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金融正文

周小川指出了当前金融业中哪些风险 意味着什么?

作者:冉学东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11-7 10:59:51

摘要:​11月4日,央行官网发表周小川行长的文章《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周小川在文章中着重分析了当前中国金融业面临的一些风险,他认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金融领域尚处在风险易发高发期。

周小川指出了当前金融业中哪些风险 意味着什么?

11月4日,央行官网发表周小川行长的文章《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这篇文章是摘自《学习十九大报告读本》,作为主要金融监管部门的负责人,周小川在这篇文章中回顾了改革开放尤其是十八大以来,中国金融业改革开放所做出的突出成绩,这些成绩提高了金融体系的整体健康性,也促进了金融机构和市场的结构优化。

周小川在文章中着重分析了当前中国金融业面临的一些风险,他认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金融领域尚处在风险易发高发期,在国内外多重因素压力下,风险点多面广,呈现隐蔽性、复杂性、突发性、传染性、危害性特点,结构失衡问题突出,违法违规乱象丛生,潜在风险和隐患正在积累,脆弱性明显上升,既要防止“黑天鹅”事件发生,也要防止“灰犀牛”风险发生。

具体表现在以下方面:一是宏观层面的金融高杠杆率和流动性风险。周小川说,高杠杆是宏观金融脆弱性的总根源,在实体部门体现为过度负债,在金融领域体现为信用过快扩张。

周小川給出的数据是,2016年末,我国宏观杠杆率为247%,其中企业部门杠杆率达到165%,高于国际警戒线,部分国有企业债务风险突出,“僵尸企业”市场出清迟缓。’

中国的宏观杠杆率有多家机构出具了数据,尽管这些数据由于选择的材料和观察的角度不同,数据并不相同,所以对于我国杠杆率是否过高,大家的意见是不同的。2016年3月,有人认为:从资产负债率看,据有关统计,当时实体经济企业资产负债率约为60%,较2009年仅上升了约5个百分点。与国际公认的警戒线70%相比,我国企业的债务水平尚处于合理水平。

当然有一点是明确的,就是最近几年提高很快。

周小川指出,我国一些地方政府最近几年还各类“名股实债”和购买服务等方式加杠杆。2015年年中的股市异常波动,以及一些城市出现房地产价格泡沫化,就与场外配资、债券结构化嵌套和房地产信贷过快发展等加杠杆行为直接相关。一些高风险操作打着“金融创新”的幌子,推动泡沫在多个市场积聚。国际经济复苏乏力,主要经济体政策外溢效应等也使我国面临跨境资本流动和汇率波动等外部冲击风险。

在微观金融机构方面,近年来,不良贷款有所上升,侵蚀银行业资本金和风险抵御能力。债券市场信用违约事件明显增加,债券发行量有所下降。信用风险在相当大程度上影响社会甚至海外对我金融体系健康性的信心。

银行业的不良贷款近年来有所上升,今年来,由于供给侧改革,PPI有所上涨,导致银行的不良贷款有所下降,但是在目前中国经济下行的大背景下,不良贷款形势仍然严峻,不良贷款侵蚀银行资本金,银行必须通过股票市场融资,但这又进一步对资产价格形成压力。

今年来债券市场的信用债违约风险不断发生,主要是东北地区等经济下行地区的违约风险更加频繁,比如东北特钢、辉山乳业、丹东港以及山东的一些大型民营企业都出现了债务违约,导致今年来债券市场融资下滑,今年一季度信用债发行约1.05万亿元,同比缩减逾三成;二季度发行规模约为1.14万亿元,同比缩减逾五成。

周小川同时还指出跨市场跨业态跨区域的影子银行和违法犯罪风险。

对于为什么会出现以上风险问题,周小川之分析了两点,而这两点直击要害。

一是宏观调控和金融监管的体制问题引致风险的系统性。周小川说,在宏观调控上,对货币“总闸门”的有效管控受到干扰。在风险酝酿期,行业和地方追求增长的积极性很高,客观上希望放松“银根”,金融活动总体偏活跃,货币和社会融资总量增长偏快容易使市场主体产生错误预期,滋生资产泡沫。当风险积累达到一定程度,金融机构和市场承受力接近临界点,各方又呼吁增加货币供应以救助。宏观调控很难有纠偏的时间窗口。

周小川所指的其实是中国宏观经济调控长期存在的问题,货币政策相对独立性不够,其他部门一般都是希望货币政策宽松就好,一紧就会以风险相威胁,而这就进一步推高了风险,助长了短期和投机气氛。尤其是希望松“银根”,是某些人一再主张的,他看不到风险,即使有风险也怪不到自己身上,导致最近几年货币政策过于宽松,尤其是商业银行信贷增长过快,从而助长了全社会杠杆率增速过快。

周小川还进一步指出了金融分业监管所形成的监管套利行为,同业业务扩张行为,金融控股公司监管处于真空状态,地方金融办发展过快,对某些金融行为缺乏约束,具体表现在互联网金融的监管上,监管政策不统一,形成很多困难。

周小川分析第二个原因就是金融机构的公司治理不完善,开放不充分,保护主义盛行,尤其是国有企业和金融机构的预算软约束,金融往往用来干财政的事,去杠杆去库存困难重重。

周小川认为今后要加强和改进中央银行宏观调控职能,健全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框架。随着我国金融体系的杠杆率、关联性和复杂性不断提升,要更好地将币值稳定和金融稳定结合起来。货币政策主要针对整体经济和总量问题,保持经济稳定增长和物价水平基本稳定。宏观审慎政策则直接和集中作用于金融体系,着力减缓因金融体系顺周期波动和跨市场风险传染所导致的系统性金融风险。

以上表述中,周小川强调了在金融体系杠杆率、关联性和复杂性进一步提升的情况下,强调了币值的稳定,币值的稳定包括物价、利率和汇率的稳定,货币政策主要针对总量问题和经济整体,意味着由货币政策调结构的政策可能会减少。笔者判断货币政策过于宽松的问题将会有所改变,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可能更加倾向于从紧,从而由从紧中实现稳健。

周小川还强调了监管体系中的统筹协调问题,笔者判断十九大之后,国务院金融稳定委员会即将成立,对于金融监管存在的问题开始纠偏,尤其是套利行为,监管竞争等。

周小川说:“地方负责地方金融机构风险防范处置,维护属地金融稳定,不得干预金融机构自主经营。严格监管持牌机构和坚决取缔非法金融活动要统筹协调。金融监管部门和地方政府要强化金融风险源头管控,坚持金融是特许经营行业,不得无证经营或超范围经营。一手抓金融机构乱搞同业、乱加杠杆、乱做表外业务、违法违规套利,一手抓非法集资、乱办交易场所等严重扰乱金融市场秩序的非法金融活动。”

以上表述直接针对当下金融业中存在的现实具体问题,必然会在今后的政策中有所体现,对于企业经营者和投资者而言,必须从中读出自己的经营和投资中需要注意的问题。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4)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