拟收购标的上欠税名单 盛运环保知情涉嫌信披隐瞒

作者:徐超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11-2 14:25:07

摘要:9月4日,合肥市国税局、合肥市地税局联合发布了2017年第3期(2017年第二季度)欠税公告(企业或单位类),有71家企业因为欠税被曝光,其中就包括盛运环保准备收购的安贝尔环保,欠税2823114.75元。虽然安贝尔环保已经补缴了拖欠的税款,但税务部门也明确表示——补缴税款不影响曾经欠税的事实。

拟收购标的上欠税名单 盛运环保知情涉嫌信披隐瞒

本报记者 徐超 合肥报道

安徽盛运环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盛运环保”,300090)于2017年8月25日公告披露,拟以自有资金和专项贷款方式以63,800.00万元(6.38亿元)收购共青城润邦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润邦投资”)、安徽安贝尔合成革有限公司(简称“安贝尔合成革”)持有的安徽安贝尔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安贝尔环保”)总计100.00%的股权。本次交易完成后,安贝尔环保将成为上市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但在9月4日,合肥市国税局、合肥市地税局联合发布了2017年第3期(2017年第二季度)欠税公告(企业或单位类),有71家企业因为欠税被曝光,其中就包括盛运环保准备收购的安贝尔环保,欠税2823114.75元。虽然安贝尔环保已经补缴了拖欠的税款,但税务部门也明确表示——补缴税款不影响曾经欠税的事实。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安贝尔环保欠税一事就发生在企业刚刚注册成立之后,以及盛运环保准备收购期间,上市公司也承认对欠税一事在尽调期间已经知情,但记者没有找到任何相关的信息披露。证券业律师认为,这属于应该信披的范畴,盛运环保的行为涉嫌信披隐瞒。

成立首年成欠税大户

安贝尔环保最早系由安贝尔合成革2016年3月8日出资设立,初始注册资本为人民币1000万元,为安贝尔合成革全资子公司,经营性资产均来源于安贝尔合成革。2017年4月25日,安贝尔环保发生股权变更,润邦投资进入,并取得90%的持股,安贝尔合成革持股10%。

收购公告显示,安贝尔环保主要处置的废有机溶剂为含二甲基甲酰胺(DMF)溶剂,作为重要的化工原料以及性能优良的溶剂,主要应用于聚氨酯、腈纶、医药、农药、染料、电子等行业。还具有《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是全国少数几家专业从事此类废物经营处置企业,且年准许处理量排名前列。盛运环保的收购是为延伸上市公司环保行业产业链,拓展危废领域市场。

盛运环保的主业是专业从事城市环境工程固废治理行业的城市生活垃圾、卫生垃圾、餐厨垃圾、包装垃圾、填埋垃圾、污泥垃圾、工业废品垃圾、医废垃圾、危废垃圾的垃圾焚烧和垃圾发电工程项目。

11.png

9月4日,合肥市国税局、合肥市地税局在官网上发布的欠税公告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第四十五条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实施细则》第七十六条、国家税务总局令第9号《欠税公告办法(试行)》规定,下列企业或单位未按照税收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确定的纳税期限缴纳或者解缴税款,现予以公告。”

12.png

安贝尔环保赫然在列欠税名单内。税务部门征管处工作人员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公布的欠税名单对象,针对的都是欠税200万以上的企业。而且企业欠税后,税务部门都会先发催缴通知书,限定时间补缴,只有催缴后仍然不缴纳税款的,才会上欠税名单予以公示。

欠税公告也明示,“其应纳税款的追征,仍按《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及其实施细则有关规定执行。欠税公告发布后,对积极筹措资金缴纳欠税或承诺按期缴纳欠税的企业,将及时调整公告名单和欠税数额。”

知情却隐瞒信披

在盛运环保披露的收购公告里面,没有关于安贝尔环保涉及纳税的任何信息,那么上市公司为何要收购一家欠税大户,收购期间的尽调是否知道欠税一事,安贝尔环保如何处理欠税,以及盛运环保后续是否还会继续收购安贝尔环保?就成为投资者需要知晓的信息。

盛运环保却向《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经查证,税务部门搞错了。”并附上了安贝尔环保的缴税凭证。

这份兴业银行电子缴税付款凭证显示,转账日期是2017年8月8日,纳税人全称和付款人全称皆是“安徽安贝尔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征收机关是“合肥市蜀山区国家税务局”,缴纳的税种是“企业所得税”,欠税的时间是2016年1月1日-2016年12月31日,实缴的金额就是曝光的欠税金额——2823114.75元,加上滞纳金总计2920512.21元。

13.png

合肥税务部门征管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合肥)市里的欠税公告,按照国税总局的要求是一个季度发布一次,但公告并非动态发布,而是有时点数,也就是在确定的时点内欠税的,就会纳入公告,如果后面补缴了,在下一期的欠税公告里面就会把名单拿掉。

针对盛运环保所称的“税务部门搞错”,征管处工作人员明确表示,欠税名单的公告内容,是逐级上报直至总局,有一套严格的行文,不能更改。“虽然安贝尔补缴了税款,但并不影响其曾经欠税的事实。”

盛运环保方面则一再坚称,是“税务局出了问题”,称欠税是“小事”。“上市公司还没确定收,那企业不需要缴那么多税啊,等确定了再那个(缴纳)啊。对民营企来说,这是很正常的一个东西,税交完了就不存在任何法律风险了。”在《华夏时报》记者的一再追问下,盛运环保方面承认,做尽调的时候已经知晓安贝尔环保欠税一事。

金融、证券、资本市场维权律师,上海天铭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宋一欣律师认为,欠税这是事实,这个需要公告,后来把税补上了,也应该公告。上市公司说税务部门搞错了,口说无凭,应该让税务部门出具搞错的书面证明。宋一欣律师说,盛运环保知晓(欠税)而不信披,就是故意隐瞒,不知晓而没有信披,就是尽调没有尽到责任。

责任编辑:靳广瑞 主编:蒋宏晨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