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金融正文

十年国债利率逼近4% 中小银行求钱若渴

作者:肖君秀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11-3 22:16:23

摘要:近日,十年国债利率已逼近4%,整个资本市场为之不安,如此高企的利率传递出一个信号,那就是金融严格监管将持续,资金面继续维持紧张趋势。

十年国债利率逼近4%  中小银行求钱若渴

本报记者 肖君秀 深圳报道

近日,十年国债利率已逼近4%,整个资本市场为之不安,如此高企的利率传递出一个信号,那就是金融严格监管将持续,资金面继续维持紧张趋势。

“今年日子最难过,有时‘跪求’几十家大行都不一定能借到钱。”11月2日,华南某农商行交易员对《华夏时报》记者说,现在他心里只有一个目标,就是“守住信用,不违约”。

今年金融去杠杆资金面紧张,钱紧、钱荒早已习以为常,中小银行的流动性问题首当其冲,各大银行的日子相对来说要好过得多。

海峡银行行长舒平近期撰文称,当前部分中小银行已显现出流动性困局,如若不能及时甄别流动性困局中的“灰犀牛”,恐将诱发更为严重的流动性风险,危及整个金融领域安全。为此,银监会和央行等监管机构也在积极行动,制定相应的办法,宣布从明年起实施定向降准,那么,流动性拐点真的到来了吗?

紧日子难挨

中小银行流动性紧张,然而市场利率还在节节攀高。10月30日,十年国债收益率最高冲到3.94%,4.0%的整数关口近在眼前,市场为之紧张。因为十年国债利率即是资本市场基础利率,大幅上行则意味着流动性紧张,风险资产承压。

中小银行主要通过同业拆借、同业回购、同业存单等方式从大型银行获得流动性支持,然而,MPA考核下大型银行自顾不暇,减少资金融出,中小银行借钱难、借钱贵,日子过得紧巴巴。

中小银行的经营困境,已经让一些股东无心恋战,今年有超过20项银行股权在地方产权交易所被挂牌转让,但是动辄上亿的买卖也并不都很抢手。北京产权交易所披露的信息显示,徽商银行1亿股内资股(占总股本的0.9%)的转让项目,转让方为安徽海泰置业股份有限公司,转让总价为3.9亿元,该项目转让已在10月26日到期,但仍没有找到受让方。此外寻求股权挂牌转让的还有江西银行、昆仑银行、天津农商行、上饶银行、锦州银行等。


资金紧张不仅仅是非上市中小银行,从上市的中小银行来看同样缺钱。截至10月,今年A股和H股共有30多家上市银行完成或者正计划融资,涉及融资规模达到8231亿元,这其中主要是中小银行。

资本市场也不看好中小银行,太平洋证券分析师董春晓称,今年的监管环境无疑更利于大行,大行经营稳健、股息率较高、业绩确定性强。

舒平认为,中小银行流动性风险表现在,自身资产短期变现难,即“卖不了”;短期筹资渠道狭窄,即“借不到”;负债业务整体波动性较大,即“测不准”;抵御风险的自卫能力不强,即“防不住”。

每当资金面紧张,一般都是大行出钱,中小银行借钱。“今年与往年不同的是,中小银行普遍紧张,大家都在市场上‘抢钱’,为了平头寸,只要能借到钱,价高也要借。”对于越来越高的市场利率,上述华南某农商行交易员显得很无奈。

申万宏源首席宏观分析师李慧勇在研报中称,推动近期利率上行的既有经济基本面因素也有监管和政策因素,经济数据维持稳定, 此前央行行长周小川讲话表示下半年经济增速将达到7%,三季度经济数据公布后市场情绪有所缓和,但经济总体仍显示出较强的韧性。对监管的担忧升温,这可能来自“三三四”整改过程中暴露的风险事件,也有可能来自发布的监管文件例如资管新规或者理财新规比市场预期得更严。

转折点在何时?

10月19日上午,银监会主席郭树清在党的十九大中央金融系统代表团开放日上表示,今后整个金融监管的趋势会越来越严,要严格执行法律、严格执行法规、严格执行纪律。

严监管当头,市场认为四季度利率继续维持高位,利率下行的拐点还看不到。10月2日,东北证券发布报告称,“我在仰望荣枯线之上,利率高企基本面为王”,10月官方制造 PMI报51.6,较预期值下降0.4个百分点,较前值下降0.8个百分点,下降幅度较大,制造业复苏速度均有所放缓,主要受9月PMI大涨以及“十一”长假因素影响,但PMI整体仍位于荣枯线之上表明制造业发展稳中向好,经济韧性尤强。

