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证券正文

中国宏桥赢了吗?

作者:石省昌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11-3 20:08:49

摘要:停牌近7个月的中国宏桥(01378.HK)于10月30日复牌,当天股价大涨31.91%,报收9.3港币/股。 这与停牌前沽空中国宏桥的机构艾默生在2月28日发布的负面报告的观点截然不同。

中国宏桥赢了吗?

本报记者 石省昌 北京报道

停牌近7个月的中国宏桥(01378.HK)于10月30日复牌,当天股价大涨31.91%,报收9.3港币/股。

这与停牌前沽空中国宏桥的机构艾默生(EmersonAnalyticsCo.Ltd.)在2月28日发布的负面报告的观点截然不同。艾默生认为,报告发布当日中国宏桥股价为7.8港币,但目标价仅为3.1港币,是当时的40%。

虽然现在的股票市场站在了中国宏桥一边,但是这场沽空战貌似尚未结束。

不甘的艾默生

目前的情况或许让艾默生陷入困境,市场并未如其所料。中国宏桥复牌之后,股价连涨四天,于11月2日报收12.46港币。这比停牌前的7.05港币股价大幅上涨近77%。

令市场振奋的是,中国宏桥第一大股东宏桥控股于10月30日、10月31日和11月2日分别增持中国宏桥1400万股、1865万股和1756.15万股。增持后,宏桥控股现持有 5945067073股股份,占中国宏桥已发行股份约81.89%。

增持公告显示,董事会认为该增持表示控股股东对中国宏桥做出的长期承诺以及对本公司未来发展有信心。控股股东进一步确认,其将根据市场状况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作出进一步增持,以体现其对公司未来发展前景的坚定信心。但从艾默生对中国宏桥复牌随即发表的一份声明可以看出,艾默生并不甘心。

10月30日,艾默生再发负面报告,称中国宏桥复牌前10月25日发布的澄清报告要打上问号,反而更加确信此前对其成本过低、负债过高、财务欺诈指控是正确的,并呼吁香港证监会同时关注中国宏桥姊妹公司魏桥纺织(02698.HK)的财务问题。

艾默生在最新的这份负面报告中指出了四个问题。首先,中国宏桥的电力生产成本(包括蒸汽成本)仍明显低于同行平均水平。从2010年开始,声称蒸汽成本,无论是卖给外部客户还是内部使用,都记录在销售成本中的各种条目,而不包括在电力生产成本中,这是一个可疑会计处理。其次,中国宏桥的供电标准煤耗比行业标准低了21%,唯一的解释是中国宏桥“创造”出了世界上最先进的发电机。此外,艾默生认为,中国宏桥进行了“革命”行动,才导致2010电源“原煤”煤耗同比下降18%。最后,质疑中国宏桥的蒸汽成本。

综合以上质疑,艾默生认为,中国宏桥堪称“世界上最高效发电机的创造者”。实际上,艾默生上述的这一份最新负面报告是针对中国宏桥在10月25日发布的一份澄清公告,后者的发布针对的是艾默生在2月28日对中国宏桥的一份长达46页的负面报告。

显然,艾默生并不满意中国宏桥的澄清而进行新一轮的较量,但股票市场却对中国宏桥充满信心。除了大股东对中国宏桥的增持,10月30日当天,中国宏桥发布公告称,由于董事认为艾默生对公司及其联属公司的反复攻击本质上是恶意的,已正式在香港法院对艾默生提起诉讼。

对于艾默生对中国宏桥的做空,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教授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国外的做空机构一般也是苍蝇不叮无缝的蛋,瞄准的公司大多都有点儿问题。如果说被瞄准的公司走得端、立得正,那就身正不怕影子歪。如果在信息披露方面存在重大瑕疵,那股价被做空,也只能从自身找原因。如果故意妖魔化好公司,公司能不能向做空机构索赔?理论上不是不可能,但是这样做的公司比较少,因为大部分被瞄准的公司是有点儿毛病。另外,要证明公司遭受损失并不容易,如果股民不告做空的机构,公司寻找合理的请求权起诉沽空机构相对困难。

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刘彪认为,在成熟的市场中,与沽空机制的博弈有助于企业不断自省,甚至能帮助市场“去伪存真”,如被发布沽空报告的辉山乳业,最终经查证存在财务造假行为,逐渐淡出乳业龙头地位。

宏桥的铝业

事实上,中国宏桥在这场长达7个月的沽空战过程中经历了不少波折。

8月15日,中国宏桥发布公告称,2017年4月12日,国家发改委、工信部、国土资源部、环保部四部委联合发布《清理整顿电解铝行业违法违规项目专项行动工作方案的通知》。为响应中国政府有关中国铝行业的政策决策及部署方案,截至本公告签署日,中国宏桥的子公司山东宏桥新型材料有限公司已关停涉及年产268万吨的铝产品生产产能,此次关停产能约占中国宏桥铝产品总产能的29%。

公告称,此次关停产能目前主要体现在集团的生产规模上,且本集团2017年预期销售收入及折旧计提和长期资产减值存在一定影响。

中国宏桥近日发布的2017年半年报显示,计划关停部分产能,导致期内计提资产减值近33.62亿元,以及部分原材料价格上涨从而使得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同比减少约54.8%,为14.82亿元。

不过,由于铝锭价格上涨,中国宏桥却迎来了较好的营收。刘彪认为,面对艾默生的沽空,中国宏桥目前成功脱困,既在人为也在天时。中国宏桥通过带领投资者实地考察生产状况,发布财务数据,通过透明的披露态度对抗负面消息,同时第四季度以来,受益铝价上涨,增加了投资者对中国宏桥这一全球大型铝生产商的信心。

一位研究铝期货的资深研究员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中期来讲,中国宏桥的268万吨的产能已经被关停;远期来讲,新增产能也被限制,但是没有被禁止。因为铝的消费在所有金属当中相对稳定,每年消费同比增长7%到9%之间,所以每年铝还会有200万吨到300万吨的新增产量。中长期来看,铝锭价格是震荡走高的过程,这是因为生产成本在上升,比方说氧化铝和用电成本。短期来看,价格相对走弱,虽然受限产影响产能下降,但冬季是铝的需求淡季。

这意味着,短期来看中国宏桥可能面临铝的需求淡季,中期面临产能关停的损失,长期面临新增产能的受限。

从目前来看,虽然中国宏桥顺利反击艾默生,取得阶段性胜利,但艾默生的“坚持不懈”依旧是盘在中国宏桥头上的乌云。

编辑:刘春燕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