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证券正文

姚前:数字经济的发展需要法定数字货币

作者:石省昌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11-6 13:07:23

摘要:姚前认为,法定数字货币是数字经济发展的基石。数字经济的发展需要数字金融,更需要法定数字货币。加快推进法定数字货币研发,对于助推数字经济发展意义重大。

姚前:数字经济的发展需要法定数字货币

本报记者 石省昌 北京报道

推动互联网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加快传统产业数字化、智能化,做大做强数字经济,是新时代我国经济的顺势之举、应时之变,是以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推进我国经济体系现代化的重要举措,是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增强中国经济创新力和竞争力的重要内容。

2017年11月4日,由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IDF)主办的IDF第二届年会聚焦“数字金融的中国时代”。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姚前在年会上发表题为“推进法定数字货币研发,助力数字经济发展”的演讲。

姚前认为,法定数字货币是数字经济发展的基石。数字技术不仅引起社会生产、生活方式的巨大变革,同时也为货币形态的重塑与创新创造了条件。货币形态在历经商品币、金属货币、纸币、电子货币之后,正朝着数字货币的方向演化。数字经济的发展需要数字金融,更需要法定数字货币。加快推进法定数字货币研发,对于助推数字经济发展意义重大。

姚前指出,法定数字货币有助于数字经济提质增效。法定数字货币的研发有助于创新货币发行、流通和调控方式,从而有效提高数字经济交易效率,降低数字经济交易成本。比如在资金支付上,法定数字货币可以进行点对点即时支付结算,方便快捷,提高支付效率。法定数字货币的智能脚本特性,可以丰富货币的应用场景,从而大幅拓展数字经济的内涵空间。不仅如此,法定数字货币支付的数字签名技术可以做到交易的防抵赖,还可提供可控的匿名性,保护合法用户的隐私,为数字经济营造良好的交易环境。此外,法定数字货币技术将有助于解决现行模式运行下的金融行业“痛点”,优化金融基础设施,提高金融运行效率和安全保护,从而增强金融服务数字经济发展的能力。

此外,法定数字货币有助于数字经济普惠共享。姚前认为,法定数字货币可以充分利用先进数字技术,加大金融服务对农村、偏远地区、弱势群体的覆盖,为这些受限人群提供一系列合宜的、负责任的金融服务,包括支付、转账、储蓄、信贷、保险、证券、金融规划和账户报表等,从而为他们融入现代数字经济创造有利条件,让新时代的经济发展更加均衡、更加充分、更加共享、更加普惠。

并且,法定数字货币有助于数字经济宏观调控。比如法定数字货币的可追踪性及相关技术属性可让中央银行追踪和监控数字货币投放后的流转,获取货币全息信息,包括货币流转节点、流通路线、周转速度等。在此基础上,央行可通过大数据分析技术对货币的发行、流通、储藏等数据进行深入分析,研究货币运行规律和结构特征,跟踪分析货币需求变化及其驱动因素,并透过货币流信息,探知经济个体行为,从微观把握宏观,提高货币调控的预见性、精准性和有效性。

更重要的是,法定数字货币有助于数字经济风险防范。法定数字货币能够为数字经济时代的监管创造新的工具和手段。比如通过法定数字货币流对经济信息流的扑捉以及基于大数据的分析,不仅可以有效改进宏观经济统计信息质量,辅助逆周期宏观经济调控,还可以此为基础,及时监测经济的微观动态行为,扩展监管覆盖范围,广泛聚合风险数据,并通过机器学习技术,进行建模分析、压力测试、风险评估、监管干预等活动,构建高效、实时、智能的系统性风险监测、预警和管理体系,提高宏观审慎监管效率,有效防范金融系统性风险。此外,法定数字货币还能有效地支持数字经济反洗钱、反恐怖融资、反逃税漏税工作的开展。

“法定数字货币助力数字经济发展的框架安排,但是要做好法定数字货币的场景应用,做好法定数字货币的实施规划,确保技术系统的前瞻性和可拓展性,同时又尊重现实,加强法定数字货币与现有金融体系、技术环境的融合,及时评估,适时修正,迭代优化。”姚前表示。

姚前认为,做好技术创新与风险之间的平衡,对于中央银行自身而言,研发法定数字货币是中央银行学习吸纳金融科技最新理念、知识和技术,博采众长为我所用,加强央行履职能力建设的契机。中央银行在技术选择上必须持有审慎和包容的立场,从法律法规、机制设计和技术路线三个层次统筹考虑,对各项可选技术进行周密评估。要提前将技术升级考虑在内,从最初就引入长期演进的发展理念,寻找技术系统在安全性与效率性、稳定性与灵活性、创新与风险之间的最优平衡。

此外,要建设完善的法律和制度框架。法定数字货币的应用需要有一个公平、公正、公开、平衡的法制环境,以保障法定数字货币运行的合法性,从而才能发挥数字货币在推动数字经济发展的积极作用。法定数字货币发行在货币的法偿性、发行主体、形态、货币反假、反洗钱以及消费权益保护等方面对现行法律体系提出了新要求。目前看,法定数字货币的相关法律制度建设“任重而道远”。

更重要的是构建良好的数字货币生态系统。姚前指出,未来的法定数字货币体系将有着自己的生态系统,整个生态圈是央行-商业银行-终端用户,其中,终端用户涉及全社会各种主体,可以是机构,包括政府部门、企事业单位、NGO等,也可以是个人。连接整个生态圈的,是通信基础设施即终端用户的终端设备。

姚前认为,构建法定数字货币运行体系的生态系统,需要各方共同努力来完成。在理想情况下,中央银行使用金融科技和监管科技来管理新一代货币,社会经济运行和公众日常生活(包括在线环境和现实环境)都能够使用到有主权信用保障的法定货币,金融服务机构在这个生态系统中各安其位、开拓创新,由此法定数字货币就能够充分履行数字经济时代的“硬通货”职能。

“法定数字货币将会在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助推我国经济持续健康发展中,发挥正面积极作用。但我们也深刻认识到,法定数字货币的推进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姚前表示。

编辑:严晖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