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金融正文

信贷激增钱去哪儿了? 企业借新还旧“只过了下手”

作者:吴丽华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10-27 22:09:13

摘要:西南地区一位企业主告诉记者,由于企业已经资金链断裂,无力归还银行贷款,为了不形成坏账,银行给他的企业新做了一笔贷款,直接用于偿还新到期贷款。这笔贷款甚至只是从企业账上过了一下,企业根本不能动用这笔资金。

信贷激增钱去哪儿了? 企业借新还旧“只过了下手”

本报记者 吴丽华 北京报道

随着企业700万贷款的还款日期的临近,河南小企业主张梅愈加焦虑。

由于市场环境不好,企业盈利能力有限,企业在无力归还这笔贷款的情况下,她只能寄希望于通过当地企业间资金腾挪,拆借出这笔资金归还银行,然后以最快的速度重新贷出,实现借新还旧。

700万对于张梅这样的小企业主并不是一个小数字,民间拆借过程中甚至要付出月息一分五、两分甚至更高的利息,但是为了维护企业的信用、让借新还旧的资金运营方式继续运转下去,短期的高额利息成为必须付出的成本。

更为困难的企业,有时银行也会网开一面。

西南地区一位企业主告诉记者,由于企业已经资金链断裂,无力归还银行贷款,为了不形成坏账,银行给他的企业新做了一笔贷款,直接用于偿还新到期贷款。这笔贷款甚至只是从企业账上过了一下,企业根本不能动用这笔资金。

一家大型国有银行对公贷款的业务人员也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他所在的支行目前的操作也是不做新增贷款,主要是一些企业贷款到期后结清再贷。

一直以来,这种借新还旧的操作非常常见。只是,在去通道、去嵌套以及加强穿透之后,企业非标渠道融资更加困难,社融中的贷款、信托贷款成为企业融资的主要渠道,这一现象更为明显地体现在宏观层面的统计数据中。

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1-9月,人民币贷款累计同比增长14.65%,依然维持高速增长;与此同时,2017年8月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55.7%,创这一指标统计以来新低,刚刚公布的9月份工业企业利润数据,则延续了这一资产负债率的最低值。

对此,中信证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明明在研究报告中指出,从企业借贷资金的三种用途考虑,无论补充运营资本还是进行固定资产投资均会造成账面负债的增长,只有借新债还旧债可以在保持总量稳定的条件下抬高信贷总量。

借新还旧 改善债务结构

明明在报告中分析,企业获取资金的主要用途无非以下三种:第一,作为运营资本使用,即作为日常生产经营的必备资金,在现有的产能规模上扩大利用率和经营效率等进行生产;第二,作为固定资产投资,扩大现有产能,进行扩大化再生产;第三,补充流动资金,借新债还旧债。

而无论作为运营资本使用抑或作为固定资产投资使用,都会增长企业负债端的绝对水平,只有运用新增债务归还存量债务,才会出现激增的信贷和负债总量平稳并存。

于是,宏观统计数据中,信贷增长和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下降之间的背离,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去杠杆的大背景下,企业微观层面借新还旧的操作方式更为普遍。

小微企业甚至中小企业融资途径单一,主要依靠银行贷款和民间资金拆借进行借新还旧,大型企业具有更大的腾挪空间。明明从宏观层面分析认为,激励企业借新还旧的动机在于哪种融资方式更具有成本优势。

2016年底以来,去杠杆及债权融资政策收紧的背景下,新发债权筹资成本随着国债利率中枢的抬升持续增长,企业债券融资由前两年的快速增长变成急剧下滑。

央行数据则显示,2017年前三季度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累计为15.67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2.21万亿元。其中,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增加11.46万亿元,同比多增1.46万亿元;企业债券净融资则只有1583亿元,同比减少2.44万亿元。

明明则分析认为,新发债券筹资的成本自2017年开始随着国债中枢抬升而持续增长,但贷款筹资的成本依然保持稳定。两者的成本差异造成了信贷激增和存量负债稳定并存的局面。他在报告中分析认为,企业债券融资与新增贷款融资增速在今年首次出现持续性背离,印证了其对信贷高增只是企业内部债务结构调整的判断。

隐藏在借新还旧背后的动力则是债券融资和贷款融资的成本差异。历史上贷款融资与债券融资趋势基本保持一致,两者共同反映企业信贷需求。在融资总量不变的情况下,企业选择直接融资与间接融资并没有明显偏好。但是在直接融资成本与间接融资成本产生持续性差异时,企业融资选择时就不会按照原有比率在两者之间分配,而是通过调整存量债务结构和新增融资方式上更偏向于低成本债务。

在债市“去杠杆”的背景下,资金成本上升、政策收紧,债券市场的供需不平衡加剧,市场分化更为明显。从2017年开始,上行的公司债利率抬高了企业的融资成本,作为回应,企业不断通过银行贷款归还到期应付债券,调整负债结构,降低债务成本。因此就有了高增的信贷和降低的负债率并存的局面。

反观债券市场,则出现了大量企业信用债取消发行、企业债券净融资大幅减少超过两万亿的局面。

实体经济融资或已下滑

信贷增长与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下降背离,新增贷款可能大量用于借新还旧之外,更为明显的宏观经济指标背离则是M2与社融指标的背离。

9月份金融数据显示,代表实体经济从金融体系获得资金规模的社融新增1.82万亿,连续第四个月超预期增长。对此申万宏源证券孟祥娟综合分析认为,虽然社融数据仍在增长,实际上实体经济融资增速已经从去年四季度开始下滑。

9月新增贷款1.27万亿,对实体新增贷款1.189万亿,虽然出现同比小增,但她认为,今年信贷投放规模会看起来不错,主要是当前表外向表内转移所致,并不能从信贷投放多少直接外推实体经济需求的好坏。

值得注意的则是,今年以来M2增速的明显下行并非来自非银存款的拖累,对M2增速拖累最大的来自企业存款,企业活期和定期存款增速都出现了明显下滑。孟祥娟分析认为,在表内信贷投放规模已经明显超预期、企业盈利整体好转的情况下,企业的存款反而表现较差,其实从侧面印证广义非标收缩对企业融资的负面影响,进而影响到表内企业存款的派生。

综合上述分析,孟祥娟认为,当前金融数据,由于统计口径问题,以及去杠杆带来的融资总量及结构变化,已经不能简单地看表面数据进而去推测所谓实体经济融资的好坏。9月单月虽然信贷和社融规模看起来不错,但是同比增速也已经出现了回落,年内信贷投放再超预期,也难出现比去年多增二三万亿的情况,四季度信贷增速继续回落的概率较大。

在一定程度上,企业存款下滑也可以印证其新增贷款更多的用于借新还旧,而很难留存到企业账面。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