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天下正文

“通俄门”调查进入深水区,特朗普或重演另一个水门?

作者:赵灵敏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11-1 23:09:13

摘要:意味着“通俄门”调查已经逼近了特朗普核心圈子,未来有可能把特朗普本人推入险境。

“通俄门”调查进入深水区,特朗普或重演另一个水门?

马纳福特

赵灵敏

自5月份开始的“通俄门”调查最近有了突破性的进展。10月30日,特朗普的3名前竞选团队成员被正式起诉,他们分别是竞选团队经理保罗•马纳福特、马纳福特的生意伙伴里克•盖茨和竞选团队外交政策顾问乔治•帕帕多普洛斯。这意味着“通俄门”调查已经逼近了特朗普核心圈子,未来有可能把特朗普本人推入险境。

“通俄门”牵扯核心圈

马纳福特和盖茨所受指控与“通俄门”没有直接关联,而是关于他和乌克兰政府之间的关系。马纳福特2012年曾担任乌克兰前总统亚努科维奇所在政党地区党的顾问,按美国法律,马纳福特为外国政治人物和政党服务,应登记为“外国代理人”,但他通过一系列操作未如实登记。在2012至2013年,由马纳福特控制的离岸公司在全球移动了300多万美元的资金,其中大多流入美国,有洗钱的嫌疑。如果指控坐实的话,两人将面临10到15年的牢狱生活。

与马纳福特相比,帕帕多普洛斯的情况对特朗普而言更为凶险。他7月27日就遭检方秘密逮捕,10月5日与穆勒团队达成认罪协议,承认提供虚假口供。帕帕多普洛斯曾经和一名与俄罗斯官员密切相关的伦敦教授接触,此人称俄罗斯政府拥有关于当时的民主党总统竞选人希拉里•克林顿的“黑材料”,但他告诉FBI相关接触是在加入特朗普竞选团队之前,实际相关接触却是在他加入竞选团队之后。此外,帕帕多普洛斯还曾经试图利用这名教授与俄罗斯的关系安排特朗普竞选团队与俄罗斯官员会晤,但他最初却说这名教授无关紧要。

马纳福特被捕虽然和特朗普没直接关系,但不排除他未来会供出其他有价值的信息;帕帕多普洛斯则试图让俄罗斯介入美国大选以帮助特朗普,未来他为了脱罪,可能会供出更多黑幕。考虑到这两人的身份和涉及的情节,“通俄门”的调查显然已经进入深水区。

2016年12月29日,奥巴马在情报部门报告俄罗斯黑客干预美国大选之后,宣布了对俄罗斯的惩罚措施:驱逐35名俄罗斯外交官,同时关闭在马里兰和纽约的两个据称用于情报收集工作的俄罗斯办公地点。“通俄门”初露端倪。2017年2月,因为在“通俄”问题上撒谎,上任只有24天的白宫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弗林闪电辞职,成为史上最短命的白宫官员。弗林被曝在特朗普与奥巴马进行权力交接时与克里姆林宫有过秘密接触,还涉嫌私下与俄驻美大使讨论美对俄制裁问题,暗示特朗普上台后将取消对俄制裁,并对外谎称从未谈过此事。“通俄门”开始正式发酵。

5月9号,特朗普突然解除时任联邦调查局局长科米的职务,而科米当时正在主持联邦调查局关于俄罗斯是否干预美国选举的调查,其中包括特朗普竞选团队是否与俄罗斯串通、共谋,引发舆论大哗。5月17日,美国司法部任命联邦调查局前局长穆勒为特别检察官,正式调查“通俄门”。6月8日,科米在参议院出席听证会时又牵扯出另一人,那就是特朗普竞选团队核心成员、现任司法部长塞申斯。科米说塞申斯与俄罗斯驻美大使基斯利亚克的接触“不止两次”,而塞申斯在今年1月的确认提名听证会上明确表示“我没有与俄罗斯人联络过”。《华盛顿邮报》随后曝光称,塞申斯去年7月和9月两次单独会见俄罗斯驻美大使基斯利亚克,其中9月那次的会面地点还是塞申斯的办公室。塞申斯显然在此问题上撒了谎。

紧接着,《纽约时报》在7月初报道称,特朗普的大儿子小特朗普在去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跟一名与克里姆林宫有联系的俄罗斯女律师维塞尼茨卡娅进行了会面,会面于去年6月9日在特朗普大厦进行。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和时任特朗普竞选团队主席马纳福特也出席了那次会面,这么做的目的也是为了获取希拉里的黑材料。

特朗普本人会涉案吗?

9月15日,社交媒体Facebook在穆勒的压力下提交了俄罗斯利用脸书干涉美国大选的证据——3000个政治广告,这些花费10万元投放的广告多数在有争议的议题上发表和传播煽动性言论,赞扬特朗普,批评希拉里,估计有1000万人看过。

以上可以看出,穆勒的调查越来越深入,离特朗普也越来越近。“通俄门”发展至今,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差不多是铁板钉钉的事,特朗普团队和俄罗斯官方接触以获取希拉里“黑材料”也证据确凿。穆勒团队要调查的不是这些显而易见的事实,而是以下几个关键问题:对于核心团队与俄大使联络一事,特朗普到底知不知情;联络内容是否涉及特朗普当选后对俄罗斯政策的调整;假设联络得到特朗普授意或默许,那又是否以此为筹码换取俄罗斯介入大选,并做了一些对特朗普当选有利的事。随着调查的深入,不排除特朗普的亲信被起诉甚至本人涉案的可能性。

“通俄门”因为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而起,显然是希望通过干预来改善俄美关系,但俄罗斯至今不仅没有得到便宜,反而弄巧成拙。一方面随着“通俄门”的曝光,美国政客提“通俄”色变,避之唯恐不及,未来很长时间不会有人敢提议改善俄美关系,美国制裁的取消也将遥遥无期;另一方面,加深了美国精英对俄罗斯本来就有的反感和敌意,这个影响可能更为深远。这些显然和俄罗斯的初衷是背道而驰的,可以说,俄罗斯是得不偿失。

而特朗普即便因为俄罗斯的介入赢了大选,快乐也终究很短暂,“通俄门”的调查很可能贯穿他的整个任期,令他焦头烂额,没有多少余力去推动那些真正重要的议题。(作者为资深媒体人)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