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证券正文

保千里连续停牌受质疑 上交所两发监管函

作者:王俊仙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11-3 17:57:50

摘要:刚刚终止重大资产重组,还没来得及复牌,保千里(600074.SH)又马上发布了另一则停牌公告,这导致保千里股票自7月份以来一直处于停牌状态。此事遭到上交所关注,上交所在10月30日和31日连续向保千里发出两封监管函。

 保千里连续停牌受质疑   上交所两发监管函

华夏时报记者 王俊仙 南京报道

刚刚终止重大资产重组,还没来得及复牌,保千里(600074.SH)又马上发布了另一则停牌公告,这导致保千里股票自7月份以来一直处于停牌状态。此事遭到上交所关注,上交所在10月30日和31日连续向保千里发出两封监管函。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保千里在公告中称,此次停牌是因实控人拟筹划控制权变更,但其实际控制人庄敏所持保千里股份高比例质押且股票被冻结的事实,再加上庄敏此前还签订了一个连上市公司至今都“仍在核实”的“股权转让合同”,保千里此次停牌的真正原因备受质疑。

连收监管函

10月30日,保千里收到上交所的监管函,其中有四条和保千里实控人庄敏有关。

上交所认为,作为上市公司实控人,庄敏应当充分知悉停复牌相关规则,及时披露停牌事项的进展情况,并按规定提请公司办理复牌交易,明确市场预期;庄敏应当勤勉尽责,尽快核实所持股份被司法冻结的具体原因,及时予以披露,并保持与上市公司联系畅通,严格按照法律规定勤勉尽责,积极履行告知、配合等信息披露义务。

而就重组上市时虚增标的资产估值事项,上交所认为保千里董事会应当加快追偿进度,同时督促相关股东(控股股东庄敏在此之列)制定切实可行的赔偿方案,并及时披露相关进展情况。

此外,保千里三季报业绩出现较大幅度下降,保千里目前生产经营是否正常?流动性是否存在困难?上交所要求保千里董事会应当提出稳定公司经营的有效措施,切实防范资金链风险,并充分评估公司债券是否存在提前清偿风险。

三季报显示,保千里今年1-9月实现的营业收入为29.61亿元,同比增长3.7%,而其实现的归母净利润为4.04亿元左右,同比大降34.48%,扣非后归母净利润更是缩水近四成。截至9月底,保千里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为4.51亿元,而去年9月底该数值为27.65亿元。其中,保千里1-9月份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6.1亿元,同比下降80.95%,原因为本报告期偿还债务支付的现金增加所致。

保千里相关负责人对此表示,公司商业信用萎缩导致供应链紧张,产能下降,公司正在想办法妥善解决。公司正在与相关债权银行协商,并积极推进并组织银团贷款。

记者注意到,还未等到保千里回复上交所10月30日的监管函,上交所又在10月31日发布了一则监管函,督促保千里充分揭示风险,妥善作出复牌各项安排。

停牌事由受质疑

事实上,保千里此次停牌是连续第二次停牌。

今年7月25日,因筹划重大事项,保千里向上交所申请停牌,并在8月8日进入重大资产重组程序,后确定交易标的初步拟定为东莞市沃泰通新能源有限公司(下称“沃泰通”)。然而一件“意外”的事情却让该重组最终“告吹”。

10月16日,保千里突然公告收到《股权司法冻结及司法划转通知》和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协助执行通知书。广东高院协助执行通知书显示,关于股权转让合同一案,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7)粤财保15号民事裁定书已经发生效力,因诉前财产保全,实际控制人庄敏持有的公司限售股8.55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5.07%),被司法冻结。

正因此,在实际控制人庄敏所持股份的客观状况发生重大变化情况下,保千里与交易对方最终就交易价格、交易方式等核心条款未达成一致意见,并终止重组。

然而终止重组后将要复牌之际,保千里又公告称其收到通知,实际控制人庄敏正筹划重大事项,该重大事项可能涉及公司控制权的变更。

那么此次筹划控制权变更是庄敏主动转让,还是由于上述司法冻结而被动划转?和上述广东高院所提及的股权转让合同有关吗?这份股权转让合同到底何时签订的、涉及什么内容,为何连上市公司至今都仍在核实?

对此,11月2日,《华夏时报》记者致电保千里并发送了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未获得回复。

此外,有多位保千里投资者表示,他们质疑保千里停牌是为了防止实控人股票爆仓。

资料显示,保千里实控人庄敏所持公司股票几乎全部被质押,而保千里在7月25日停牌前一日以跌停收盘,股价创2016年年初以来新低。保千里在9月份一则公告中曾表示,庄敏上述部分质押行为此前曾出现平仓风险。

编辑:严晖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