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证券正文

IPO过会率创新低 乐视网造假风波引发从严审核

作者:石省昌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11-3 22:35:05

摘要: 10月31日,共有6家企业的IPO申请接受审核,3家企业被否,1家暂缓表决,2家获得通过,通过率仅为33%,创下历史新低。11月1日上会3家企业,2家通过1家被否,新股发审通过率为66%。

IPO过会率创新低 乐视网造假风波引发从严审核

本报记者 石省昌 北京报道

“昨天才刚刚经历了这个事情,很多事情需要开会讨论,我不能答复你。”11月2日,《华夏时报》记者致电无锡普天铁心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无锡普天”)咨询IPO申请未能顺利过会接下来的计划,对方如此回答。

近日,与无锡普天一样未能过会的公司渐渐多了起来。

10月31日,共有6家企业的IPO申请接受审核,3家企业被否,1家暂缓表决,2家获得通过,通过率仅为33%,创下历史新低。11月1日上会3家企业,2家通过1家被否,新股发审通过率为66%。

10月17日,创业板发审委与主板发审委合并的“大发审委”正式亮相以来,IPO发审的通过情况让市场解读出“从严”的信息。

创新低背后

33%和66%,这样的通过率实属罕见。据统计,截至11月1日,新一届发审委已经审核了28家公司的首发申请。从审核情况来看,18家获得通过,7家被否,3家暂缓表决,通过率为64.3%。

这一通过率与此前相比,大幅下降。有媒体统计,在新一届发审委成立之前,截至9月30日,证监会今年审核的405家公司首发申请中,328家获得通过,16家暂缓表决,8家取消审核,53家未通过,IPO审核通过率为80.99%,比2016年同期下降了近10个百分点,去年前三季度的首发通过率为90.96%。

针对当前的低通过率,多位市场人士将其解读为或与近期媒体爆出曾参与乐视网IPO的前创业板发审委委员接受调查有关,发审委因此变得谨慎。

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刘彪认为,近期发审谨慎主要还是受乐视事件影响,多名前发审委委员被调查的消息,社会影响力巨大。

“前端审核目前必须加强和中国目前退市制度还不完善有关,目前的市场主要还是进多出少,所以只好选择在前端发力。”刘彪表示。

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不否认可能受乐视网IPO造假丑闻的影响变得谨慎,所以严格把关,导致过会率不高。但更重要的,还是从申请过会未通过的公司上找原因。

从公司来看,在10月31日的审核结果中,哈尔滨森鹰窗业股份有限公司、海宁中国家纺城股份有限公司和稳健医疗用品股份有限公司被否,中源家居股份有限公司被暂缓表决,获得通过的是蒙娜丽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和鑫广绿环再生资源股份有限公司。被否的稳健医疗用品股份有限公司曾在9月28日上会,当日被暂缓表决,不料1个月后重新上会,最终被否。

11月1日,共有3家企业的IPO申请接受发审委审核,2家过会,1家被否。成都西菱动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杭州天地数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通过审核,被否企业是无锡普天铁心股份有限公司。

面对较低的通过率,刘俊海认为,当前值得关注的是股票发行的注册制改革,有人担心注册制改革是释放利空消息,但其实注册制改革能让好公司脱颖而出。

“喝酒吃药”的症状

“今年这样发新股,效果和注册制差不多。未能过会的公司要看具体不能够通过的原因。”交银国际研究部负责人洪灏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实际上,未能过会的公司较多地集中在医疗领域。除上述稳健医疗被否之外,10月24日被否的湘北威尔曼制药、长春普华制药、南京圣和药业、重庆圣华曦药业、润弘制药、浙江诺特健康科技等均未能顺利过会。事实上,在医药医疗类企业的IPO申请审核过程中,商业贿赂是经常被问及的一个问题。

对于稳健医疗,发审委给出的审核结果认为,申报文件显示,稳健医疗在规范运作与内控方面存在以下问题:出资行为存在瑕疵,存在较多会计差错,报告期内发行人接连受到16起行政处罚。此外,在1999年、2000年、2001年与多地国有企业合资经营,并在随后购买了相关国有资产。需要进一步说明国有资产收购中交易的程序和价格是否合规,该等收购资产权属是否清晰。

在招股说明书的反馈意见中,发审委要求稳健医疗的保荐机构、发行人律师核查并在招股说明书中披露发行人引入机构投资者康胜投资、康欣投资、康隆投资、康立投资、红杉信远的原因;增资及股权转让价格确定的依据;增资及股权转让过程是否履行了相应的股东会程序;红杉信远入股价格较前几次公司股权转让价格差异较大的原因及合理性;资金具体来源及其合法性;各新股东与发行人之间是否存在对赌协议等特殊协议或安排;上述新股东是否具有国资背景,是否应当转持股份。

刘俊海认为,现在很多上市公司在上市之前引进战略投资人常会带有对赌条款,如果不清除,将成为隐患,将来肯定纸包不住火。

“上市公司必须股权结构清晰,如果股权结构不透明,一旦公司上市就会给公司未来的中小股东权益带来非常大的危险。”刘俊海表示。

威尔曼制药的问题可能更为严重。发审委审核结果显示,报告期威尔曼制药无实际销售活动的发票开具行为;实际销售收入确认与招股说明书中描述不符;发货指令单上无发货人、储运部主管、出纳签字;报告期内现金交易金额较大,相关的资金管理制度对现金的提现标准与现金使用无明确规定等。

值得注意的是,威尔曼制药主要采取经销商的销售模式,报告期内其二级经销商的业务员因商业贿赂被判处刑罚,且2014年、2016年存在现金支付长沙原道医药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和湖南熬吧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用于产品市场推广的情形。发审委要求其说明主要销售模式,招商代理的经销模式具体销售流程,代理商同时均为经销商的合理性,以及对经销业务的内部控制制度及执行情况,是否已建立相关的风险控制体系防范商业贿赂风险。

实际上,医药医疗行业上市后也成为“沦陷”的重灾区。此前尔康制药(300267.SZ)被疑造假闹得沸沸扬扬,停牌近半年至今尚未复牌。从远一点说,在2015年年底,包括华海药业(600521.SH)在内的多家医药上市公司因涉嫌造假,导致当时的某些药品审批被否。

虽然医药上市公司偶有丑闻,但近来,在股市里表现最“欢快”的行业除了酿酒行业便是医疗行业,A股也就得了“喝酒吃药”的症状。

编辑:严晖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