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巴山轮”会议:中国经济需要进军全球价值链中高端

作者:张智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10-30 12:05:25

摘要:10月28-29日,“中国经济与国际合作年会暨新‘巴山轮’会议·2017——十九大后的中国与世界”会议在中国人民大学举办。

“巴山轮”会议:中国经济需要进军全球价值链中高端

本报记者 张智 北京报道

10月28-29日,“中国经济与国际合作年会暨新‘巴山轮’会议·2017——十九大后的中国与世界”会议在中国人民大学举办。

1985年,首次巴山轮会议召开。彼时中国改革开放刚刚进行到第七个年头,国家的经济发展走到了一个关键点,何去何从,面临新的抉择,首次巴山轮会议为我国1987年提出“国家调控市场,市场引导企业”和1992年提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等理念提供了重要理论基础,也是与世界接轨的中国宏观经济学建立的标志。

“历史上‘巴山轮’会议主要是研究宏观经济问题,寻找当时中国的经济发展之路和经济的发展模式。现在我们进入新的时代,我们也面临着未来的中国如何走出一个与中国发展目标相匹配的发展模式,解决中国宏观经济的问题,防止发生系统性风险,也就是说要保住系统性这个底线,这也是我们新‘巴山轮’会议的重要任务。”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球在开幕式上表示。

当前,我国发展处在重要战略机遇期,前景十分光明,挑战也十分严峻,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已然成为跨越关口的迫切要求和我国发展的战略目标。与此同时,面对深刻而又复杂的国际环境和急剧变化的世界格局,长远战略意义上的思考亦不可获缺。

“我们必须意识到,社会矛盾的变化是关系全局的变化,未来中国如何发展,政府怎样作为,都是新的课题和挑战。”财政部原部长、巴山轮会议的主席项怀诚表示。

新挑战

经过将近40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的经济实力快速增长,稳步的赶超众多发达国家,基本稳居世界第二大国地位,国际影响力大幅提升,和平崛起势头明显。根据最新的统计数据,截至到2016年底,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第一大的出口国、第二大的进口国、第三大的吸收外资国,此外还是第二大的对外投资国、第一大的外汇储备国,中国经济和世界紧密联系和相互影响的程度前所未有。

“在总体向好的大好形势下,作为经济问题的研究者和经济政策的制定者,我们必须始终保持清醒的头脑,认识到中国经济发展仍然面临着非常错综复杂的内外部形势。”项怀诚表示。

从国内来看,中国当前仍处于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经济社会发展面临着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优化经济结构,加快转换发展动力和发展方式,促进改革发展稳定的巨大挑战。同时还面临着经济发展增速换挡,传统增长的优势减弱,产业结构性矛盾的突出,区域发展不平衡,资源环境代价凸显,社会矛盾复杂多发等诸多问题。

从外部世界来看,后金融危机时代,全球政治格局变化明显,国际力量对比发生变化,世界经济仍在深度调整中曲折复苏,当前处于新旧动能转换的关键时期。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许多全球性或区域性新情况、新问题,都可能对中国的发展产生重大的影响。最典型的,随着全球要素优势变化和各国产业战略布局调整,中国的产业发展在全球范围内将面临高端挤压和低端挤占的双重压力。这些内外部挑战,对我们制定经济发展的政策提出了空前巨大的挑战。

“中国经济今后还会延续新常态以来增速向中高速收敛的这么一个态势。提高质量和效率可能会成为经济发展的一个主旋律,最近已经连续九个季度经济稳定在6.7到6.9这个区间,也就是趋稳的态势趋于明朗。下一步可能会趋稳或者说轻微的下降。在这个阶段提升经济增长的质量和效率,要求就更加紧迫。”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鸣表示。

在王一鸣看来,传统产业正在逐步达到峰值,新兴产业会进入一个新的扩张周期,城镇化会深度展开,城镇化率会继续提高,而且中国的区域空间格局的网络化特征也会比过去更加明显。中国经济的外溢效应会逐步的增强,与世界经济的互动关系也会进一步强化。

在会议上,斯洛文尼亚前总统达尼洛·图尔克对中国消除贫困化、经济创新、“一带一路”、互联网+、绿色发展均给予了高度评价。

“中国从过去关注经济总量转向关注经济质量的阶段。在国际层面上看到中国发挥了越来越大的作用。如果关注联合国工作的话,就会知道全球是非常依赖于中国发展的,我们已经有目共睹了中国的成就。”达尼洛·图尔克表示。

“十九大提出来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面临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提高供给体系的质量。我想十九大报告给我们提出了未来的一个宏伟蓝图,提出了一个战略方向。”王一鸣表示。

新框架

“在十九大的报告中间专门谈到促进我国产业进入全球价值链中高端这样一个问题。而且十九大提出的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现代化两步走的方案,都有要建设创新型国家的建设目标。而在创新型国家建设规划中间,都有产业攀升全球价值链中高端的目标。其中要求在2020年,我们进入创新型国家的时候,要求若干重点产业进入全球价值链中高端。我们在基本实现现代化跻身创新性国家前列的时候,又要求主要产业进入全球价值链中高端点。所以我认为,无论是从现代化的角度,还是创新型国家建设的角度,都提出了产业进入全球价值链中高端的问题。”南京大学原党委书记洪银兴表示。

在洪银兴看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仅仅是要去产能,更要培育新产能。参与经济治理,应该更多地关注在企业层面上。要参与全球经济治理,必须参与产业的全球价值,而且要处于全球价值链的中高端,也就是要基于全球价值链的主导地位。

“如果我们能够进入全球价值链中心,占主导地位,我们就有条件能够参与全球经济治理。我认为,不仅仅是参加国际经济组织,关键是我们的企业、我们的产业在全球的价值链中间的主导地位。我们要建立国际经济的合作和竞争的网络,就是要靠全球价值链。‘一带一路’关键就是要在全球价值链上建立一种产能互补的合作关系。现在,我们全球价值链的中高端条件已经具备,因为我们现在在传统的比较优势失去了的同时,新的比较优势正在显示出来。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我们具有的巨大市场需求规模,处于世界前列的经济增长速度,是任何一个全球价值链都要追求的。”洪银兴表示。

事实上,技术很高端,但没有形成价值链,是中国的问题之一。高铁装备制造业、电子信息产业,甚至包括服装这样一些传统产业,必须要推动它们把全球价值链建起来,通过全球布局来获取更大的全球化利益。这样不仅可以避开相关国家的保护主义,并且能开发出全球生产要素和市场潜在价值,将极大的释放全球生产力。

责任编辑:李明徽;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