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县域发展大家谈: 新常态需更多区域崛起

作者:华夏时报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11-25 00:57:55

摘要:​11月23日,首届中国县域经济高峰论坛暨《中国县域经济报告(2017)》发布会在北京举行。本次论坛由中国社会科学院竞争力实验室、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和华夏时报社共同主办,华夏研究院协办。在论坛上,与会专家学者畅叙己见,以下为各自观点简述。

县域发展大家谈: 新常态需更多区域崛起

11月23日,首届中国县域经济高峰论坛暨《中国县域经济报告(2017)》发布会在北京举行。本次论坛由中国社会科学院竞争力实验室、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和华夏时报社共同主办,华夏研究院协办。在论坛上,与会专家学者畅叙己见,以下为各自观点简述。

杜志雄:县域经济发展极不平衡

“县域经济年度报告在2015年第一次发布和编写,今年是第三本。这些报告,得到了社会比较强烈的反响,同时也成为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和社科院重要的成果之一。县域经济是国民经济的基本,彼此差异比较大,县域经济发展极不平衡,发展条件不一样。从这样现实情况来看,县域经济发展非常值得重视。”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党委书记杜志雄如是说。

在杜志雄看来,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不平衡包含区域、地域不平衡。

“县域经济作为连接城乡的研究对象面临的研究视角非常重要;但对于县域经济发展的研究,从中国学术界和研究界实际情况来看,不是那么受到重视。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一直以来对这个领域的坚持难能可贵。报告不仅有对于县域经济的更具体的案例分析,还有利于对县域经济发展当中的主要专题开展研究。尽管每年一本报告,本身不足以对全国每个县域经济都进行全面深入的研究,但是对于有限样本研究和分析,对于认识整个县域经济发展状况或者说整体状况,对于了解县域经济差异会得到比较好的检验。”杜志雄表示。

水皮:发达地区优势在固化

“要了解农村就得了解县域经济,要跨越中等国家陷阱,就得对农村经济、县域经济有深刻的把握和理解。”《华夏时报》总编辑水皮说。

从传播角度看,水皮发现这两张经济竞争力和投资潜力百强图表蕴含着新闻点。第一张竞争力排名表,苏州市的几个县过去二十几年一直排在前面,一点都不奇怪,但有些超出常识范围的地区值得关注,比如长沙市有两个是排在前10名的,一个是长沙县,一个是浏阳市,还有青岛,还有第7位即墨和第11位胶州。长沙和青岛处在中部地区,前60还有比较多的县位于西部鄂尔多斯,这个跟过去认知中的区域排名不一样。

第二张投资潜力表和第一张不完全对应。综合竞争力百强县里没有出现投资潜力百强县。水皮提出:“这个我可以理解,因为江浙沪地区已经够发达的了,但是研究得出的结论是这些地区的优势在固化,跟落后地区相比差距不但没有缩小,而且在加大。那么,这个原因到底在哪里?”

此外,水皮注意到,投资潜力百强里,从第1名到第11名有3个在廊坊,第1名就是廊坊固安,可以理解为京津冀一体化带动的。还有青岛一个县排在投资百强前面,以及第七、第八位的成都辖区的县,作为个案都值得好好研究。

聂辉华:县域经济是很好的抓手

“学术界有一个话题叫‘中国增长之谜’,就是说中国从1978年到现在一直高速增长,平均增速10%以上。”中国人民大学国发院副院长聂辉华表示,“按照国际标准,我们在制度、质量、产能制度、契约制度、法律、金融、廉洁等方面都并不属于世界前列,所以如何实现这样的高增长是个谜。著名经济学家张五常把这个原因归结于中国有地区间,县与县之间的竞争。县域经济是中国经济增长很好的抓手。”

在聂辉华看来,关于报告,有几个问题可以探讨。

第一,关于百强怎么定义,现在大部分都是看规模,但从经济学角度讲,更能反映问题的是人均GDP。因为经济学强调效率,人均GDP反映的是“强”,总量反映的是“大”。

第二,借此机会提出一个问题,现在是全球化时代,按道理讲全球化时代所有现金要素可以自由流动,区域发展第一应该平衡,第二不应该出现贫困“连片”的特征。如果资本是有效的,应该能出现均匀的状态。

