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时代的全民写作 用兴趣赚钱成为可能

作者:于娜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11-10 08:42:14

摘要:写作和表达在移动互联时代越来越全民化和年轻化。但当整个互联网都在推动用户“消费内容”,而表达空间越发狭窄的时候,简书APP等专注写作而非纯粹阅读的创作社区逐渐吸引了网络一代的关注。

移动互联时代的全民写作 用兴趣赚钱成为可能

本报记者 于娜 北京报道

写作和表达在移动互联时代越来越全民化和年轻化。但当整个互联网都在推动用户“消费内容”,而表达空间越发狭窄的时候,简书APP等专注写作而非纯粹阅读的创作社区逐渐吸引了网络一代的关注。优质的表达社区,不仅能给作者提供多元化的创作空间,还给他们带来改变生活的可能,其背后是出版、影视、游戏、有声、动漫等互娱产业链的方方面面。

网络创作空间投其所好

当年轻人的大多数时间是在看直播、玩游戏,或者刷微信消磨掉时,他们还是有强烈的创作和表达的需求。微博、知乎等内容平台纷纷寻求媒体化,“创作表达空间”面临被压缩。简书APP在今年上半年完成B轮4200万元人民币融资后,宣布转型做国内最大的“创作社区”。

从榕树下开始,网络文学创作经历了20年的发展,经历了盛大文学、阅文集团、掌阅,再到如今的简书APP,以及微信公众号,传播方式一直在变化之中,同时全民参与写作,让网络创作形态更加有活力。网络文学从1.0的文字形态,逐渐转化成出版、影视、游戏、有声、动漫等互娱产业链的方方面面,成为当下娱乐生态最重要的驱动力。

但业内人士认为,现在的网络文学概念还不完整,网络文学不应该只是网络小说,更期待出现多元化的作品形态和类型。虽然网络文学VIP付费模式获得了成功,极大带动了网络文学的发展,但是不应该只有这么一种模式。受到发表平台的限制,一大批网络创作被埋没了。

职人、素人作者的表达空间在哪里?几乎所有内容行业的玩家都在争抢“大神”、“爆款”,简书却向人们展现一群陌生的新鲜面孔,并预告新一轮的浪潮。

简书从一开始的写作工具到现在的优质原创社区,拥有近千万注册用户,原创作者超过100万。在简书,日均产出文章超过4万篇,目前平台已累计文章1500余万篇。这里拥有品类丰富、数量庞大的作品,IT互联网、社科、生活、文学、文艺等无所不包。

简书CEO林立认为,“像淘宝让每个人都能做生意,简书的愿景和使命就是人人都能创作,我们希望做一个全民创作的平台,我们坚信每个人都有自己可以创作的故事和经历。”

这一想法得到了爱奇艺文学、阅文、掌阅、喜马拉雅以及中信、磨铁、联合读创等一众数字内容行业和出版业大佬们的支持。爱奇艺文学在2016年正式上线,以打造青春、阳光、正能量的原创文学IP为核心,宣称以全网最开放平台姿态扶持新人新作。爱奇艺文学总编辑杨勇表示,他们同简书的一个基本合作方向,是希望通过简书的优质内容,加上爱奇艺文学背后人气流量平台、影视资源,能够共同孵化IP,合理打造爆款。

另外一个重大消息是,11月8日腾讯旗下的网络文学巨头阅文集团在香港上市,与此同时另一家网文产业相关公司掌阅科技也已经收获了20多个涨停板,网络文学产业俨然迎来了春天。业内人士认为,未来十年,网络文学还将处于黄金发展期。

写作既是生意也是生活

以《盗墓笔记》成名的网络作家南派三叔,几年前在参加一次文学活动时被问到收入问题,他说自己虽然名气很高,但是他当时在网络上电子书的收入,每个月其实只有3600元钱。有的人觉得这跟南派三叔的名气并不匹配,但对于一般人而言,3600元就如同一个月的工资了。

网络文学的商业模式也在不断摸索变化中。以前榕树下尝试过单纯只靠出版,但当时版权市场还没有那么活跃。2003年,文学网站尝试做VIP阅读,产生了一大批有订阅收入的作家,他们的IP价值开始浮现。不过因为当时盗版横行,订阅收入也是有限。之后盛大文学成立,产业链从版权出版到改编游戏,后来电子书平台开始成立,包括亚马逊的kindle、移动无线端平台发力,电子书开始赚到钱了,版权开始细分运营。到了网络文学改编的影视作品开始真正发力的时候,整个网络文学版权市场开始大面积产生热度。

