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公司正文

共享单车第一起并购案敲定 永安行吞并哈罗掀“第二梯队”整合潮?

作者:张杰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10-26 11:17:55

摘要:10月24日晚间,永安公共自行车官网发布消息称,其参股公司江苏永安行低碳科技有限公司,与上海钧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签署了协议,约定低碳科技受让上海钧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未来双方业务将进行合并。而上海钧正是哈罗单车(HelloBike)的母公司。

共享单车第一起并购案敲定 永安行吞并哈罗掀“第二梯队”整合潮?


本报记者 张杰 北京报道

在经历强者生存、弱者灭亡的近两年的野蛮生长期后,共享单车开始进入并购期。

10月24日晚间,永安公共自行车官网发布消息称,其参股公司江苏永安行低碳科技有限公司与上海钧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签署了协议,约定低碳科技受让上海钧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未来双方业务将进行合并。而上海钧正是哈罗单车(HelloBike)的母公司。

一向凭借资本强势扩张的永安行,最终也没有想到,在资本的冲击下,最终也成为了炮灰。永安行与哈罗单车的合体,二者谁将最终成为主导者?而共享单车并购第一案的背后,难道共享单车领域野蛮生长的烧钱时代已过去,单车行业真正迎来洗牌期?

永安行与哈罗单车合体

估计连整个单车行业也感觉到意外,在悟空、3Vbike、町町单车等多家企业相继出局的同时,上市刚刚满月永安行,就积极的推动了单车行业的发展进程,宣布与哈罗单车合体。

10月25日上午,哈罗单车CEO杨磊确认,哈罗单车与永安行低碳科技有限公司合并,他本人将出任新公司CEO。杨磊发给哈罗单车全体员工的内部信也证实了这一消息。

资料显示,Hellobike是一家致力于为用户提供轻活、自由出行工具的共享单车公司,先后在杭州、宁波、福州、厦门、天津 、哈尔滨等城市进行投放。

哈罗单车先后经历两轮三次融资,分别有由GGV纪源资本领投,磐谷创投跟投。最后一轮融资完成于今年6月,由威马汽车所投,金额为1亿元。不过哈罗单车均没有确认具体的融资金额。

据记者了解,由于该合并案是共享单车行业首次大规模的合并,而此举也被外界称为“共享单车第一起并购案”。

杨磊还表示,本次合并完成后,哈罗单车将成为永安行及蚂蚁金服重要的战略合作伙伴,并将在共享单车、共享电单车、共享汽车等业务领域,推动和蚂蚁金服、永安行以及众多合作方的合作。

然而对于合并后的共享单车业务如何分配以及运作模式,杨磊也进行了具体的说明。杨磊在内部邮件中表示,与低碳科技业务合并之后,新公司的实际业务将由哈罗单车团队负责,我们将获得更加广阔的发展空间和充分的资源支持。

不过,对于哈罗单车未来的发展策略以及是否会采取双品牌的运作思路,杨磊并没有太多的解释,只是表示“关于具体的运营,我们会择机公布”。

而这一切,其实永安行在上市之前似乎已经有了洞察,记者查阅永安行上市之前的公告,其运作思路也印证了上述说法。

记者了解到,在登陆资本市场满月之后,永安行就宣布大幅削减了旗下的共享单车资产。 9月19日,永安行公告称,全资子公司永安行低碳拟增资扩股,交易完成后,上市公司对永安行低碳的持股比例由100%下降至38.17%,蚂蚁金服为第二大股东,永安行低碳相应获得的金额为8.1亿元。

而永安行也在当时的公告中直言,上市公司将失去对永安行低碳的控制权,永安行低碳将不再列入上市公司合并财务报表范围。可见永安行在整个体系中,剥离共享单车的运作思路早已行动。

10月26日, 哈罗单车相关负责人向《华夏时报》记者确认,此次合并的并非是永安行上市公司,而只是永安行的共享单车板块,仅仅是与蚂蚁金服共同投资的板块,不过具体后期的运作策略和模式近期将会公布。

抱团取暖?

“如果说是’共享单车并购第一股’还不如说是在寒风料峭的共享单车领域的一次尝试。”有不愿具名的业内观察人士对记者分析说,随着多家共享单车企业处于持续的烧钱争夺市场份额的背景下求生现状来看,此举更多的是处于二三阶梯的共单车企业的抱团取暖。

记者调查市场了解到,目前哈罗单车多数是一些三四线城市,并且还与一些如东营等城市政府签署排他合作协议,这无疑看出哈罗单车是从市场基层做起,而这与哈罗单车是最早把自己定位在三四线城市的共享单车厂商有关。

“哈罗单车并不是目前单车行业的的第一梯队,而ofo和摩拜才是真正的第一梯队的共享单车企业。” 上述人士对记者分析说,对于此种情况的合并,永安行更多的是尝试,因为第二阶梯的共享单车企业基本上更多的是处于挣扎的状态。

另据记者了解到,除了悟空、3Vbike、町町单车相继出局之后,自称“前五”的厂商中,小鸣、酷骑都已遭遇押金难退发展困境。

据艾瑞mUserTrackerQ2市场监测数据,从月度独立设备数指标来看,摩拜和ofo继续保持市场绝对领先地位,处于行业第一梯队,月度独立设备数超过3000万台。目前行业内第二梯队企业数量较多,以小蓝单车、酷骑单车、哈罗单车为代表,在部分城市保持一定市场占有率,月度独立设备数超过100万台。

哈罗单车CEO杨磊在公司邮件中也坦言,我们几乎最后一个入局……但今天,我们不但奇迹般地存活了下来,而且,还拿到了决胜场最后一个游戏资格。

对此,有业内分析师对记者直言,虽然二三阶梯的共享单车企业进入并购时代,但这种抱团取暖的做法从根本上讲,并不能改变共享单车整体格局,顶多也只是一个搅局者的角色,并不能改变目前ofo和摩拜两大巨头鼎力的格局。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