吕风勇:西部投资比中部快

“这两年中国经济增长波动幅度比较大,县域经济基本和全国保持同步波动,但由于县域经济中工业的比重高一些,服务业比重低一些,所以说它跟全国,或者说跟大中城市经济运行的方式有所不同。”中国社科院竞争力实验室副主任吕风勇对全国县域经济形势做了一个比较概括的介绍。

第一,经济增长方面,2016年县域经济GDP增速继续放缓,但回落幅度明显减小。第二,社会消费方面,2016年样本县(市)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10.6%,比上年回落0.6%,比2015年回落幅度小。东部地区县市增长10.3%,中部增长12.3%,西部地区增长11.6%,中部地区保持比较快的消费增长速度。第三,投资增速方面,在西部大开发之后西部投资增速比中部要快,主要是资源型、重工业,所以去年和前年它的投资下滑比较厉害,被中部超越,因为中部承接转移多一些。第四,财政收入上,2016年,400个样本县(市)公共财政收入同比增长4.8%,比2015年增速回落0.84%。全国增速也是4.8%,但收入增幅回落4.1个百分点,意味着2015年地方财政收入下滑远远高于全国。大中城市有很多服务业,服务业税收下滑得比较少一些;县域经济体工业较多,财政收入下滑得特别厉害。第五,人均收入上,在对400个样本县(市)进行评选或研究的时候,对它赋予的权重并不是特别高。本来应该很高才对,但是全国发展太不平衡,所以给它比重太高,很大部分都集中于一两个省市了。

邹琳华:房地产高库存威胁县域健康发展

目前我国的城镇人口过半,达到阶段化节点,但离80%以上的目标还有一定的距离,县域市场有一定的发展空间。

在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城市与竞争力中心研究员、中国县域经济课题组主要成员邹琳华看来,县域经济房地产去库存的形势,由于去库存化不一,出现销售和库存同时增长的现象。2016年县域经济房地产市场比2015年有明显的好转,大部分县域经济房地产价格略有上涨,房地产成交量也显著上升。

房地产库存居高不下时刻威胁着县域经济的稳定健康发展,房地产去库存成为县域经济面临的紧迫任务之一。关于县域经济的房地产去库存的变化趋势和特点主要是以下几个方面:第一,存在涨价去库存的现象。从长期来看这可能会对去库存产生不利的作用;第二,县域经济房地产库存状况将继续分化;第三,大城市周边和发达经济圈县域经济具有较强的房地产去库存能力;第四,返乡置业需求和更新改善需求增加,欠发达地区去库存存在发展机会。

郭宏宇:投资潜力成关键因素

一般来说,排名最受关注的是前几位和后几位。但在外交学院国际经济学院研究员郭宏宇看来,这个报告更有意义的地方在于,可提供大量经验给其他县市学习借鉴:“前几位发展往往具有不可模仿的特征,比如东三省的县单位,想模仿取经,到江浙一带很可能取不到样本经。但是如果在前一百个里挑,就可以挑出情况相近、可以模仿的地方。”

此外,指标还可以分析出不同县市的不同侧重点。

分向指标来看,尽管都有百强县,但山东侧重在总量,江苏、浙江侧重在结构。可以看出,尽管同样有百强县,但是山东代表的发展方向和江浙发展的方向不同。

一个特殊数据是安徽,尽管在综合竞争力百强县当中占的比重不高,只有2个,但是投资竞争力比重一下升到第三位,有13个投资潜力百强县。作为偏中部的省份,安徽投资潜力主要和它的创新连在一起。安徽本身在教育上面发展很强,它代表另外的发展方向,在一些创新性等方面找出突破口来实现投资潜力的快速增长。

投资方面,指标侧重投资吸引流动性要素,在这些要素当中有些区位位置无法改变,在流动要素当中不管是劳动、人力资本都跟着资本来走,这里侧重考虑投资潜力,它能吸引多大要素。