南派三叔就是网络小说改编影视作品的受益者。他的小说《盗墓笔记》、《老九门》已被改编成电视剧、电影上映,他如今的身份既是作家、编剧,也是南派投资董事长,并一度进入中国作家富豪榜前三甲。

靠写作怎么生活,这毫无疑问也是普通作者们关心的问题。在创作社区中,写作既是生意也是生活,一些坚持写作的未知名的作者每月也能拿到数量不等的稿费。在创作平台推出的作家福利政策中,比如签约奖、全勤奖、保底奖、买断奖、完本奖等奖励方式,奖金从500到2000元不等。当然多数作者并不是以写作为生,他们来自公务员、程序员、公司职员等各行各业。多数网络写作收入目前只是意味着一种认可和鼓励。

让这些90后、00后作者们拿起笔来写作的动力,还有表达欲望和文学梦想。网络一代的文艺青年们不想走传统的作家的成长路线,觉得门槛很高,稿费很低,像韩寒、郭敬明那样,真正能熬出来的作者凤毛麟角。他们更愿意选择在网络上的写作空间成长磨练,喜欢那种更为轻松自由的创作交流过程。

希望文学能够改变生活,这也是一些作者潜移默化中的想法。一位网络作者曾被邀请参加文学平台的活动,主办方把他作为明星一样的对待,事后他非常感慨,平时在工作、生活里,他没有这样的机会成为主角,即便是他工作非常出色,被评为优秀员工,但是在网络创作社区里,他感觉找到了自己的定位,接受像明星一样的对待,他很坦然,觉得符合自己的才气,是他应该得到的。

“其实写作者特别寂寞,特别孤单,他自己埋头在写东西,他希望有更多读者认可,在网络上给他一个平台,影视也给他助力,他可以越来越成名。”杨勇认为,进行创作最重要的收获不是关于语言文学的知识,而是一种有价值的生命范式,是坚守的诗意生存。

出版纸书仍是一种执念

90后“小托夫”是简书的签约作者,专注于长篇小说创作,据说年轻的他精力旺盛,灵感喷涌,几个月就可以写一部长篇,联合读创出版公司刚刚签了他的一部长篇小说。“小托夫”高中时就开始模仿外国文学名著,写长篇小说自娱自乐。“小托夫”拒绝了简书给他推荐的写作课程,他喜欢把海明威和福克纳的作品对比来看,“现在的人没法教我,但是福克纳可以教我。”

也许在外界看来,“小托夫”是那种有个性和执念的作者,但这恰恰是简书惺惺相惜之处。虽然出版被认为无缘内容创业的大热潮,但简书恰恰认为这是个绝好的机会,利用互联网时代和内容平台构建的空间,让出版焕发新生的机会。

2017年7月,简书成立版权中心,国内第一支完整的、以国际标准运作的出版经纪团队诞生。“全链条、全版权、全品类”是这个团队特有的运营理念。3个月的时间,简书版权已经发掘了140余种优质作品,与30余家知名出版机构展开洽谈,并取得不俗的签约成果,达成签约的作品共计50种,类型囊括小说(玄幻、科幻、爱情)、历史、商业、科技、科普、儿童文学等。

“今天主要的网文平台就那几种,那么多的作者被你们忽悠的只写那几种,十个人都在写同一个年代的宫斗戏,有人看吗?” 简书版权中心总裁黄一琨直截了当地说。他们正在把有志于写作,不是成天浪费时间写爆款、写十万加的,有想法的人都放到简书当中,他认为年轻人写作者一个正常的生态,就是什么都写,不可能成千上万的作者都写穿越,都写宫斗,这是不正常的。

纸书出版业前途未卜之时,联合读创总编辑陈江认为,对于那些目前没有知名度,也没有被认可的作者,并不意味着他们没有潜质,恰恰很多高手都隐藏当中。做出版就应该有耐心和不带偏见心的心态,不能迷信粉丝、阅读量、点赞这些数据。会让自己忽略掉那些勤勤恳恳的努力写作的人。

“给还不知名的作者出纸质书是一种执念,我们就是要帮助那些不知名的作者,让知名的出版社把他们签下来,体体面面地出书。这就是我们的理想。” 黄一琨说,他觉得在去接触影视公司时,最好拿一本纸质书,相比你拿一个Excel表说明作品有多少阅读量,纸质书是更重要的判断标准。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3)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