申万宏源在9月金融数据的点评中认为,尽管新增信贷和社融回升,但其增速均略有回落,整体来看中规中矩,进入第三季度以来,广义社融增速的回落势头放缓,后续经济下行压力有限。央行继续维持流动性紧平衡,货币政策难言转向,年内利率仍将高位震荡。

虽然还看不到高利率的拐点,但是市场均认为4%将是“顶部”。李慧勇认为利率上行暂时以4%为上限,利率如预期中创下新高后,反而觉得没有必要过度悲观,利率上行至多以4%为上限。“一是经济增长仍是L型,二是监管落地以不出系统性风险为前提,三是中美利差足够大使得中国货币政策仍有缓冲空间。”其称。

今年中小银行流动性紧张已经引起了监管层的高度关注。10月,央行决定实施定向降准,主要支持金融机构发展普惠金融业务,自2018年开始执行。此次定向降准规定为,前一年普惠金融领域贷款余额或增量占比达到1.5%的,存款准备金率可在基准档基础上下调0.5个百分点;前一年普惠金融领域贷款余额或增量占比达到10%的,存款准备金率可按累进原则在第一档基础上再下调1个百分点。

上海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胡月晓分析称,第一档的标准实际上是相当低的,整个银行体系应都能达到第一档基准,也就是降准0.5个百分点;第二档标准相对较高,商业银行小微企业贷款占比为19%,这一数据远高于第一档1.5%的基准,也远超第二档10%的基准,股份制银行和中小银行应该大都符合第二档标准;小型银行的信贷结构更多的具有普惠的性质,因此小型银行达到第二档标准,应该是普遍性的。

也就是说,中小银行明年起存款准备金率将下调1个百分点,力度较大。招商基金预计,此次定向降准释放2700亿-6703亿元,为此中小银行将大大“解渴”。

定向降准就是降准,也即是宽松的信号。那么利率逼近4%的高位,是否就是顶部或者接近顶部?海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姜超认为,到了三季度,随着贷款利率的上升,9月份的地产销售增速已经转负,企业投资增速也再度下滑,三季度经济增速也出现本轮回升周期的首度回落。未来如果贷款利率继续上升,必然会对经济形成持续的冲击。

郭树清在上述会议上还称,中小银行流动性风险问题也是特别需要注意的,“我们和人民银行及其他监管机构密切配合,研究制定了一些措施和办法,包括一些制度性的规定。”

如何自救?

降准对缓解中小银行流动性的效果立竿见影,利率下行也会明显缓解流动性困局,然而中小银行长期形成的经营模式,也到了不得不改变的时候。对于中小银行流动性困局,舒平认为,中小银行应从自身出发认清问题症结所在:

一是资产表外化,中小银行纷纷借道金融同业,不断在委外投资、应收账款投资、买入返售等业务形式间变换,交易结构层层嵌套,将大量资金转移投向表外业务。

二是负债批量化,由于线下实体网点少且转型发展迟滞、线上获客渠道较为单一且平台流量用户转化为有效客户效率低等影响,同业存放、卖出回购等同业负债、单位存款、财政存款等批量负债就成为中小银行快速扩大负债来源的首选。

三是利润悬空化,一方面为保持良好的盈利及资本回报要求,中小银行在实体经济发展整体疲软的情况下不得不提高风险偏好以获得风险溢价收益;另一方面为满足不良监管指标刚性要求,中小银行在处置存量不良资产时,除通过切割利润核销外,还将大量不良资产转移出表,但转移并未真实出售。

面对上述问题,如何对症下药?舒平称,一是中小银行服务实体经济要“坚如磐石”,践行普惠金融要百折不挠。中小银行要想从根本上解除流动性风险隐忧,回归服务实体经济本源才是正道。二是监管改革要与时俱进,预防风险要通盘考虑。针对现阶段我国银行业经营管理中出现的新问题、新情况,监管机构一方面可以探索改进新资本协议中对流动性的要求,将目前实行的静态指标监管转为动态流动性风险管理,并纳入资本计量范围,以提高流动性风险管控的资本约束。三是强风险处置要自救为先,中小银行要动态把握业务发展的盈利性、安全性与流动性之间的平衡关系,对屡次出现的重大流动性风险事件要进行案例解剖,深刻反思总结。

不过,华南某城商行行长说,中小银行由于经营受区域限制等原因,规模小、网点少、人员少,获取资产渠道狭窄,自身业务需要调整,但关键还是要靠政策的支持。“中小银行更多的是服务中小企业,需要更多政策支持,这也是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其称。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3)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