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公司正文

巨头公司拼图未来天空

作者:王潇雨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10-27 20:53:11

摘要:随着航空出行种种弊端浮现,未来天空全新革命已在酝酿。 从硅谷“钢铁侠”、空客波音等传统飞机制造商,再到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巨头对人类未来出行的探索,已经打开了“第二战场”。

巨头公司拼图未来天空


本报记者 王潇雨 北京报道

2014年夏天,年轻的麻省理工学院博士Carl Dietrich在北京向本报记者解释他创办的“飞行汽车”品牌TerraFuga的含义:“在拉丁语中Terra与Fuga分别代表大地与天空,人类长期被禁锢在地面,但技术可以让我们拥抱天空。”

以TerraFuga为代表的“飞行汽车”技术流派实际上可以算作目前风起云涌的新出行方式探索中最新一波浪潮的发端,在这一波追寻未来10年、30年乃至50年我们将如何更舒适、便捷、环保以及有效率地实现位移的探索背后,已经不仅仅是这些出自校园的极客精英和初创公司的身影在闪现,更包括从硅谷“钢铁侠”伊隆·马斯克到全球顶级空间技术提供商中国航天科工集团、源自与NASA技术合作的私营超音速飞机制造商AERION等企业,更已经包括目前在航空制造领域地位难以撼动的波音、空中客车以及巴西航空工业公司这样具有成熟产品和市场的巨头投身其中。

多层次立体化连接革命?

诸多具备伟大愿景、技术积累或是官方背景的多方力量闪亮登场预示着人类可能不仅将以更快的节奏推动此前数十年里并未产生较大技术演进的交通工具技术革新,更有望通过从地面到天空多层次立体化的连接方式,彻底改变目前公共与私人交通出行方式的明确界限,从而打造出一个诸如科幻电影《星球大战》《第五元素》那样海陆空任意行走的图景。

变革的特征之一是需要一定的时间酝酿,但并无规律可循。经常会是随风潜入夜般悄然“布局”,但往往会在“一夜之间”粉墨登场将传统格局搅动得天翻地覆。正如200多年历史的出租车行业,在基于智能手机和地图定位技术而诞生的Uber和众多的技术追随者们面前,忽然发现行业准入的壁垒是如此脆弱,眼前每一辆汽车似乎都成了竞争者。

同样迷失在“一夜之间”的还有移动通讯巨头诺基亚,只因在智能手机发展路线图上走错了一个路口,便从“躺赚”的舒适模式迅速跌到冰封谷底,眼见着一众在自己春风得意时还挣扎求生或是初出茅庐的后辈们搭上开往“时代”的快车茁壮成长,自己只能默默退到舞台阴暗的一角默默地伤口舔血。

这些变化显然也被工业巨头们看在眼里,尽管制造业百多年来一直是由这些传统的工业企业引领着发展的方向,但特斯拉已经红到让大众汽车高管公然对其嘲讽的程度,谁能说牢牢掌控着飞机制造业节奏的波音、空客们就一定高枕无忧?尤其是在传统飞机制造业几十年来没有大的技术演进,只是不停地在现有的基础上挤压技术潜力或者翻新“外包装”。

“空中特斯拉”

工业巨头们能够上百年屹立不倒并引领潮流,一方面是对所处行业强大的掌控力,另一方面就是未雨绸缪的前瞻眼光。航空制造业同样如此,在现有订单仍然能够保持舒适姿态赚10年钱的境况下,就已经开始着手为人类下一阶段的出行模式进行研究和规划。

波音今年4月宣布通过一家名为Boeing HorizonX的创业公司投资了一家从事油电混合动力飞机研发的初创公司Zunum Aero。这也是波音在对飞行的未来研究计划中所尝试的一个方向。波音在今年10月中旬曾经向本报记者在内的媒体展示了包括采用开式转子发动机飞翼构型客机、无人驾驶货运飞机、混合动力客机以及超音速客机在内的一系列新研究方向。

这个被称为“空中特斯拉”的Zunum Aero则是波音通过风险投资模式探索飞行未来的另一个路径。Zunum Aero正在研发从10座级到50座级,主要航程在1000-1600公里短途客运的混合动力飞机。这款飞机前期产品将以混合动力为主,随着发展将会变成纯电动,用户只需要更新电池即可,最终能把碳排放降为零。

空域繁忙、机场时刻资源紧张使得大型机场越来越不愿意接纳短途支线航班,而支线机场客源有限又使得支线航线难以获得更好的收益,短途支线市场较为发达的欧美地区这一业务也一直在萎缩,航空公司热衷于订购座位数更多、航程更远的大型喷气式客机。Zunum Aero的产品正是瞄准了这一部分市场,较少的座位数可以灵活地在航线上布局,油电混合动力则可以以较低成本运营并兼顾环保需求,同时Zunum Aero认为他们的飞机可以减少繁忙空域40%的出行时间,而且在空中流量较少的航线上,出行时间会减少80%。

Zunum Aero创始人Ashish Kumar表示,其产品利用小型通用航空机场或区域性机场,将会比传统的高速公路,高速铁路和飞机快2-4倍,极大地提升空中旅行的便捷程度。

而这种便捷度正是目前传统航空业逐渐失去的优势,目前的喷气式飞机构型方案已经难以对0.8马赫左右的飞行速度做出更大提升,安检日趋严格,航班延误问题难以得到有效解决。技术创新所面临的巨大风险使得保持稳定市场格局的飞机制造商并不愿意轻易做出突破,因此对局部进行新技术和新模式的尝试便成为共同的选择。

Zunum Aero目前正在与FAA共同研拟电动飞机的认证标准,并预计在 2020 年开始推出第一批的油电混合飞机。

入局“第二战场”

实际上在电动飞机上,空中客车公司走得更快一步。

2015年,空客与西门子研发的E-FAN2.0机型便完成了横跨英吉利海峡的飞行。如果说这款号称每小时飞行成本仅为2欧元的纯电动飞机距离真正达到商用载客运营尚需时日,那么空客另一款解决城市交通方案的垂直起降机型CityAirbus则是计划在2023年开始投入商用。

这款可以搭载多名乘客、自动驾驶并且可以由地面运行模式和飞行模式灵活转换的交通工具看起来就像一个超大号的四轴无人机,这个被称为飞行出租车的交通工具主要为改善城市中拥挤的地面交通状况而设计,可以搭载4名乘客按照固定路线以不到120公里时速在城市上空飞行。这种飞行器初期采用有人驾驶模式,而在法规完善之后便可以转化为完全的自动驾驶模式。

CityAirbus是空客在未来交通模式“拼图”中的一部分,按照空客的构想,还有包括Voom共享直升机、Vahana单座电动垂直起降飞行器以及无人机小型包裹快递运输,空客认为多模式城市运输网络增加第三维度将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为超大型城市运输系统提供替代方案。

除此之外,全球最大的支线飞机制造商巴西航空工业公司也与Uber共同推出了飞行车网络(Uber Elevate Network),将研发小型垂直起降电动飞机(VTOL)结合共享出行生态系统解决城市短途通勤问题。

实际上,在需求和技术的双重推动下,看似“坚守阵地” 的传统航空制造企业已经全面在未来出行“第二战场”开始暗战。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