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打错“蒜”盘 金乡蒜商切片自救

作者:张智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11-17 21:08:57

摘要:10月26日,“大蒜之乡”金乡,蒜商们面色凝重,自发地聚集在一起,召开一场属于储存商的会议。会议的主题十分简单,就是拯救一路暴跌的蒜价。

打错“蒜”盘 金乡蒜商切片自救

本报记者 张智 北京报道

10月26日,“大蒜之乡”金乡,蒜商们面色凝重,自发地聚集在一起,召开一场属于储存商的会议。会议的主题十分简单,就是拯救一路暴跌的蒜价。

去年11月,大蒜主产区每斤的收购价一度飙升至6.05元-7.30元,而今年,每斤暴跌至1.8元-2.4元。对收储商来说,这几乎已经跌破成本价。

然而,263万吨的入库大蒜像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让储存商们心怀恐慌。这个数量,比2016年增长了近100万吨,也超过了2015年的水平。而涨不上去的需求和谨慎拿货的买家更是加重了这种恐慌。在库存高企、需求不畅的背景下,储存商们达成了一致意见——将大蒜切片,以减少库存量。

11月7日,“大蒜产业自救暨切蒜片自救誓师大会”在金乡召开。会上,中国蒜商协会会长、金乡江浩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长江浩作出动员,号召大家“蒜价不涨,切片不止”!

“切片蒜最主要的作用是减少库存。”国际大蒜贸易网研究员石正科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不过在他看来,尽管储存商切片自救会议以来,市场人气逐渐恢复,蒜价略有调头好转,但大趋势行情仍没有完全扭转。

“关键还是看市场。目前库存量太大,种植面积又没有减少,行情好转的要素缺失,明年情况可能更差。”中国蔬菜流通协会供应链金融委员会会长季风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惨烈的金乡

由于蒜片的切割会产生大量废水,在环保的压力下,金乡食品园区大蒜加工企业处于半停产状态,目前蒜片的生产量几乎比6月份下降了一半。往年总计每天配入大蒜6000-7000吨,但今年,由于蒜片企业不能开足马力生产蒜片,大蒜库存一下爆满。

截至10月21日,国内冷库里堆了263万吨大蒜。有媒体表示,金乡及周边储存的大蒜大约212万吨,金乡县大蒜库存量达到了155万吨左右,比2016年大蒜库存量122万吨增加了33万吨,同比上涨27.05%,大蒜库存量大幅上涨,创历史新高。

相伴高库存而来的,是低价格。

“由于蒜量大,卖家因量而无奈减仓,买家也是因量适可补货,造成市场供求失衡。市场待售货源越多,买家拿货力度越延缓,买家越拿货延缓,卖家越恐慌,导致价格越跌。”石正科说。

今年9月底冷库大蒜开卖以来,大蒜价格持续走低,一个多月的时间,每公斤下跌了近1元。在金乡,库内大蒜价格从2016年9月至今年3月20日附近一直维持在7元/斤,随后价格一路上涨,到4月底5月初一度涨到了10.5元/斤,之后价格出现断崖式下跌,至今跌至2.2元附近,较最高价格跌幅达79%。

“知道今年量大,想着最多是少赚一点,没想到连本都保不住。”一位收储商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根据山东省金乡大蒜市场监测,8月大蒜平均批发价格为5.06元/公斤,7月大蒜平均价格为5.66元/公斤,环比下降10.58%;10月,蒜价暴跌至3.6元/公斤到4.8元/公斤。

“如果按照7月每公斤5.4元的收储价计算,即使不算冷库费、给大蒜经纪人的劳务费,现在出货也是净亏。”上述收储商表示。

一些收储时赶上低价的蒜商忙不迭地清仓,但是对大多数蒜商来说,清仓意味着血本无归。

在此背景下,第一次金乡储存商大会上,蒜商喊出“让蒜价重回7元每公斤”的口号,这意味着在蒜商心中,重回今年3月的水平是切片的目标。

“切片自救是共识,但是并不是强制的,只靠自觉。事实上,在切片蒜的增加下,目前蒜价已经有所回升。现在就怕价格回升到一定程度,切片力度有所减弱或者干脆不切,毕竟切片一时半会儿见不到利,成本还有所增加。”石正科表示。

一般来说,切片蒜工序复杂,成本也随之上升。清洗、剥离、切片、烘干等工序过后,蒜片才算完成。不过,蒜片一直以来都是出口的主力军。金乡的蒜商们计划靠切片减少30万吨左右库存,同时增加储存周期。

不过,在储存商大会上,由于采取自愿原则,支持切片救市的蒜商们一边热盼救市能够取得效果;另一方面,又担心大户“跑了”,将蒜大量抛售,这将对蒜价造成再一次重击。

“蒜商害怕同行短期集中抛售引发价格再度下跌,竞相压价出手,因此,这也是个不紧密的链条,全看决心和毅力。”石正科表示。

为了维护储存商的积极性,中国蒜商协会也做了大量工作。

“往年蒜片加工收费在每吨2200-2300元,现在我们响应协会号召已优惠到1800元。”某蒜片加工厂厂长表示。

“不少仓库愿意免费存蒜片,很多机构降低了配资利息,还有上海的几大银行、京东集团等,都承诺为我们垫付蒜片加工费用,将来价格高了卖蒜片,我们就都解套了。”江浩表示。

难了的蒜周期

“知道大蒜挣钱,现在国外面积也有扩种。今年国外也感觉我国大蒜量大,因此一直等,延迟进口。加上印尼出口配额政策实行等因素,影响买卖心理,出口和内销普遍不及去年。”上述收储商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据了解,今年大蒜价格下降的根本原因在于种植量扩大。

“去年大蒜挣钱,金乡及周边副主产区的大蒜种植面积增加20%—25%,今年丰收,每亩单产量也增加20%—25%,在两相增长下,金乡及周边副主产区340万吨的总产量较去年增加40%—45%,总产量是近10年以来最大的一年。”金乡大蒜国际交易市场市场部主任徐本合表示。

在季风看来,大蒜的种植面积并没有减少,加上今年库存量大,如果接下来大蒜长势良好,获得丰收,那么明年的行情比今年还要差。

“农产品的周期难以避免,即使是大蒜这样比较成熟而小众的品种,看见利润就扩大种植,赔钱就缩小种植。不过,大蒜的产业链由于可收储而有一定的金融性,因此价格浮动难以逃离资本的影响。如果不平抑大蒜的‘金融性周期’,‘蒜你狠’和‘蒜你完’就不可能得到遏制。”上述收储商说。

在石正科看来,大蒜的成本越来越高,这意味着进入行业的风险也越来越大。

“这几年,大蒜种植成本一直在攀升。比如说用工成本,原来每人每天100元就算贵的了,而这两年都知道大蒜挣钱,现在人工成本已经涨到200元/天。再加上农药、化肥等成本,一亩地的成本超过1000元。”石正科表示。

事实上,在金乡,前几年一库500吨左右的大蒜300万就可以盘到,而去年已经需要600多万。高投入的背后是高风险。

不过,尽管未来的价格变化令人捉摸不透,但没有任何一位存储商情愿接受放弃,毕竟回本盈利与更大的亏损存在同样的可能。

“5个月前,蒜片的价格是每吨4.2万元;现在全国精品蒜片的库存只有8万吨左右,全年的缺口还非常大。我们的目标是先切30万吨,这30万吨蒜现在只能卖13.8亿元,但我们库存的蒜就会多卖100个亿!剩下的蒜片还是自己的,将来还能多卖好几个亿!”江浩在动员会上表示。

责任编辑:李明徽;主编:陈岩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3)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