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观点正文

人民币不再是个大话题?

作者:程凯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11-10 23:22:41

摘要:人民币的缓慢升值,对应的应该是中国出口产品和服务的升级,只有低端制造业的出口才对人民币的升值最担心最敏感,人民币的升值过程伴随着出口产品结构的升级,才是一个最良性的过程。

人民币不再是个大话题?

程凯

特朗普访华,游故宫、赏京剧、发推特,气氛友好,用官方报道来定义,那就是,“中美关系事关两国人民福祉,也关乎世界的和平、稳定、繁荣。合作是中美两国唯一正确选择,共赢才能通向更好未来。”

从成果上来看,双方最关注两个话题,一个是经贸,一个是安全,“双方同意,扩大经贸、投资、能源等领域合作,通过做大中美经济合作蛋糕解决两国经济关系快速发展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和矛盾。”

“双方重申致力于促进亚太地区和平、稳定与繁荣。致力于维护国际核不扩散体系,致力于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目标,强调两国在通过对话谈判最终解决朝鲜半岛核问题方面拥有共同目标,双方致力于维护半岛和平稳定。”

就市场更多会关注的经贸而言,中美双方此次在能源、制造业、农业、航空、电气、汽车等多个领域签署了商业合同和双向投资协议,总金额超过2500亿美元。

好了,仔细想一下,无论是官方报道,还是外媒关注中,在特朗普那里,有一个曾经挥之不去的大问题被忽略了,或者说,不再是一个大问题了,那就是人民币汇率。

去年的这个时候,人民币汇率曾经是一个大麻烦,人民币汇率从2014年的几乎升破6,到了2016年12月的时候几乎跌破7,美国人指责中国人压低汇率,中国人则担心人民币无序贬值,担心外汇储备下滑问题。普通人有能力操作的都在想着办法换点美元,对人民币一下子没有了信心。

曾经,市场对这样一波极具冲击力的人民币短期下跌趋势产生了中长期下跌趋势的误判,但是,一年之后再看,这一波趋势还真是人民币长期升值趋势过程中的一朵小浪花而已。今天的人民币,不再是一个大问题,说明了什么?说明了对中国经济的信心。短期因素中,美联储的加息和缩表,都没有造成更大的冲击预期,而中国经济经过一轮供给侧改革的同时,已经重新发现了经济增长的新动力,创新和消费升级。

回到一年前,为什么短期的冲击会对市场造成如此重大的影响,一个方面是经验不足,二个方面还是经验不足,对于经济的基本面和汇率的中长期决定因素,缺乏最基础的理解。

哈佛商学院的教授戴维-莫斯,曾经总结过一些最为基本的宏观经济学概念,而我们的错误往往就是出自对于基本概念的忽略或者似懂非懂上面。

对于汇率而言,莫斯认为,实践中汇率的走向通常难以预测,是因为货币通常受到多重压力的制约,包括总需求的上下波动,政府对货币政策的干预、利率变动、通货膨胀、金融恐慌、政治危机、石油危机、新技术、预期的突变等等,然而,总的来说,预测汇率的最佳依据可能是:

短期汇率变动看利率,利率的上升和下降分别伴随着货币的迅速升值和贬值;中期变动看通货膨胀,相对高的通货膨胀通常伴随着货币贬值,而相对低的通货膨胀通常伴随着货币升值;长期的汇率变动则要看经常账户的不平衡状况,在相对比较长的时间内,赤字通常伴随着贬值,而盈余通常伴随着升值。

如果按照这三条简单的逻辑关系,2016年人民币的短期内贬值,和2017年人民币的中期企稳,到今后人民币继续慢慢的长期升值,就都是可以容易理解的事情了。

更加值得关注的是,人民币长期的缓慢升值趋势,并不一定会对中国的出口造成多么大的冲击,也并不一定对中国经济的增长造成多么大的负面影响,反而,人民币的长期升值,其实是中国经济进入新的增长新的常态的结果,一个经济继续中高速增长的国家的货币,难道不应该是升值反而是贬值吗?

人民币的缓慢升值,对应的应该是中国出口产品和服务的升级,只有低端制造业的出口才对人民币的升值最担心最敏感,人民币的升值过程伴随着出口产品结构的升级,才是一个最良性的过程。与此同时,在GDP的增长构成中,出口的比例降低,消费的比例继续提高,而基础投资增长的目的变得更多的由消费升级需求拉动,而不是过去30年的为出口制造服务,这种为了消费出现的投资,同样也是投资水平的升级。

最后,由于消费的升级,服务业的提升,劳动的价值得到提升,劳动分配的GDP财富比例提高,资本和土地分配到的GDP产出比例减少,这意味着什么?可能就意味着,清华毕业工作创造的价值,今后会比一个为了读清华而买的学区房的价值高,人的价值比房子的价值高,这只是一个路径猜想,但愿成真。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