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骑单车曝濒临倒闭押金难退 用户申请中消协提起公益诉讼

作者:徐超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11-27 17:05:12

摘要:酷骑单车被曝出资金链断裂的消息以来,如何退押金就一直在折磨着全国的用户。先是说要去四川,只接受线下退押金;后又变成只可拨打专线接受线上退押金;再之后APP无法打开,线上退押金热线几成摆设,用户退押金的问题依然没有得到解决。

酷骑单车曝濒临倒闭押金难退 用户申请中消协提起公益诉讼

本报记者 徐超 杭州报道

酷骑单车被曝出资金链断裂的消息以来,如何退押金就一直在折磨着全国的用户。先是说要去四川,只接受线下退押金;后又变成只可拨打专线接受线上退押金;再之后APP无法打开,线上退押金热线几成摆设,用户退押金的问题依然没有得到解决。

《华夏时报》记者从酷骑单车全国消费者维权群里了解到,大家正在向中消协呼吁,申请由中消协出面对酷骑单车提起公益诉讼,同时在杭州律师的咨询协助下,拟成立债权人会议,依法申请酷骑单车的运营公司破产。

吁请中消协提起公益诉讼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因为退不出押金,又遭遇奇葩退押金规定的折腾,酷骑单车的用户纷纷建立维权群商讨维权举措,大家达成共识的第一步,是向中消协寄出申请书,吁请中消协向酷骑单车提起公益诉讼。

用户的申请书写到,“在全国,像我这样的受害人可能有几十万到百万之多。故,我依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四十七条、《民事诉讼法》第五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八十四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消费民事公益诉讼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全文,向贵会提出如下申请:

请贵会依法向酷骑单车的运营公司提起消费者权益保护的公益诉讼。

若酷骑公司已经宣布破产,请贵会协调代表全国几十万受害人向破产管理人申报债权,并请依据《刑法》第二百七十条的规定向有管辖权的公安机关移交犯罪线索,以追究酷骑单车的主要股东和高管的侵占罪的刑事责任。”

也有用户在向酷骑单车的创立公司酷骑(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所在地的北京市通州区工商局投诉押金问题后,收到工商的回复称,如果还没有收到退款,则工商调解终止,并建议用户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三十九条之规定,向法院提起诉讼。

目前,对于酷骑单车用户的申请和呼吁,中消协尚没有做出公开表态和回应。

拟成立债权人会议申请破产

酷骑单车的不少用户表示,酷骑濒临倒闭,但是押金和余额却不及时退还,并且设置一些人为障碍拖延时间,用户成为直接受害人。参与维权的用户认为,酷骑单车倒闭是大概率事件,单从目前公开信息看,还没有法院受理酷骑公司的破产事宜,因此不少用户倡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破产法》第五十九条的规定,拟自发成立酷骑(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债权人会议筹备组,为以后在法院的主持下成立债权人会议奠定基础。

浙江匡智律师事务所占俊律师认为,依照法律规定,酷骑用户都是酷骑公司的债权人,用户有权依照法律规定,申请酷骑公司破产,并依照法律规定核查酷骑公司的账目和在法院主持下退还押金和余额。且酷骑公司将单车交由拜客公司运营而不用于抵偿押金和余额的做法是严重损害债权人利益的,酷骑公司和拜客公司的这种做法应认定为无效。“因酷骑公司所在地是北京通州,因此用户需要以债权人的名义向通州法院申请酷骑公司破产。”占俊律师表示,一旦法律受理破产申请,酷骑单车用户可以请法院制定破产管理人,由破产管理人接管酷骑公司的全部账目和财产。

目前已有用户向法院寄出破产申请书,申请依照《企业破产法》第十条和第十一条的规定,宣告被申请人(酷骑单车)进入破产程序。

多次变更退款方式

公开信息显示,酷骑单车于2016年11月由酷骑(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创立,按照前10次免费骑行,之后0.3元半小时的标准收费。酷骑单车官方微信公众号在4月12日曾发布消息称,历时94天,酷骑单车已经入驻全国23个城市,服务用户超过300万,累计骑行超35万次。

但9月底,酷骑单车即传出押金难退、多处运营单位也与工商局失去联系等问题,部分地区已开始对酷骑单车进行清理。2017年11月20日上午,酷骑单车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酷骑单车和讯使用及退押金事宜的通知》,称经过一系列磋商与谈判,最终委托四川拜客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代运营管理和运维工作,但不包括债务。

之后,酷骑单车发布通知称,原位于北京市通州万达广场的办公室暂停办理退押金事务,狗血的一幕就是用户现场退款只能携带本人身份证或驾照、护照等有效证件前往四川省成都市高新区吉泰路588号海洋中心1栋708室办理。

11月21日,酷骑(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又发公告称,因线下退款点严重影响现场公共秩序和安全,第二次暂停线下退款,用户可拨打公布的三部热线电话进行线上退款。不过众多用户反映,所谓的三部热线电话从来没有打通过,或者打通之后无人接听。记者尝试拨打也碰到同样情况,有两部电话甚至已经被标记为诈骗电话。

酷骑单车CEO高唯伟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虽然关于押金的第三方存管和民生银行签署了协议,但并没有实际对接。还称用户退费难是因为微信、支付宝的接口被关闭导致的,是技术升级的原因,承诺在9月份解决上述问题。占俊律师表示,如果押金和余额没有退还的话,用户可以“直接推车回家”。因为根据《物权法》第230条和231条的规定,债权人有权依法留置依法占有债务人的动产作为债务的担保。换句话说,用户只要能依法解锁酷骑单车,就可以把车推回家,但不能任意损坏,过2个月后,如果押金依然没有退回,用户可以自行卖车抵债。

122.png

编辑:靳广瑞 主编:蒋宏晨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6)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