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证券正文

*ST众和六跌停陷绝境 散户抱团谋划改组董事会

作者:石省昌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11-10 22:06:16

摘要: “我们正在召集更多的中小投资者,凑够公司10%的股份之后,就提请召开临时股东大会,重组董事会。”*ST众和(002070.SZ)的股票投资人郎先生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ST众和六跌停陷绝境 散户抱团谋划改组董事会

本报记者 石省昌 北京报道

“我们正在召集更多的中小投资者,凑够公司10%的股份之后,就提请召开临时股东大会,重组董事会。”*ST众和(002070.SZ)的股票投资人郎先生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郎先生称,为了抵抗*ST众和不作为乱作为的实控人许氏父子,他们要进行投资者结盟自救,但目前最重要的是紧急停牌,保住数量庞大的融资仓不被连续跌停的股价击穿爆仓。

经历了董事长被逮捕、重大资产重组失败后,*ST众和在11月3日复牌至11月10日,斩获6个跌停板,11月10日跌停在7.48元/股,比停牌前4月28日10.17元/股的收盘价下跌近27%。

2016年6月17日,*ST众和以29元收盘之后,股价便进入下探通道。连续曝出业绩亏损和债务问题等一系列危机之后,今年3月底开始,其股价更是一路狂跌,7.5万散户被深套。

该不该停牌?

“现在是持股21%的许氏父子和持股近79%的散户之间的博弈。”郎先生告诉记者,为了让监管层关注*ST众和并敦促其紧急停牌,郎先生和多位中小股东分头行动,于11月9日奔赴深交所和福建省证监局提交请求函。

郎先生认为,2017年4月28日,福建华兴会计师事务所对*ST众和2016年度财务报告给出带强调事项段保留意见,即非标审计意见,*ST众和公告由于需要继续完成审计,直至2017年11月3日公告复牌,非标审计并未完成,复牌违规。

11月10日,*ST众和发布公告认为,非标审计意见涉及事项不属于明显违反会计准则、制度及相关信息披露规范规定的情形。非标审计意见涉及事项不影响公司2016年度盈亏性质。但*ST众和目前对非标审计意见事项消除所需补充的相关材料尚未收集整理完毕,年审会计师事务所因此对公司2016年度财务报告保留意见所涉及事项的相关审计工作仍在执行当中。

郎先生和多名中小股东并不认可*ST众和上述公告的看法,并于11月10日向深交所提交新的申请函。该申请函显示,华兴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关于福建众和股份有限公司2016年度财务报告非标审计意见的专项说明》所列非标三项涉及金额合计18841万元,而2016年年报净利润亏损4830万元。审计查清楚的结果,会影响年报盈亏的性质,进而影响是否连续两年亏损被ST退市风险警示。并且华兴会计师事务所在报告中明确表示,“我们无法判断该事项对众和股份2016年度财务状况和经营成果的影响”。在如此重大事项未查清楚的情况下,公告*ST众和复牌,极不负责任。

*ST众和十大流通股东之一的张立良告诉记者,他在深圳与深交所监管层沟通,深交所相关负责人表示对*ST众和是否需要停牌事宜将做紧急处理。

值得注意的是,10月30日晚,*ST众和公告称,因个人健康原因,公司董事、副总裁、董事会秘书詹金明提请辞去董事、副总裁、董事会秘书等职务。9月30日,公司独立董事朱福惠提出因个人工作繁忙,不能履行职务,书面提请辞职。连番的人员辞职已造成公司董事会成员低于法定人数。

更重要的是,原董事会5人包括许建成、詹金明、张亦春、唐予华和朱福惠,今年年初许建成因涉嫌合同诈骗罪已经被警方逮捕,目前公司董事会仅剩下张亦春和唐予华两名独董正常履职。

“这简直就是一艘没有船长在大海里漂着的破船。”郎先生表示,停牌并召开临时股东大会改组新的董事会非常必要。

“由于董事长或者公司控股股东涉诉确实可能会影响公司的正常经营管理,为了避免公司受到干扰,股东们有权利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就董事会成员的更替做出选择。原则上,股东大会由董事会召集,董事会不召集就由监事会召集,监事会不召集的话持股10%以上的股东可以提请召开。”中国人民大学法学教授刘俊海告诉记者。

联盟自救

《华夏时报》记者获悉,郎先生等多位中小投资者已经开展联盟自救行动。郎先生告诉记者,征集股权形成一致行动人,是在张立良及几位小股东倡议下开展的,十大股东中的王敏艳、林纳新积极响应,希望十大股东中的其他自然人也积极加入。

“我们现在已经召集近600名中小股东,大约5300万股,占总股份的8.4%。”郎先生告诉记者。

郎先生告诉记者,他们向监管部门提出了请求,纠正违规复牌,紧急停牌,继续完成非标审计;要求并监督众和股份在停牌期间改组董事会。要求并监督控股股东依据公告承诺转让控股权,迅速出售资产实现2017年盈利脱帽保壳,为后继者发展壮大锂产业创造条件。

《华夏时报》记者致电深交所,对方表示关于*ST众和事情已经向监管层反映,但是否存在违规复牌一事还在调查当中,目前不能给出答复。

据相关人士透露,另有部分投资者有意向证监会发出自己的声音,一位姓葛的投资者向记者证实这一消息,不过这部分投资者的意图在于等待有关部门对*ST众和许氏父子的调查结果,最后起诉许氏父子并获得赔偿。

“我刚和深交所打了电话,认为他们的干预确实起了效果。但是我也向他们表示了这样的事情存在监管缺失导致投资者利益受损的可能。”11月10日上午,张立良告诉记者。

本报记者拨打*ST众和的电话了解相关情况,多次拨打无法接通。关于*ST众和后续进展,将持续关注。

编辑:严晖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16)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