛电视台24日称,又有三名政府安全人员丧生。

前后不足一个月,库尔德人弄险不成反而赔掉很多家底:过去三年浴血反恐并从“伊斯兰国”武装手中夺取的地盘全部丧失;曾控制的基尔库克日产65万桶石油的6座油田被迫放弃5座,仅存日产25万桶的“残羹剩饭”,等于丧失财政收入的一大半;过去由自己掌控的边境口岸已被关闭也将被联邦政府接管;曾经直接由埃尔比勒和苏莱曼尼亚市机场连接其他国家的空中走廊也被切断……

公投酝酿的扩权美梦竟变成如此不堪的噩梦,这恐怕是很多人未曾预料的。库尔德分离主义运动玩火纵火,自己却成为回火的第一牺牲品。一位法国观察家称,仅从失去石油资源角度看,库尔德人的钱袋缩水一半,经济自主走到穷途末路,独立梦想就此终结。甚至有分析家认为,库尔德人不仅失去2014年反恐战争爆发以来的所有斩获,而且失去2003年伊拉克战争爆发以来他们实际获得的所有地盘,这将对全体库尔德人是一场重大打击,是库尔德分离主义运动一次断崖式失败。

对伊拉克库尔德人而言,苦酒苦药也许还不止于此,公投举行后一周,前伊拉克总统、库尔德斯坦爱国联盟领导人贾拉勒﹒塔拉巴尼在德国一家医院病逝,这不仅使伊拉克失去首位少数民族出身的国家元首,更使库尔德人失去一位国父级的独立运动创建人和精神领袖。

这次公投是在库尔德两党——民主党和爱国联盟一致决定的前提下举行,体现了库尔德政治精英的集体意志。但是,两党矛盾一直存在而且经常与巴格达组成三角博弈关系的历史并没有变化,这场公投引发的严重后果将重新激化两党矛盾甚至对立。据分析,公投实际推手是库尔德人实权派领袖、自治区主席及民主党领导人马苏德﹒巴尔扎尼,他任期结束而一延再延,试图以公投话题转移内部压力或强化自身威望、地位与执政合法性,打压内部挑战者。

2014年接替塔拉巴尼的伊拉克现总统、库尔德爱国联盟成员福阿德﹒马苏姆一直是坚定的统一派,他反对库尔德人举行独立公投,甚至抨击巴尔扎尼等人为“叛国者”。马苏姆17日晚公开指责公投给中央政府和库区政府带来十分危险的分歧,并导致联邦安全部队被迫恢复对基尔库克的控制。巴尔扎尼则不点名地抨击马苏姆“吃里扒外”,指责他为联邦军队的攻击铺平了道路。

伊拉克库尔德人公投彻底失败已是难以变更的现实,但库尔德问题一如既往不会就此平息,将始终是一颗深埋在中东的不定时炸弹。(作者为著名国际问题学者、北京外国语大学阿拉伯学院教授、博联社总裁)

(编辑 吴小曼 主编商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