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天下正文

“一带一路”融资方向必须是百年大计

作者:马晓霖 李靖云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10-31 21:32:25

摘要:2015年我看到一个数据,是说大概在未来10年左右,仅亚太地区基础设施投资的缺口就有8万多亿美元。纵观整个“一带一路”沿线,实际上是投资的洼地。

“一带一路”融资方向必须是百年大计

W020150422509574213722.jpg

马晓霖 李靖云

“一带一路”沿线多为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不缺发展需求和机会,但是缺乏融资能力。中国作为“一带一路”发展倡议的首倡国,面对的就是这样一个基本情况。那么应该如何推动“一带一路”沿线各国经济能力的提升,补齐短板呢?宁夏卫视《解码一带一路》栏目主编马晓霖专访了中国银行前副行长张燕玲。

建设“一带一路”

沿线国家资金缺口大

马晓霖:搞“一带一路”建设,要投资,要花钱,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大多数都是发展中国家。那么就您的了解而言,这些国家未来总体的资金缺口究竟有多大?

张燕玲:你这个问题提的非常好。我估计您肯定不是让我说具体的数字,说实话我也说不出来。但是“一带一路”建设中很重要的一个内容就是基础设施建设,对基础设施建设这个问题,从联合国、G20,包括很早以前世界银行一直都在公布着这些相关的数字。但是这个数字有些偏差,差距也很大,为什么呢?因为项目都是今天有了,明天又没有了,再加上统计的时间也都不一样,所以数字有差别也还算正常的。

马晓霖:2015年我看到一个数据,是说大概在未来10年左右,仅亚太地区基础设施投资的缺口就有8万多亿美元。纵观整个“一带一路”沿线,实际上是投资的洼地。对于这个数字您怎么看?

张燕玲:现在说7万亿或8万亿的人比较多。2016年在博鳌亚洲论坛,国家开发银行的董事长就说,他们的项目库里面有9千多个项目,是1千多亿美元。其它银行也都有自己的数字,特别是今年起,各家银行每个季度都对投向“一带一路”建设的资金金额有统计。我想这个确切的数字,大概刚才说的那个7万亿或8万亿美元,应该是差不多的。全世界有一个统计数字,那就是今后二三十年里全球的基础设施建设投资金额大约是70万亿美元。

融资“一带一路”

规避风险也谋求长远

马晓霖: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大部分是发展中国家,这些国家应该说普遍融资能力比较差,信用等级比较低,而“一带一路”建设又是中国倡导各方参与,中国肯定是要担当重任。那么由中国主导“一带一路”沿线项目或者相关融资的话,我们的风险是不是很大?应该怎样规避这些风险呢?

张燕玲:“一带一路”起源于古代丝绸之路,现在全球公认的,感到骄傲的是古代丝绸之路是古代文明的结晶。现在为了寻找到能够让世界经济很快复苏的办法,从上个世纪80年代的时候,联合国就提出了复兴丝绸之路这样一个计划,之后很多国家也都拿出了它们各自的计划。习近平主席“一带一路”这个畅想一提出来,就得到了全世界的拥护。 “一带一路”是全世界共同的事情,所以由中国一家全包融资是不可能的,我们不可能自己去包打天下。从另一方面来讲,内生动力是非常重要的,沿线国家自己对于“一带一路”倡议的参与非常重要。我特别赞赏孟加拉国的三任总理哈希娜,她提出把他们国家的“金色孟加拉”规划和“中国梦”结合起来这样一个规划。如果每个沿线国家都有它们自己的一个内生复兴丝绸之路的计划,再加上我们中国负责任大国的倡导,这样结合起来就会更好。但是至于到底该怎么去发展,还是要按照我们提出来的“一带一路”包容发展、合作共赢的原则。如果大家都按照这个思路去做,可能有很多问题就特别容易解决。

马晓霖:我理解您的意思是,“一带一路”倡议是中国提出的,但是一个巴掌拍不响,应该是中国来推动融资,沿线国家也一起来努力,包括其它发达国家共同参与这个全球化的新投资高潮。

张燕玲:对。如果沿线国家各自有各自的发展计划,加上有中国更好的经验和更好的技术,还有中国在金融方面的支持,“一带一路”建设才能做得更好。当然这些东西都是市场化的,绝不是说“一带一路”建设是中国全包全揽。比方说一个项目,要向全世界招标,西方发达国家来投标,中国企业也来投标;比方说融资,可以从全世界各家银行融,不一定全是在中国融。所以说“一带一路”是一个很大的朋友圈,愿意加入朋友圈的,即使不在“一带一路”沿线,也可以来加入。

马晓霖:发达国家是全球化的推动者和参与者,它们在对发展中国家投融资方面,应该说是积累了很多的经验。那么他们在这方面有什么经验是中国可以借鉴的?

张燕玲:西方发达国家投资发展中国家,确实是有历史了。我们中国在30多年前,也就是改革开放刚开始的时候,也使用了很多西方国家的政府贷款、出口信贷,那个时候我就具体在做这些业务。在我看来,除了金融的支持,它们的制度、法律、规则都很健全,而咱们在这方面还是有差距的。西方投资项目的成功率很高,每一个都是拿出真金白银来换回真正的效益,而我们在这方面过去是有差距的。“一带一路”沿线有这么多国家,其中有一些国家法律不是很健全,存在政治风险,包括企业的信誉风险应该也都很高,在这个时候就应该和金融很好地结合,相互配合,形成合力,去规避这些风险。

马晓霖:也就是说要帮助沿线国家发展,那这些国家自身也得达到一定的条件,否则投资就打水漂了,国家也没有发展起来,这对两国的政治、经济方方面面也都有影响。

张燕玲:对。而且前期如果不把很多工作做到位,匆忙地上了一些项目,如果项目在过程中出现问题,它所引起的麻烦就不光是经济的,可能还有更严重的问题。这样的问题都必须事先考虑清楚,而且是双方都必须加以考虑的。“一带一路”建设中的项目,其实都应该树立起一个目标,那就是这个项目必须是百年大计。我们现在回过头看的话,当年西方国家援助咱们的一些项目,利用西方政府贷款搞起来的一些项目,说实话很多都是百年大计。就是说,你不光要帮助沿线国家把这个项目建起来,还要帮助它今后能够正常地运营,不然就是很大的浪费。接受帮助的国家,首先要对自己的偿债能力有一个评估,还有,项目一定要透明,要征求社会各方的意见,这些工作得到了方方面面的认可之后,再用法律把它确定下来,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解码一带一路》是宁夏卫视创办的一档高端访谈节目,节目以“一带一路”倡议为核心内容,就“一带一路”建设中所涉及的热点尤其是经济与贸易投资热点问题,与世界各国、不同行业的嘉宾进行深入探讨,通过各种讯息的组合、不同观点的交锋,为人们呈现全球化背景下最真实、客观、全面的“一带一路”图景。作者马晓霖为博联社总裁、国际问题专家、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解码一带一路》栏目主编兼主持人;李靖云为《解码一带一路》栏目执行主编,资深媒体人。)(主编商灏 编辑严葭淇)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