张耀军:不妨做一幅县域经济地图

中国人民大学国发院研究员、社会与人口学院副院长张耀军坦言:“长期以来,对整个美丽中国也好、富强中国也好,建设要富起来、强起来也好,县域经济非常重要,所以,我觉得这个报告意义特别重大,原来没有这么系统的内容。”

不过,张耀军也提出了报告可以改善的几个地方。第一、原因分析有点少,虽然原因分析背后见仁见智,但是原因分析薄弱了一些。第二、大部分数据是不是都是监测得来的?第三、既然有排名,就牵扯到相关的指标体系,指标体系要有权重。虽然,我们对规模的指标削弱了一些,对结构指标权重大一些,但这个权重怎么打的?同时,县域经济在空间上分布着的,能不能用点的数据把它点到地图上,百强县在东部、中部、西部哪个地方多,这样就更一目了然。

汪红驹:政策差异化左右发展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综合部副主任汪红驹认为,这份报告有政策性的含义。比如投资潜力分析的报告对于民间投资和县政府招商引资有一定的参考作用;房地产的去库存报告对于目前防范房地产市场的风险,和整个县域经济的房地产市场判断,以及应该采取哪些具体措施,都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当然,还有一些地方可以继续完善。比如可以在连续性上做一些比较,2014年、2015年、2016年都做过,可以进行差异比较;落脚点也可以落到政策上,比如产业政策、扶贫政策、城乡发展政策上也可以挖掘出更多的内容。

付晓东:县域发展是大国基石

2014年,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国家主席习近平连续去兰考县考察、指导工作。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付晓东回忆起与兰考县县委书记交流的心得时表示,总书记非常关注县域治理,县域社会管理和县域经济发展。

“总书记为什么选兰考?除了焦裕禄政治原因或者形象、榜样力量以外,更重要的是抓住了大国之根本。县域是延续几千年的管理单位,是非常重要的行政管理单位,也是今天市场经济里面走向大国的基点、基石。怎样从县域角度把社会治理、把经济发展搞上去,这是总书记关注的一个重要内容,也抓住了国家发展的空间上的根本。”付晓东说。

对县域研究,总体上看,国内整体研究相对比较薄弱,比如城市研究、区域研究、经济理论方面研究,县域这一块,从空间角度、地域角度来看相对薄弱,成果相对少。  

文余源:维持经济新常态举轻若重

“县域经济应该说是宏观经济之尾,是微观经济之首,也是国家资源空间配置最基础的空间单元。”中国人民大学国发院研究员、经济学院副教授文余源表示,县域经济锦标赛会支撑我们国家经济长期持续发展,尽管有争议,但还是比较有说服力的,县域经济对于以后新常态下维持的中高速增长,以及我们国家两个百年目标和建设社会主义强国的作用是举轻若重的。

针对该报告的特点,文余源总结为“全面系统,继承创新”。具体有三点:第一、内容上,该报告把县域经济形势发展,竞争力、投资潜力以及几个内容的专题报告都纳入进来很系统。第二、样本比较典型,分析比较深入。400个比较典型的样本具有很好的代表性。第三、所得结论清晰简要,决策价值很重要。对国家了解县域发展大形势,找出差距实现更好的发展都具有指导意义。

沈国灿:企业家精神是经济细胞

“研究县域经济,不能单纯以经济认经济,不能单纯以数字来评价经济。”百荣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常务副总裁沈国灿表示。

对于报告,沈国灿认为还有需改善的地方。400个样本当中肯定是东西南北中,经济发展跟人文、精神、文化引领有关联,这个报告里没有,希望以后在报告当中能够体现。县域经济跟区域里的精神、文化、未来所形成的企业家精神有联系,是整个社会经济的细胞,反过来说县域里面主要是企业,企业分大企业、小企业、个体工商户,报告里对人文的东西应该有所体现。

(刘诗萌 张智 王晓慧 整理 李映 摄)

责任编辑:李明徽;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3)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