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地产正文

江浙法拍房三年爆发式增加十倍 借款人资不抵债强制拍卖

作者:陈小瑛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11-3 20:47:11

摘要:在淘宝网“司法拍卖频道”上,全国各地的法拍房都在逐年增加,今年,江苏、浙江、河南的法拍房明显增加。尤其是江浙地区,3年时间里,法拍房增加了10倍,从2万多宗,跳跃式上升到26万宗。

江浙法拍房三年爆发式增加十倍 借款人资不抵债强制拍卖

本报记者 陈小瑛 深圳报道

在淘宝网“司法拍卖频道”上,全国各地的法拍房都在逐年增加,今年,江苏、浙江、河南的法拍房明显增加。尤其是江浙地区,3年时间里,法拍房增加了10倍,从2万多宗,跳跃式上升到26万宗。

但线上拍卖的流拍率依然较高。《华夏时报》记者统计发现,起拍价上亿的资产,流拍率达到90%以上,尤其是工业厂房、酒店、写字楼、商铺等商业用房,流拍率都较高,在楼市火爆期里,住宅的成交率最好,但流拍也是常见现象。

“江浙地区民营经济发达,而企业借贷多,当经济下行后,生意越来越难做,导致资金链断裂,资不抵债,最后不是跑路,就是由法院强制拍卖资产。”浙江一家专门代理法拍房的公司人士告诉记者,今年法拍房明显增多的背后,反映了实体经济的不景气。

法拍房快速增加

全国法拍房数量中,尤其以江苏浙江居多。这3年来,江浙法拍房一直呈现井喷式增长。

2014年7月25日,江苏和浙江的法拍房为24744宗。而2015年江苏全省法院共上网拍卖44254次,对18336件拍品进行了拍卖,成交7249件。

记者在淘宝网上看到,截至今年11月2日,浙江拍卖的房产总共有128232套,其中,温州22867套,杭州20174套,宁波23415套,相比前一日也多了200套。

江苏法拍房133526套,其中,苏州25081套,无锡19909套,徐州12853,常州10803套,相比前一日,法拍房又多了203套。这些包括正在进行,即将开拍,以及过去一年多以来已经结束的房产。

“去年之前都是拍三次,首次拍卖价一般为评估价的8.5折,如果流拍,第二次和第三次挂牌都在前一次基础上再打8.5折,但今年改了,只拍2次,一般首次拍卖是评估价的8折,但有的开拍就是评估价,有的可以打7折,不同资产有所差异,2次流拍后进入变卖,再失败,就不拍了,维持现状,由债权人自行处置。”无锡某区人民法院一位法官告诉记者。

比如苏州,从去年12月29日以来,已经拍卖和目前在挂牌的法拍房,一共有25040套。第一次流拍,进入二拍的有7360套。

记者统计发现,在江苏资产上亿的500次房产拍卖中,拍卖成功的只有40个,流拍率超过90%。物业类型主要包括纯住宅、工业厂房、写字楼、酒店、商业用地。

无锡市太湖西大道1188-1号的256套办公房地产,评估价5亿元,去年第三次拍卖价降到3.24亿,仍然遭遇流拍,变卖也没人接盘。

泰州市高港区创业大道北侧商用房地产,目前物业由红星美凯龙经营管理。2016年8月拍卖的价格是3.26亿,该资产债权人苏州信托的人士告诉记者,债务人借了苏州信托的钱还不上,只好拿来拍卖,在法院流拍了,现在处于抵押给债权人的状态,还在找买家。

而工业厂房大多是因为公司破产需要处置资产。厂房流拍率超过80%,商铺流拍率超过60%,而住宅的成交比率最高,并且在今年楼市行情火爆时也有较高溢价。

去年9月,苏州鼎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进入法院破产清算程序,名下的苏河鼎城花园数十套房产均在网上拍卖,但溢价率不高,只比拍卖底价高几万,甚至还有流拍的房产。

今年3月中上旬,杭州法拍房屡屡爆出高价,不少房源最后成交价都远高于市场价。例如今年4月6日,南京市雨花台区玉兰路2号42幢108室一套,房屋规划用途为别墅,建筑面积为265.19平米,建筑年份2003年,起拍价679万元,最后经过528次出价,拍出了1250万元。今年10月20日,又是该小区的一套别墅拍卖,建筑面积392.29平米,起拍价2250万元,成交价3454万元,溢价率都非常高。

资金链断裂引发

为什么江浙的法拍房如此之多?

江苏一个做白酒代理的经销商告诉记者,他朋友也是做白酒代理,目前南京有4套房子在拍卖,也是因为他的客户拿不到项目工程款,还不起他的酒钱,产生连锁反应,生意做不下去了,资产全部被银行冻结,包括马上要拆迁的房子,只能走到法拍这一步。

“我朋友做的是某二线品牌白酒的经销商,每次进货打款好几千万,我们还只是一个区级经销商。”上述白酒代理商说,南京二手房市场很好,如果自己处置房产也卖的出去,但四套房卖一千万,依然资不抵债,还不如直接申请破产,房子交给法院处置。

“江浙地区民营经济发达,民间喜欢借贷做生意,一旦经营出问题了,资不抵债,不是跑路,就是被法院强制拍卖。”浙江一家专门代理法拍房的公司人士说。

记者在淘宝拍卖网上看到,宁波象山县石浦镇渔港东路的8套商业房产,包括零售商业用地、商业以及住宅,改造成了一个酒店,处于闲置状态,按现状整体拍卖。整个资产变卖价格1045万,评估价1306万,第一次流拍,第二次也流拍了,现在处于变卖阶段。

“法定代表人做生意破产了,主要经营食品加工,原来是以个人资产作为融资担保,但因为这两年盲目扩张业务,除了投资酒店,还到全国各地开门店,开了几十家店铺,去海南投厂,因为不懂行,导致投资失败。”据委托代理人告诉记者,最后资金链断裂,资不抵债,只能走到资产拍卖的这一步。

该代理人对记者表示,虽然宁波楼市火爆,县里房价也猛涨,但他们在镇上,房价涨幅很小,而且要求一次性付款,很多人看了,还是感觉资金压力有点大。

另一个位于杭州淳安县千岛湖镇随园的一处房产,建筑面积381.06平米,房屋建成于2009年,评估价779万元,第一次拍卖500多万流拍,第二次437万元尚未开拍。

“原来在我们这里做按揭,2009年买的时候要800多万元,贷了五六百万,每个月要还三四万元,还了七八年了,办企业资金链断裂,还不起贷款,欠债太多,房子也供不上了。”上述千岛湖拍卖房产的贷款银行告诉记者。

“我们这里是县级市,跟杭州不一样,楼市行情没那么好,信息延后,今年行情比去年好多了,但还没等卖掉,他断供了,所以银行必须起诉他,已经走法律程序拍卖。”该贷款银行的业务经理说。

责任编辑:张蓓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